深扒Cruise:通用6亿美金买入,唯求自动驾驶逆袭?

  • msruan
  • 发表于: 2016/08/16 08:31:00 来源:车云网

Cruise的办公室,曾经是一家布艺店。大约100名工程师挤在几张公共办公桌干活,当然有些办公桌是站立式的。

当看到自己那台簸箕形状的竞技机器人Decimator被一把锋利的锯条刺穿了肚皮,Kyle Vogt却无能为力。为它主要武器供能的CO2罐裂开了,反冲力让Decimator弹起并最终落在了竞技场馆的长钉阵中。片刻之后,在裁判叫停比赛之前,它的对手Tazbot冲过来,将Decimator翻过来用手中的镐重击6次。

当时13岁的Vogt并不知道那场发生在拉斯维加斯的机器人比赛为他今后职业道路的奠定,甚至对交通业的未来发展都产生了影响。当父子二人长途跋涉,沿着穿过草原的高速公路奔向堪萨斯城的家时,Vogt心里想,“这看起来像是机器人可以做的事”。

初创公司Cruise Automation联合创始人兼CEO Kyle Vogt初创公司Cruise Automation联合创始人兼CEO Kyle Vogt

今年,已经30岁的Vogt已经是初创公司Cruise Automation的CEO,而且该公司3月份被通用汽车以6亿美元收购。因为在通用看来,Cruise这家扎根于旧金山的创业公司是其建成自动驾驶汽车技术网络的关键。

通用,这位底特律汽车业的巨头,面前的竞争者并不少,福特、日产、宝马、沃尔沃、奥迪、奔驰,甚至其他知名或不知名的车企都在自动驾驶研发上暗自卯着劲。如果从制造能力和所需要的规模来看,这些OEM主机厂并无太大差别,而且大部分公司已经在硅谷设立了研发中心以增强他们的软件应用能力。

还有一些科技公司,虽然没有工厂但在计算机的世界里可是一把好手:百度、Uber、苹果,谷歌…。据了解,谷歌已经有58辆汽车进行了无人驾驶技术的路测,总距离超过有近两百万英里,而且还在以每周两万里的记录递增。

通用汽车通过买下Cruise来提高自己的竞争优势,而不是傻坐着等天上掉人才下来。“这显然是明智之举”,John Maddox这么说。

Maddox是一名经验丰富的汽车行业老兵,同时也是新成立的自动驾驶测试中心——American Mobility Center的CEO,该中心将很快在密歇根州破土开建。忙于开发自动驾驶汽车的主机厂,知道自己内部并没有相应的技术。Maddox认为,这些车企已经意识到前沿技术的重要性,无论怎样,他们都能从新眼光中获利,即新鲜血液带来新的能力。

Cruise被通用收购后,目前在旧金山地区测试使用的车辆为通用提供的沃蓝达车型Cruise被通用收购后,目前在旧金山地区测试使用的车辆为通用提供的Bolt纯电动汽车

Vogt,Twitch的联合创始人,在2013年成立了Cruise。他想要为豪华车开发一套能够实现自动驾驶的嵌入式系统,同时宽阔的道路和较少的变量,比如行人,会让这个工作变得相对简单。他的确做到了。但是在宣布为奥迪A4轿车研发出了价格在1万美金的升级装备后,Cruise却突然变得沉默起来。因为Vogt认为仅在高速公路测试是远远不够的。

按Vogt的话说,他想要挑战谷歌及其他所有人,生产完全不需要人类干预的自动驾驶汽车。 

调整路线

这个转变将Cruise推向了一个全新的发展方向,但同时也产生了新问题:如何最终走向商业化?后装升级套件提供了一个清晰的计划:“我们将生产这个产品,卖给大家,”Vogt说。最后他们将它推向了市场,不过如何靠无人驾驶汽车盈利却并不清晰。

通用汽车也并不完全确定,但它认为「共享出行」可能是一个答案。通用已经意识到购买私家车的观念正在已经被像Uber这样的服务供应商所取代。这也是为什么他们1月份为Lyft投资了五亿美元。看来,通用的下一步则是要把人类司机从车上赶下去。

 “传统的共享出行业务很有意思,而自动驾驶汽车同样十分有趣,” 通用现任财务副总裁丹·阿曼(Dan Ammann)说,“当你把两者放到一起时,事情将变得更加有趣。”

通用联合卡内基梅隆大学共同开发的Tahoe无人驾驶汽车通用联合卡内基梅隆大学共同开发的Tahoe无人驾驶汽车

当谈及自动驾驶汽车时,谷歌往往受到更多关注。但其实通用对这项技术并不陌生。2007年,通用与卡内基梅隆大学共同制造了一款雪佛兰Tahoe无人驾驶汽车,并参与了Darpa Grand Challenge挑战赛。目前通用正在研发的Supercruise自动驾驶系统,应用场景主要在高速公路。不过在软件层名的装备竞赛中,通用逐渐走得越来越落后了。因此,它想通过收购Cruise来弥补这样的差距。

双人组合

Cruise的办公室,曾经是一家布艺店,是旧金山典型的创业公司之一。大约100名工程师挤在几张公共办公桌干活,当然有些办公桌是站立式的。

我们参观的那天,一位师傅正在为午餐准备papusas(一种传统的萨尔瓦多食物);小吃提供的是香蕉和橙子。一条彩虹旗悬挂在很高、木质天花板下的一面墙上。角落里的橱柜上放置着看起来像美国角斗士用的角斗棒。Vogt喜欢像创业公司一样管理公司,他说,“通用基本不干涉”。

尽管如此,这里还是能看出通用存在的痕迹。Vogt经常用来跟底特律的同事进行视频通话的显示屏是通用提供的,但今天屏幕上播放的是一段YouTube上的视频:《杀人狂之死》。在两层楼下的车库内有12辆雪佛兰Bolt汽车,以及一些最早通用为“击败”特斯拉而试生产的电动汽车产品的各种零部件。

Cruise进行测试的Bolt车型顶部安装有雷达,摄像头,Lidar等能够“看清”周围环境的传感器Cruise进行测试的Bolt车型顶部安装有雷达,摄像头,Lidar等能够“看清”周围环境的传感器

Cruise给Bolt汽车配备所需的相机、雷达和激光雷达传感器(安置在双柄上,与谷歌的“KFC桶”设置相反),然后这些汽车每天行驶在城市的街道中,这些设备安装在车顶,接近挡风玻璃,用线沿着车顶连接到车轮上。

该公司迄今为止唯一的一次事故发生在一月份,根据DMV事故报告所称,当一辆Cruise控制的日产聆风汽车(在与通用汽车合作之前的选择)在自己行驶的车道先左转后右转时,在工程师采取控制措施后,仍然以时速20英里撞上了一辆停在路边的丰田普锐斯,该公司称之为人为失误。

Vogt一周会亲自过来几次盯一下项目的进展,但他对目前团队的成果没有透漏太多。而且他不愿提及该技术所面临的最尖锐的问题:3D高精地图的需求,自动驾驶的道德伦理以及如何证明无人驾驶汽车可以实现商业化。

这是可以理解的。Cruise面对这个问题还不到两年。

谷歌在这个项目的开始也同样沉默,而它已经有10年了。“我们仍然保持脚踏实地,”Vogt说,但他很自信。“一切事情都只是时间和工作的问题。”但是有通用陪跑,Cruise知道它能够参与这场马拉松,一旦可以投放市场,这家汽车制造商将会是一个极其重要的盟友。“一直激励我们的是能有机会获得巨大的社会影响力,而这需要很多很多的车辆参与,” Vogt说道。

c7副本1.jpg


 “我们目前对于他们的进展非常满意,”Ammann说,包括建立系统方面以及与通用的合作。他说Cruise的工作将与通用在车辆共享方面的兴趣连接,但将来如何执行以及何时实现还有待确定。至于竞争对手,谷歌、福特、日产以及奔驰均计划在2020年发布自动驾驶汽车,宝马计划在2021年,百度2019年。

Vogt并没有透露何时他的技术可以应用于通用面向大众市场开发的产品,除了开玩笑地说,“如果10-15年内没有成功,我可能就会失业了”。而在此期间,他倒是很满足开着那辆用自己员工折扣购买的海军蓝雪佛兰汽车。

(本文是车云「翻译官成长计划」作品,原文来自WIRED,编译/msruan)

关于车云「翻译官成长计划」:

由车云网发起,招募对汽车感兴趣的你编译车云合作媒体的优秀稿件和视频,一起记录下汽车新科技由量到质发生的巨大变化。通过传播具有国际化视野、处于科技前沿领域的报道,为国内汽车产业的发展提供可借鉴的实操经验。了解更多详情和报名,请戳这里

相关标签:
翻译官成长计划
自动驾驶
  • 车云星
  • 空间站
  • 福特星球
  • 虫洞

加料 /

人评论 | 人参与 登录
查看更多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