麦肯锡荣休董事:新能源行业的未来属于“野蛮人”

长江后浪推前浪,新能源行业也是这么个意思。

12月17日,麦肯锡荣休董事、《创造性破坏》作者理查德•福斯特(Richard Forest)在北京的第七届全球新能源汽车大会(GNEV7)上做了主题演讲,他从美国的企业历史规律出发,用诸多具体又形象的例子集中阐述了一个观点:“在制造新能源车的领域,未来是属于新生竞争者(野蛮人)的。”

笔者整理了理查德•福斯特演讲中的核心部分,汇总如下:

演讲人:理查德•福斯特(Richard Forest)演讲人:理查德•福斯特(Richard Forest)

大家早上好,今天我想跟大家介绍一下自动驾驶、新能源汽车及未来的新趋势,因为我们知道现在已经有很多以未来为导向的新技术发生,也有很多新的特点出现在汽车市场上。

上面图片的这个人是福特,他100多年前开办了一个杂志叫做《福布斯》,大家都知道这个美国的杂志非常有名,是一本商业相关的杂志。福特刚刚起步的时候非常希望能有一些吸引人的内容,能够召集到所有的读者。

当时,他就统计了在美国的100家公司,大家可以想象一下:那是在1917年,任何人对整个经济的大环境都没有多少了解,当时没有所谓的大数据,而美联储才在四年之前刚刚建立,掌握的信息还很少,而且美国政府还没有所谓的公司所得税记录制度,但福特还是克服困难,统计了美国排名前100的大型公司。他想预计在未来的四五年中,有哪些政治和经济的因素会影响到这些公司的生存率。

70年后,《福布斯》杂志统计了一个新的名单,看一下之前这100家公司究竟谁存活下来了?

我们看到70年后,一共只有39家公司存活下来了。可以说有将近60、70家的公司都从市场上消失了,这不意味着它们全都破产了,有些公司是被兼并或者被其他公司收购。而在这存活下来的39家公司中,它们也不都是排名前30、前40的公司,事实上根据当时的数据显示,这39家公司中只有18家能排进整个美国企业的前100。

或许大家想知道:我们能不能投资这18家公司?只要他们能在这几十年中活下来,这样我们就可以不通过投资指数基金,而是通过投资这些公司而获得长期收益呢?

答案是否定的,因为一家公司想在市场上生存下来太不容易了,譬如对于美国公司的股东来说,通常市场上的年均收益是7.5%,而通用电气的回报率是7.8%,从这里我们可以知道它的回报率比均值稍微高一点。而实际上在过去30年中,如果大家投资了通用电气,你的收益可能反而会降低10%,因为它的表现并不总是那么好。事实上对于这18家幸存的公司来说,他们的常年表现一般都是比市场的平均状况要差的。他们只有少数几年能够好于市场平均值。

大家还记得柯达这家公司吗?柯达是生产胶片的,曾经是影像业的巨人,制订过很多行业的标准,但是眼下它已经破产了。那么是谁杀了柯达呢?并不是胶片公司或者照相公司而是诺基亚,一个完全是行业以外的公司杀死了柯达。随着时间的推移,这样的故事不断重现,所以我们再次看到这份榜单的时候就发现其实没有哪一家公司能够超过美国长期增长率。

通过上面这些事例我想告诉大家的信息就是:几十年之间整个世界已经变的很不一样了,而就在最近的短短的十年里,我们所处的世界也已经发生了巨大的变化。而这些变化的原动力,就来自于我们身边不断出现的新竞争者。这些竞争者的普遍表现要更好,不管是来自美国也好还是欧洲还是中国,一些新的竞争者他们的表现甚至是非常出色。虽然我们相信公司是可以基业长青的,但长久持续的成功是不太可能的,这个过程中最大的变数就是风险,所以我们要做的就是要管控风险。

西方历史之父希罗多德说过这样一句话:

“历史的目的是为了留存希腊人和野蛮人的事迹”。

野蛮人就是在行业之外的人,他们在不断地“破坏“现有的体系所以我们称之为野蛮人,并且很关键的是我们要了解为什么他们会彼此“征战”,这就是自公元前500年到现在,历史不断进行变化的根本。

如果我们再回到12世纪、13世纪,也就是伊斯兰世界的鼎盛时期,当时有一位著名的学家叫做伊本赫勒顿,他说:“如果一个世界成为伟大的文明,它在顶点之后就是快速的衰落期。”而伊斯兰世界在鼎盛时期之后的衰落,就是因为这些伊斯兰领袖被野蛮人征服了。所以说这些伟大的文明也都被野蛮人征服了,所以我们的门口一直不缺野蛮人,历史的规律如此,现在如此,未来也如此。但是为什么一些实力相差很大的野蛮人能打败鼎盛的帝国呢?

我们西方在解释这个问题的时候(通常是解释一些经济问题),通常会举大卫与哥利亚他们两个之间战斗的例子。大卫是个巨人,而哥利亚只有扔石子的技能,战斗的结局是哥利亚赢了;另外一个可以参考的例子是格列佛与小人国的斗争,这就不是一对一的例子了,是格列佛与许许多多小人之间的斗争,当这些小人团结起来的时候就能够战胜格列佛这样的“巨人“。

所以说我觉得我们的行业当中,也有许许多多这样的小人国,也有这样的小人。比如我们每年身边都有20家新增的公司,他们都是我们要面临的竞争对手。所以说这并不是一家小公司挑战一家大公司,而是许许多多小公司与一家大公司进行竞争。所以可能目前在座的许多都是中小企,但是在这些中小企业中未来就会有一些公司成长为非常知名的大公司。而我觉得没有哪一家公司能够持续不断的比整个市场更具创新力,我觉得这是不可能的,因为每一年不断有新的公司涌入市场,不断有创新,而这是我们需要掌握的大趋势

第一个与你竞争的不是一家公司,而是一群公司,而是一组公司。并且这一群公司有些可能在中国,有些在美国,有些在欧洲,有些在日本,有些在印度。这些都是新的野蛮人,就像目前的在座从事新能源领域的从业者一样,诸位都是新的“野蛮人“,目前大家代表的是我们的未来。

大家觉得来自美国公司间的的竞争到底是来自上市公司还是非上市公司?

肯定是后者,其实中国是完全一样的情况。在中国根据我所读到的数据,一共有3195家上市公司,但是在此之外一共有171480家的私营企业,也就是说一家上市公司要应付大概54家私企,所以我觉得正是这些私营企业他们将会推动变革。新能源汽车是个非常复杂的行业,它当中包含很多的部分,其中包含了一些传统汽车行业的部分,包括汽车与卡车、乘用车、还包括一些航空的飞机公司,包括美国有军用飞机公司,航空公司,同时所有的航空公司包括T&A,还有国营的航空公司,同时还有监管方,这都改变了美国竞争的情况。所以我觉得在新能源行业当中也会出现同样的场景,并不是赢家通吃的一种情况,在未来十年二十年会有变化,因为这取决于我们会出什么样的新能源汽车、他们会提供什么样的服务,当时他们会面临什么样的监管政策,以及你所在的生态环境是怎么样的。当然这些大家会更加熟悉,不光是制造业的公司还有新型公司,并且还正在不断的发生新的变化,这是一个负责复杂的局势。

作为格列佛,他面临的挑战是如何能够在此情境之下依然保持优势?并且是在很多情况不确定的情况下,同时我们还需要保持一定的警惕,我们要看到,我们能够设想到的,我们意想不到的意外情况的边界在哪里,我们如何去做出很好的应对和准备?

最能够预测到这一点的就是奥地利经济学家熊彼德,我之前也引用了他很多的话,而且我也发现可能在座的人也都非常熟悉这些画面和语言了,其实他之前说过一些非常重要的话,他说过关于资本主义的一些观点,比如说关于创造资本主义中的一些破坏性的创新,我们要想一下资本主义意味着什么。以及所有这些资本家们在意什么?熊彼德认为资本主义的实质不只是关于整个价格或者是产量的竞争,而是来自于一些新的领域,比如说新的技术、新的大宗商品还有新的供应链带来的挑战。

所以说通常我们再去讨论到这些问题的时候,我们会去看关于目前的资本主义的环节是如何去管理现有架构的,以及我们如何能够打破现有的桎梏去创造一些新的技术、新的挑战,这就像印度神灵传说中的三像神,一个三位一体的神明。

最后,再给大家简单聊聊自动驾驶,实际在自动驾驶的市场中,很多从业的公司、很多新参与的公司都不是传统汽车领域的公司,而是来自于航天、国防甚至是其他的行业,这也是我们需要去思考的。关于我们这些竞争者的来源,它已经包含了更多的领域,比如航空公司、国防事业等等,这也为整个竞争带来更多的复杂性。所以说我们现在所面临的挑战就是需要再平衡,希望去找到一种平衡的方法去持续发展、面对改变并管控风险。

最后还要提一句,就是来自一百多年前的一句名人名言,这句话说的就是“这个世界上最大的困扰不是说世界是合理的还是不合理的,哪怕它是合理的,可问题依然会存在。“

有些时候我们看到这个世界是趋于合理,但是还有一些不合理的因素。而且通常生活是不合逻辑的,它会为逻辑学家布下了一些陷阱,它表面看起来似乎很有规律,但实际上规律中有很多隐藏的陷阱和挑战,这也是我们目前面临的,以及在未来也要面对的挑战,我们现在要做一些颠覆性的创新,去赢得攻击者的优势。谢谢大家!

相关标签:
智能汽车
自动驾驶
  • 车云星
  • 空间站
  • 福特星球
  • 虫洞

加料 /

人评论 | 人参与 登录
查看更多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