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个伪女权主义者的CTCC房车锦标赛之旅

  • 魏雅晴
  • 发表于: 2016/11/10 11:58:57 来源:车云网

已弯。

行走于男权社会,很多时候带着身不由己对雄性动物的赞赏。主播不是女权主义者,但在一些雄性力量喷薄而出的地方,比方说2016CTCC(China Touring Car Championship)中国房车锦标赛上海天马赛车场的现场,夹杂在男赛车手与男媒体老师之间的主播,开始寻找同性荷尔蒙。

这次的带队大哥是马自达“创驰蓝天”技术领衔的北京锐思车队,分别以Mazda6 Atenza阿特兹和Mazda Alexa昂克赛拉参与CTCC两个组别的比赛。

主播赶到现场的时候,大概是试赛跑圈正好结束的缘故,一辆接一辆的赛车陆陆续续回到维修区,进入P房。赛车手们也都一个接一个从驾驶舱里出来,开始脱衣服,哦,不对,脱赛服。

相比于发动机的轰鸣和赛道冒起的烟雾,主播更青睐赛车手们脱下赛服的这一刻。朔长、清瘦的身子骨,被或白或黑的紧身衣塑出形状。先是宽宽的肩膀,接着是略微起伏的胸膛,然后是……不对啊,这名赛车手的起伏有点大啊……

定睛一看,脱下头盔的赛车手是个女的!

咽下无数好奇的疑问,主播盯着女赛车手一号走来走去。她先是左顾右盼了一下,接着打开一听可乐,“咕嘟嘟”喝了起来,走进休息区的她靠墙坐下,瘫在椅子上玩手机。如果不是围观了她下赛道后的一举一动,你一定以为她是中场休息的大模,拍摄杂志封面照的间隙刷刷淘宝什么的。

这位女赛车手名叫江玉婵,隶属于LINKY RACING车队。接触赛车半年多,平时“以赛当练”,安全跑完全程就算圆满。

江玉婵江玉婵

想必你已经注意到了,上面这段描述极尽克制。但这并不是因为江玉婵美得不近人情,亦或者赛事紧张采访中断,而是这位女赛车手在短时间内传达给我的一个讯息:赛车场上不分男女、无论性别,没必要特殊强调。

这一点,第二位出现的女赛车手朱执钥给出了更为淋漓尽致的解答。主播是在洗手间的窗户旁边看见她的,同样身着黑色紧身赛车服的她趴在一人高的窗户边,踮着脚看比赛。我走近发现,这个位置果真刁钻,一个弯不落。

朱执钥朱执钥

朱执钥不是专业赛车手,本职工作是一名律师。大概是平时工作太安静,才会选择给自己切换一个截然不同的频道。

平时喜欢开车的朱执钥在寻常道路上自然找不到安全与极速的两全之法。自寻途径通过了赛车手测试,谦虚的注解:“只要你跑的不是特别慢,就能进车队。”

两位女赛车手出现在CTCC是为了参加同场地举行的GK5 Challenge挑战赛。历时半小时的排位赛中,前十名获得相应积分。

出于对赛事的雄性认知,我很是好奇女选手们的赛场表现和成绩排位。朱执钥大概纠正了我几个明显的误区:

1、赛车危险。

“赛车并不是一件危险的事,只要不离开安全范围。它更倾向于脑力运动。”

2、赛车重要的是快。

在赛手初级阶段,相对来说不看重车速,更看重个人在入弯和刹车的技巧判断。“锻炼的是我的肌肉记忆,到了这个弯需要知道采取什么样的动作,打多大力度的弯。如果稍微一分神,一点差池就会被放大很多。”

积累足够经验之后,再进行更近一步的技术超越。说话间,场地边上不断挥舞的黄旗也在提醒赛车手们:不准超车。

3、赛车手都像韩寒那样傲娇,女赛车手更是如此。

趴在卫生间窗台上聊了这么久,别闹。

与朱执钥的对话让我想到江湖上流传的一则关于舒马赫的传说,据一名资深赛事技术专家解析,舒马赫的可怕之处不光是在飙速,更在他的跑圈精准度上:如果你在赛道上放置一枚硬币,舒马赫可以保证每一圈都能有一个车轮精准的压过这枚硬币。

而在赛后的车手专访环节,驾驶Mazda3 Axela昂克赛拉的锐思车队22号车手邓晓文,也有着同样对“人车合一”的技术要求解读:“天马赛道小,但弯道急,直线速度短。连续弯比较多,需要特殊的调教,比如我本人就会把悬挂调的非常软来适应这个赛道,希望弯道多滑一点。”

一场激烈的赛事不光要有男女搭配、车手多相的战术多样性,更要有像马自达“创驰蓝天”技术车型这样的背后力量,以技术创新来推动中国赛事的“好看”。

最后想说:真正的女权主义者不要求特殊对待,只要求平等权利。真正的技术强者也一样,不关心技术垄断,只看重推陈出新。

相关标签:
创驰蓝天
马自达
  • 车云星
  • 空间站
  • 福特星球
  • 虫洞

加料 /

人评论 | 人参与 登录
查看更多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