张文星首度解析凯立德车联网战略:从软件商转型为超级连接者

  • 发表于: 2015/01/18 19:10:32 来源:车云网

车联网行业嬗变下,凯立德希望由单个软件生产者转型为联网生态圈里的超级连接者。

车云按:日前在深圳举行的九州展上,凯立德董事长张文星博士发表演讲,谈及了移动互联网兴起后,与其相关的车联网行业正在发生嬗变。面对整个产业的变化,凯立德希望由单个软件生产者向联网生态圈里的超级连接者转型。

这是自去年6月凯立德发布车联网战略后,张文星对此的首度公开解读。经历小米与平安对凯立德的注资,张文星还在演讲中第一次阐明了凯立德的全新定位,以下为演讲全文,由车云菌编辑整理。


车联网四大嬗变

随着移动互联网的兴起,作为互联网一部分的车联网也在发生着各种变化。总结下来有几个方面,一个是信息触媒的变化,人们获取信息的方式发生了改变;一个是用户需求有本质性的变化,从前用户的需求可能相对单一、简单,现在不限于某种单项需求,是一个比较复杂综合需求;第三个是商业模式的变化,从买卖模式转向多种模式,比如优质客户提供高端服务的模式,包括第三方的付费模式。面对这些变化,整个产业也发生了很大改变。

第一,是信息触媒之变。我们以前信息都是孤岛式。举个例子,原来我们看视频就是说看电视,因为只有电视才能播视频,而现在说看视频就是视频,无论用什么来看,手机、电脑、电视都可以。所以我们现在需要的,是一种多点的互联体验。我可以在手机端看完其他终端上没有放完的视频,在手机上听广播听到一半,我可以在车上继续听。人们在信息触媒上已经跨越了实质的物质,进入了一种全新的非物质化层面。下图解释了我们接触到的不同媒介,列举了究竟有哪些通道提供了哪些信息。

第二,用户需求的变化。以前我们说的升级,就是从1.0向2.0变化的一个状态,是个功能性需求。比如导航的目的是什么?就是要知道怎么从A地到B地,从A地到B地怎么走驾车更安全。但是现在发展到2.0,2.0的需求更细小,由于前面提到的触媒变化,人对于车、家感受的触媒都被延伸,我可以在家里控制车,可以在车里知道家中情况,了解办公室状况。这是升级的一个方面,来自周围这种设备和环境的改变。

第二个变化,我的需求不再只是单独从A地到B地,而是更加准确。比如我要去看电影,什么时间走什么时间到怎么停车电影怎么样,这要是一个整体的连路,慢慢我们发现,复杂的综合体验变成了人的最基本需求,人变“懒”了。到3.0的时候,系统能帮助人们寻找合适的需求,工作太辛苦但想去看个电影,在家里想满足种智能服务需求,这些系统能够帮助我们制作管理。

第三,是商业模式之变。商业模式之变是我们通过对消费者端口进行研究,得出的一个关于商业模式的变化。原来叫做车主经济。就是车主(可以理解为消费者)在掏钱,所有的环节只要车主使用我的功能,每个环节上的赢利包括什么通讯、包括设备供应,都来自车主付费。

互联网带来了免费资源,车主为什么买单?于是出现了车经济——车主付出数据和时间,这些数据、时间和注意力成为了精准营销节点,可以省去很多社会浪费。并不是产业链中人人免费,而是车主有其它综合性的复杂目的时,每个环节在各自目的上分得一杯羹。所以出现了两种模式:一个是车主经济(VIP车主需要不同于大众的个性化需求)”以及大众用户的车经济模式。比如腾讯的QQ音乐,就会有付费的VIP会员制,也会有低门槛的免费用户。但是有一些数据上传、在我的通道内购买保险、娱乐、餐饮等,这个商业模式对于整个行业来说最根本的是实现数据变现。

第四,行业格局的变化。原来这种思维叫核心霸主模式,是一个公有化模式。比如所有后装、维修其实都是围绕车厂,旧的商业模式中,车厂拥有一个耀眼的稀有产品,所有经济是向下流动的,每一层从中截取利益。现在我们发现,站在底端向下截取没有价值,而是需要在整个生态链中实现自我,所以转为了去中心的生态链模式。从以车厂为中心演变成每一个环节——不管是渠道商、内容商还是制造商——都要发挥自身在产业链中的价值。一旦没有价值就会被淘汰,这就是整个的行业的格局的变化。

比如原来一些行业代理商扮演着本地资金、物流平台的角色,随着当地物流和金融逐步发达,代理商所在层次的价值被别人取代,产生危机意识后,就需要思考我在所处位置还能起到什么作用和价值。这是我们观察到的一系列变化,这些变化都围绕着一个多样的车联网服务,实现服务需要联网,依靠云端,需要有数据上行,本地数据服务无法满足。这种模式就是生态链模式,我作为生态链的一环,在何处发挥作用?怎样快速及时发挥作用?原有商业模式是顺流而下,同质化程度高,现在需要主动交互,面对整体进行相应调整。

凯立德的车联网架构和定位

凯立德希望做联网生态圈里的超级连接者,连接行业内部与行业外部、连接上游资源与下游资源等。原来凯立德是一个软件产品,而现在是一套体验系统,我们会覆盖到各种设备、面向各种操作系统和硬件平台产生各种功能。凯立德会推出车载在线导航、微信公众平台、车载本地导航等产品。包括一些车内的传感设备,比如OBD或者胎压监测,还有网络家园的社区去连接我们的消费者。目前的产品核心是运用手持设备、车载设备和电脑平面设备,在车外提供一个本地化的、完整出行体验。只需一个ID,就可通过凯立德车联网云导航让各个功能在各个条件下完成。

新的发展趋势带来了用户的新需求,这些新需求来了就带了很多商机。因为产业格局的变化,新的商机肯定会造成整个产业链的位置变化。我们认为更多的边缘部位有更多的新需求,产业边缘部位有新需求新商机新环境,我们在交叉领域发展,会更多地引入了一些跨界的参与者,比如说小米,通过他们的进入可以放大我们产业的整个容量;平安会提供更多的变现方式,我们还会引入更多其它的合作者,这不是谁抢谁蛋糕的问题,这个整个把蛋糕做大的一种方式。

上图是以前我们发布过的一个车联网全景图。我们认为凯立德能用这三条去实现。最下面第三点是我们在这个领域能够做到的最专注的技术实力。上面两店是我们今年一年主要做的准备,包括资本层面支撑,借助资本杠杆。另一个就是新的商业模式。我们考虑到了一个立体综合实力支撑,以众包的模式——我们称为UGC+PGC的方式——来支撑整个数据的体系,比原来的纯PGC的模式在成本上和及时性上就有很大的改变。我们会接入很多的商家,比如说凯立德新版本里的预定功能。我们有地图、导航再加上服务三驾马车。

其实车联网的核心是用户,仅仅靠一个软件是不行的,更多的产品形态能够部署到更多的适配性,才能真正的打通。另外我们会争取更多的用户接触度,怎么和用户接触?就是online和offline都有,在你身边在网上都有这样一些服务,在汽车后市场这样一个半成品流通的环境下我们需要offline。我们今年要做的包括online除了PC端的车机端的都是需要打通的。

昨天召开了和飞歌合作的发布会。以前我们向硬件厂商供货。现在我们发现软硬结合是一个从研发到产品层面非常关键的东西。从方案策略开始,我们如何针对大屏针对安卓,做什么样的符合它这款产品的服务商品。营销和服务层面我们觉得仅仅2B是不够的,我们需要提高消费者的参与度,这样才能提高用户对厂商的粘性,进而提高厂商对我们的粘性,这是我们今年在合作策略上一个很大的变化。

上图是我们想象中的未来场景,可能很快就会实现的一个憧憬。第一步是智能时间管理,我每天出门的时希望知道今天天气怎么样,交通赌不赌。在手机上提示今天有些堵车,这样平时七点半出门,因为今天可能有点堵车就提前一点出门。出门后,实时交通的路况是不断变化的,系统可以提高一个经济实惠或者最省时间的方案;我在车里很大一部分时间是需要娱乐,通过ID的模式分析娱乐相关数据,可以把一些新闻、商务信息直接推送到你的车上。一旦启动系统车辆可以自检,比如保养提醒可以直接推送到你的平台上,也会帮用户筛谁家的保养最合适、最近,推送后根据时间直接安排服务日程。如果我去拜访客户,客户可以提前帮你预约停车场,如果你开的是电动车还可以告诉你哪个地方有充电站等等。

凯立德的车联网定位很明确:第一,我们是为车主服务的,我们会由更多的车险、代驾、以及和车相关的项目;第二个,所谓的互联互通的车生活是说任何一块屏幕你都能用上凯立德服务,任何一块屏幕都能实现跨平台模式。我出门前打个电话,说明目的地,一键呼的服务员就会给你设置好,你打着车就能走,实现上车就走提高效率。我到了目的地附近,它会提示我附件有哪个停车场,这个我们已经初步实现。比如哪个餐厅有优惠,觉得哪个餐厅好就直接发到我的车机上,还可以随时随地位置分享,开启车队模式,组织个自驾游,还是比较方便。另外一个就是我们以后车和路之间的关系,我们更多的功能核心是什么人、车、路都会有什么关系,如果仅仅是软件它是实现不了路的关联,因为路是相对比较静态的。

推动这个行业要有包括经销商、方案商在内的所有人,要大家一起做这个事情。而且说到商业模式变化这块,原来的车联网大家探讨都是环节少收钱,都知道消费者不买单。其实我们该向外去寻找新的方式,我们要把我们的产生出来的一些价值继续变现,车主才能真正的不花钱。

相关标签:
凯立德
战略
车联网
  • 车云星
  • 空间站
  • 福特星球
  • 虫洞

加料 /

人评论 | 人参与 登录
查看更多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