两年六起投资并购案,充电桩企业未来会消失更多

  • 电源老代
  • 发表于: 2016/12/09 09:03:51 来源:第一电动网

眼下充电桩企业之热,很可能是行业调整的前夜。

在电源行业,过去几年比较热的行业无非是新能源相关的产业,在发电侧,以阳光电源、易事特等公司在光伏行业做的风生水起,风能行业相对平静,除了排队上市的禾望电气外,没有太多的新闻。然而,过去一年多,市场热点最火的无非是充电桩行业,上市公司并购和投资充电桩企业的,应该是电源行业之最。以时间顺序一一列出:

案例一、江苏银河收购嘉盛电源

根据江苏银河电子股份有限公司的公告:2015年2月,其下属子公司江苏银河同智新能源科技有限公司(以下简称“银河同智”)与张家书签署《股权转让协议》,约定以现金2520万元受让张家书所持嘉盛电源40%股权,并在其董事会拥有半数以上席位,从而实现控制。

随后,2015年8月4日,公司及银河同智与嘉盛电源股东张家书再次签订转让协议,受让其所持有嘉盛电源60%股权。2015年9月底,该股权转让事宜已完成了工商变更登记手续,自2015年10月1日起,嘉盛电源全部纳入公司合并财务报表范围。

嘉盛电源业绩承诺和补偿方式:张家书承诺嘉盛电源2015年、2016年和2017年经审计的扣除非经常性损益后归属于母公司股东的净利润分别为2000万元、3000万元和4000万元。

案例二、沃尔核材增资聚电科技

2015年11月,深圳市沃尔核材股份有限公司(简称“沃尔核材”)向深圳市聚电网络科技有限公司(简称“聚电科技”)增资5000万元。增资完成后,沃尔核材持有其10%股权。

聚电科技隶属于深圳聚电网络科技有限公司,是为电动车主提供便捷充电服务的专业充电网络建设和服务运营商。目前聚电与合作伙伴共同建设了上海第一座民营光伏充电站,充电服务遍布北京、上海、广州、深圳、沈阳、昆明、东莞多地,正在全国所有的城市发起充电桩众筹行动。

案例三、道明光学增资易威斯新能源

2015年12月11日,道明光学股份有限公司(简称“道明光学”)向安徽易威斯新能源科技股份有限公司(简称“易威斯”)增资并受让部分股权,其中股权转让款为1,610万元人民币,增资款为4000万元人民币,公司合计出资5610万元。本次股权转让及增资完成后,公司将持有标的公司51%的股权,标的公司将成为公司控股子公司。

截止2015年12月,易威斯已经成为包括江淮汽车、华厦新力(武汉)新能源汽车有限公司、南京金龙客车制造有限公司等在内的诸多新能源汽车制造商及充电站运营商的供应商。其中,易威斯与江淮汽车签订一系列相关协议成为其2016年新能源汽车随车附赠的家用充电桩的核心供应商。

案例四、中能电气未成功收购金宏威股权

今年1月,中能电气发布公告称,拟以发行股份及支付现金方式购买王桂兰、刘奇峰、绿能投资7名股东持有的金宏威49%股权,金宏威49%股权的交易金额为3.43亿元,其中拟以非公开发行股份方式支付24010万元,以现金方式支付其余对价10290万元。本次交易完成后,金宏威将成为上市公司的全资子公司。

后面由于金宏威的经营问题,2016年1月25日晚间,中能电气即发布公告表示,公司董事会召开临时会议后决定,将终止本次收购金宏威剩余49%股权的预案,同时取消与此有关的2016年度第二次临时股东大会。

案例五、浙江向日葵全资收购奥能电源

2016年11月18日,浙江向日葵光能科技股份有限公司(简称“向日葵”)发布公告称,拟通过发行股份和支付现金相结合的方式,购买陈虹、任晓忠、孙云友、金晖、德清辉创5名股东持有的奥能电源100%股权,交易标的作价5.2亿元。

向日葵是一家专注于光伏能源产品研发制造的企业,致力于生产、销售、研发大规格高效晶体硅太阳能电池及组件,并开拓太阳能电站的投资运营和销售。奥能电源是国内一家电力操作电源系统的供应商,2010年开始将业务拓展到新能源领域。

案例六、金冠电气全资收购南京能瑞

2016年11月29日晚,吉林省金冠电气股份有限公司(简称“金冠电气”)发布公告宣称,公司拟通过发行股份及支付现金的方式购买南京能瑞自动化设备股份有限公司(以下简称“能瑞”)100%的股份并募集配套资金。此次交易金额约为15.04亿元。本次交易并未导致公司实际控制人发生变更。

能瑞创立于2005年,是一家电动汽车充电运营服务商。主要业务有三大板块:1)电动汽车充电设施板块;2)二是信息采集系统与电能计量板块;3)能效监测分析与电能质量治理板块。据悉,能瑞在全国投资建设并运营355座电动汽车充电站。

在不到两年的时间内,充电桩行业发生了6桩充电桩企业的投资和并购案,这个投资密度在电源行业也是比较密集的。其中的原因,老代归结为下面几点:

1、通过收购快速布局充电桩产业: 由于气候变化和空气污染问题,国家近几年把电动汽车的发展上升到国家战略的高度,从而使中国成为全球最大的电动汽车市场,也给充电桩行业带来了无限的想象力。

目前的今年政府的电动车新车销量占比仅在3%左右,而电动车的保有量占车辆的总量的比例更低,不到1%,充电桩行业的钱途无限,对于要快速进入该行业的上市公司,以金冠电气为例:

该公司的从11年到15年的净利水平从1280万元增长到4650万元,16年前三季度的净利水平也就3382万元。

而收购的能瑞自动化2016年度、2017年度、2018年度承诺净利润分别不低于8000万元、9000万元及10000万元。由于这个并购案于2016年11月29日公布,可以说2016年能瑞的利润是可以保底8000万利润,这个收购的标的的利润已经高于母公司的2016年的净利水平。而且以后还有更大的利润空间。

2、平抑上市母公司的高市盈率:目前的创业板和中小板的上市公司,市盈率普遍高于国际普遍的水平。

以金冠电气为例,市盈率已经到了142倍,引入盈利能力和成长性较好的能瑞公司,可以降低公司的市盈率,有效维持目前的股价,并有可能进一步推动股价继续攀升。这个可能性从向日葵的在11月18日公告收购奥能后,也得到了体现。连续几个涨停也说明了这个情况。

3、母公司和收购公司之间产生协同效应,以道明光学收购易威斯为例,母公司的主流产品是车辆上的反光材料,而易威斯的主流客户在车厂,可以利用母公司多年在汽车行业上的市场积累和口碑,导入充电桩这样一个新的业务单元。金冠电气的主流客户是国家电网和南方电网,和能瑞的合作可以在市场上互相利用现有的销售渠道和服务平台,推动多产品的销售。

4、利用母公司的资金平台和上市公司的融资平台。 充电桩行业第一流的客户是国家电网和南方电网,这些客户只要中标了,都不是差钱的主,设备款和验收款基本上都可以按时收回,不存在太大的回款风险。

这么优质的客户,竞争也是非常激烈,老代看了国网前面几次的投标,竞标的参与企业100多家,而中标的一般在十家左右,其中还有几个国网系的国家队南瑞和许继电源等公司,民企中标的平均概率低于10%。

奥能和能瑞这两个公司分别中过几次国网的标,其他家都没有中标过国网。所以很多充电桩企业只能部分或者把全部的精力放在车厂市场或者充电运营企业身上。而车厂的新能源业务的资金并不宽裕,且受到国家补贴政策的影响,例如2015年骗补导致去年的补贴政策最近才出台,2015年的补贴款项拖了一年才发放下来,这就给配套的桩企造成很大的资金压力。

虽然前途是光明的,但是巨大的资金压力,导致很多桩企放弃自行独立上市,而选择被上市公司收购来保证公司正的现金流的持续跨越式发展。

5、上市的道路太漫长。很多桩企把上市作为创业的目标,要达到上市的基本条件,净利水平是一个基本的门槛,充电桩行业准入门槛较低,在资本的诱惑下,十几个人到几百个人的充电桩企业都有。目前原材料大幅上涨,桩企的盈利能力受到严重的挤压。要达到上市基本的净利水平,一般企业需要5-6年,如果进展顺利,又要面对IPO排队的漫长等待。

根据证券会最新的数据:截至2016年11月24日,中国证监会受理首发企业760家,其中,已过会45家,未过会715家。未过会企业中正常待审企业665家,中止审查企业50家。这个排队的过程大约要持续两年,这也是一个很大的风险,因为7-8年后的市场,充满了不确定。

但是这样的等待过程中,面对资金压力的桩企采用分期融资也不失为一个好的方案,沃尔核材在2015年11月出资5000万持有聚电网络10%的股权,也就是说当年聚电的估值在5亿,据说今年聚电的估值已经翻了好几倍,同样的股权可以融回更多的资本,在管理层不丧失控股权的情况下,这样分批融资也是桩企比较好的发展模式。

小结:

桩企的竞争,不仅仅是技术的竞争,也是市场平台、价格、商业模式、资金平台等多个维度的竞争,23天后国家的2017年新能源汽车的补贴退坡机制将启动,补贴力度将在今年的基础上降低20%,估计各省的充电桩建设补贴也有相应的降低,在板件件、铜材和原材料大幅上浮的今天,充电桩的价格还在持续走低,桩企真正笑到最后的不多。

桩企的发展,犹如1934年的长征,10万人从江西瑞金出发,到湖南过了湘江时已经降到3万,最后红一方面军到达延安的业之后8000人,坚持到1949年解放的人数,估计最后不到2000人。现在的桩企,仅仅是过了江西,后面的路还很长,大部分会死在长征的路上。

相关标签:
充电桩
并购
  • 车云星
  • 空间站
  • 福特星球
  • 虫洞

加料 /

人评论 | 人参与 登录
查看更多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