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创客】对话卢灿光:从“专车专用”到“专人专用”

  • 发表于: 2015/04/06 00:09:23 来源:车云网

做电子的老板很苦逼,做汽车电子的老板更苦逼。

【关于创客】

《创客》是由车云网打造的深度人物王牌栏目,以“创新者的领地”为口号,每年于车云网周年庆期间推出。2015年第二季《创客》由车云网与中国汽车三十人智库联合策划,以“未竟之境”为主题,聚焦交通领域的新生代产业新锐,他们隐苍穹、破鸿蒙、露峥嵘,引领人类交通的未来变革。

【关于卢灿光】

卢灿光,广东好帮手电子科技股份有限公司董事长,北京大学博士,中国汽车电子行业的知名企业家,曾荣膺中国百佳汽车零部件供应商风云人物、中国改革开放30周年汽车行业杰出企业家。

【创客特质】

他和自己较劲、断自己后路、革自己的命。种种行为看似疯狂、难以理解,却每每被时代检验,一次次踩上行业的风口。


面对我的采访,卢灿光显得不那么自然,他坦言,“很少直面媒体,因为普通话不好。”

自1998年创立好帮手至今,卢灿光处事向来低调,却每每被追光灯争相追逐。这位曾经的运输队老板,在花了十余年时间,先后主导了好帮手“特种车转民用车”“专车专用”等几次重大变革后,逐步奠定了自己行业大佬的位置。

去年广州车展期间,好帮手发布天价车机和私人定制概念,卢灿光在会后被媒体团团围住,面对镜头和闪光灯,他只淡淡的说了一句:“你们觉得16800贵,我觉得一点也不贵。”

3月22号中午,借着几杯红酒后的微醺劲儿,这位58岁的创业者,用夹杂浓重广东口音的普通话侃侃而谈,关于产品,关于转型,也关于人生。

                                                                                              ——编者按

对话卢灿光:从“专车专用”到“专人专用”
广东好帮手电子科技股份有限公司创始人 卢灿光


Q=创客记者

A=卢灿光

■聊变革:为什么每每踩得上风口?

Q:业内人提到您,都会觉得您最牛的地方在于每每能够踩准节奏,站在产业的风口上,例如早年的特种车转民用车、例如专车专用,您怎么看这样的评价?

A:很多人说我运气很好,其实哪有那么好运的人。我觉得还是要看对行业的理解力,另外就是一个“敢”字。我的偶像是史玉柱,最佩服他敢于把全部的钱砸下去,做自己认准的方向。我最开始做这个行业的时候,大街上汽车都不多,但我相信中国汽车市场一定会井喷。

Q:您是怎样接触到汽车电子行业的?

A:我从1996年开始接触汽车电子,当时一个朋友从韩国带回来一台汽车超声波雷达导航的样机,告诉我这东西在韩国很畅销。虽然那机器又大又丑,但我看了一会就觉得,这事情值得干。在此之前,我搞过工程,做过运输,对汽车一直很感兴趣。

Q:那么您是接触了这行两之后年才成立好帮手的?中间发生了什么故事?

A:当时我和那朋友一拍即合,又招来一个小工,三人租了一套三室一厅,一个简易工作坊就开工了。我朋友最初预计投入在7-10万元,结果这些钱还没得模具开出来,就全部花光了。之后的两年,我们不断往里面砸钱,一直在砸钱。1998年7月,我成立好帮手电子科技有限公司,当时公司一共就7个人。我们最初主做的产品比当时的竞争对手铁将晚上市了一段时间,结果市场已经被全部抢占了,公司还是在不停亏损。现在回头看,我觉得那些长线发展、有奔头的企业,都是要经历几年的亏损和砸钱的。

Q:那么,好帮手是从什么时候开始盈利的?您开始觉得日子好过一些?

A:应该是一直亏到2001年,之后我们和广州市宝龙特种汽车公司合作,卖汽车安全监控仪,很快将产品覆盖了全国80%的运钞车,好帮手第一次实现了盈利,当年的营业额在7000万元左右。

Q:那您为什么会在当时做出业务转型的决定?从特种车市场转向民用车市场,当时有没有人反对?

A:很多人反对,他们认为做特种车好不容易挣钱了,现在转民用车风险太大。当时我是下了决心,为了断他们的念想,也断自己的后路,我把原本特种车的模具和业务能卖的通通卖掉、卖不了的通通砸掉,铁了心了。那会我觉得,特种车业务的量毕竟还是太少,但民用车市场未来的发展空间却是巨大的。

Q:从民用车市场角度看,好帮手最大的一次动作是主导车机的“专车专用”,您当时怎么会想到要这样做?

A:当时通用机已无法满足消费者多样化的需求了,专车专用是一条可行的转型途径。虽然每做一款车机都要先买一台车,开一次模,投入一次研发费用,但这是大势所趋。事实也证明了我们的判断,2006年下半年,我们研发的丰田皇冠车机供不应求,那会我们一台车机赚1万,经销商终端卖3、4万一台也很正常。业务员为了抢货源,每天在我们工厂里转。

■聊业务:从“专车专用”到“专人专用”

Q:关于卡仕达那套16800元的车机系统,很多人听到价格之后还是会觉得贵,您有没有过这样的担心,在未来真正推向市场后,这个价格能否适应市场?

A:这也是让我们很头疼的问题,不是担心产品本身,而是担心用户不理解产品。有人说我们把几个硬件叠加在一起就敢报这个价,想钱想疯了,但他们不会去想这东西为什么贵。就拿两块头枕屏举例,如果把它们简单理解为两块Pad,和现在市面上的产品一样,那就大错特错了。实际上,它们已经不再只拥有传输功能,而是升级为互动,并且与车辆本身有了深度的结合。在接下来产品推出后,我们会花很大的精力去教育市场。

Q:您觉得16800元这个价格贵吗?

A:我觉得一点也不贵。现在我们线下经销商看到产品之后,都说16800元的定价低了,应该卖28800,这是基于对产品的理解。表面上看是硬件四件套,实际上里面承载的是好帮手未来“私人定制”的计划。

Q:您所说的“私人定制”具体怎样理解?

A:今年5月,我们打造的线上选购平台就会上线。在那个平台上,用户可以自由选择各自车辆所需的车载系统配置,包括硬件、软件、服务,从而实现真正意义上的、落实到每位用户层面的个性化、定制化。用户个性化订单生成后,我们保证三天内生产、出货,这就是私人定制。

Q:针对每位用户的私人定制?那么成本方面会不会大幅度提高?

A:硬件成本没什么变化,软件和服务落地方面的成本会提升的很厉害,但这是趋势,是用户需要的。你知道,看不见的服务才是最高境界,好帮手私人定制就是希望用户能够在不知不觉中享受到服务。打个比方,五星级酒店看不见几个服务员,但没人觉得他们服务不好;一般的宾馆全是服务员,但用户被服务的感受其实很一般。

Q:您觉得私人定制最主要的意义在哪儿?

A:现在后装市场上的产品功能其实很花哨,大家都在做堆砌,好像可被看见的功能越多就越好,其实不应该是这样。产品形态的转型是当下后装市场的唯一路径,没有之一。好帮手要做的事情是,从现在的“我给你什么,你选择什么”到“你选择什么,我给你什么”,从做加法到做减法,这是具有颠覆性的事情。

Q:在产品实现的过程中,最难解决的问题是什么?

A:技术问题。以前后装车机与车辆CAN总线的连接基本都是通过破解盒,比较简单粗暴,一方面容易造成系统不稳定,一方面则难以在功能开发上有所突破。这次我们变逆向破解为正向研发,取得了奔驰、宝马的授权。目前我们还组织了一支20人的队伍,专门在技术上攻正向破解。

Q:总的来说,私人定制计划会是一笔很大的投入吧?是否算过一个大概的数字?

A:不敢想。光是一个线上选购平台就需要2000多万。

■聊观点:后装产品的压力只会越来越大

Q:您提到私人定制产品过程中正向研发技术、以及取得车厂相关授权的重要性,那么未来好帮手是否会更加趋于前装?后装业务的规模是否会遭遇压缩?

A:前装技术是不论做前装后装都必须要掌握的,但我并不认为后装产品就没有生存空间。前装的速度还是太慢,这是后装产品的机会,我们的产品在功能性上至少领先前装产品一年。总而言之,只要有好的产品,不论前装后装,消费者都会买单。

Q:但是,现在很多从业者反映后装产品的压力很大,一方面来自产品本身的同质化,另一方面来自前装产品的冲击,您是否有感受到?

A:这个我感同身受。现在我们的竞争对手全是哈曼、德尔福、博世、电装这样的国际巨头,他们拥有深厚的技术积淀,他们等着你,你只有迎战。举个例子,长安最新的车型,2015款CS 75和2015款逸动用的是我们的硬件,但他们的高端车车型CS95,已经确认要用哈曼的产品,这种竞争以后会越来越多。另外,本土企业中,华为、东软也具有很强的实力。

Q:您如何看待目前很多企业都在推的阿里yunOS系统?怎么看待Win CE和安卓未来的发展?

A:卡仕达最新的产品中,车机还是用的WinCE平台,因为这个平台更稳定,但两块头枕屏用的是安卓系统,因为可拓展空间更高。其实我个人认为,不论是安卓还是Win CE,最终检验的标准都是能不能带来好的用户体验。目前来看,Win CE平台的产品还是大家赚钱的主要产品。另外,关于yun OS,我们也在和阿里方面谈。

■聊人生:做电子的老板很苦逼,做汽车电子的老板更苦逼

Q:您每天的工作时间是怎样安排的?

A:我一般凌晨3、4点起床,那会工作最有效率,其他时间人来人往,没法思考。其实也没有所谓的工作时间、休息时间,工作有时候就是休息。苦日子已经过来了,记得那会公司刚成立的时候,我和罗总(罗大军)每天趴在汽车下面调设备,每天都到凌晨4、5点。

Q:您过的有点像乔布斯时间。现在好帮手规模已经做的很大了,让您最焦虑的是什么?

A:在中国做企业家其实蛮难的,企业利润、员工关怀、社会责任、压力很大。我接触过很多企业家,表面上看风光的很,但你去问问看,他们晚上睡得着觉吗?我经常想,如果只有100万,我们怎么活一年?

Q:您有偶像吗?

A:史玉柱。他的轨迹和我的经历一样,他敢砸,敢背水一战,赚到钱后敢把所有的钱砸在他认为对的地方。2003年好帮手推产品时,我把所有房子卖掉,筹了150多万,承办了当年三水政府举办的首届汽车电子应用技术研讨会,并利用这次会议完成了品牌推广和渠道搭建,好帮手才算真正喘过气。

相关标签:
创客
后市场
车载系统
  • 车云星
  • 空间站
  • 福特星球
  • 虫洞

加料 /

人评论 | 人参与 登录
查看更多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