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于测绘法规限制,李书福先生有几点误解

  • 廖永生
  • 发表于: 2017/03/07 10:00:13 来源:泰伯网

李书福担心中国智能驾驶会被落下,拖后腿的是政策法规,但他的担心有些跑偏。

本文作者:廖永生,毕业于武汉大学,高级工程师,广西专家咨询服务协会信息专业委员会特聘专家,主要研究领域包括3S技术集成应用与大数据信息挖掘,2010年首次提出研发我国地理信息X光技术(GeoXray);曾获第十二届广西青年科技奖,现就职于广西地理国情监测院和广西地球空间信息应用联合实验室。

在2017年全国人代会召开的前几天,泰伯网发表了一篇名为“李书福炮轰测绘资质不够开放,地图偏转拉中国汽车后腿”的文章,引发众议。

李书福先生作为我国经济界特别是汽车工业领域的传奇,他的提案又涉及到汽车工业领域、电子信息领域、测绘地理信息领域以及自动控制等多个领域,理所当然受到很多人的关注。

全国人代会的提案,当然是经过深思熟虑的以及企业团队论证,而且接纳了同行的信息,其中肯定不仅仅是李书福个人的观点,而是代表了我国汽车工业界很多人士的观点。

但是必需说明,目前从披露的提案内容上看,涉及测绘地理信息的内容,其描述有些模糊或者是不严谨之处。

测绘地理信息作为国家的基础性工作,无论是国家级的管理部门和政府事业单位以及企业,其最根本的工作目标就是为各个行业提供基础性的数据以及延伸服务,共同促进国家经济发展,推动社会进步。

这一次,李书福的提案涉及到测绘地理信息行业,即体现了测绘地理信息已经逐步涉及到各个领域,又反应了我国测绘地理信息管理和服务中存在严重问题。

如何理解李书福先生的提案,其技术实质是什么?反映了什么问题?应该如何解决呢?

笔者根据李书福先生的提案,结合测绘地理信息行业管理与服务现状,对该提案中提及的技术问题和内容、产生问题的原因进行分析,并提出一些个人观点内的解决之道。

资质与数据不成问题,难在数据的应用许可

总体上看,提案中的三个内容并不复杂,即开放地图测绘资质,取消地图和地理信息中的位置偏转,推动地图使用法律制定和地理信息资源开放。

必须说明,从内容上看,如前文所述,在涉及测绘地理信息俗语方面,可能有些模糊或者不严谨。如“地图测绘资质”一词,实际上,地图测绘是测绘工作的名称,特别在早期,由于地图是测绘的主要成果,所以对测绘工作统称“地图测绘”。

实际上,所谓“地图测绘资质”在我国资质管理体系中,称为“测绘资质”,包括十个专业领域,而直接涉及地图服务的包括“地图编制”、“导航电子地图制作”和“互联网地图服务”三个。

实际上,仅仅具备地图服务的三个资质,也无法能参与直接获得地图和地理信息数据,地图编绘需要大量的地理信息数据,而自动驾驶的误差精度要求(亚米级甚至厘米级),即可以分辨汽车在道路上的位置,需要实现高精度、高时效性、信息丰富的全国甚至全球大比例尺地图和地理信息获取。

也只有具备这些条件,才能编制为自动驾驶汽车提供自动驾驶基础的导航地图。而对于导航企业来说,要实现高精度、高时效性、信息丰富的地图和地理信息,要建立更大、技术更高、装备更先进的队伍,即建立一个大规模的企业。

“提案”中的意见是“根据国内相关测绘法的规定,对地标人工设施的形状,大小,空间位置的采集及数据处理的测绘行为,需取得测绘资质证书,且由取得相应职业资格条件的专业人员进行,实行测绘成果汇交制度。”

在获取《测绘资质证书》的六条基本条件中,大都只有专业测绘单位才能达到。对于非测绘行业的企业而言,这种政策限制无疑是设在在自动驾驶的道路上的一道路障。

其实必须说明,我国对各种企业的测绘资质要求已经相当低了,除了保密要求之外,其他要求一般企业都可以达到,要求最高的是导航电子地图专业资质,其基本要求也仅仅是100个技术人员(高级职称10人,中级职称20人),对于目前我国的导航企业来说,其条件并非苛刻。

如果从市场对企业规模要求与测绘资质管理部门对企业准入要求来看,对企业的规模要求是远远胜于其资质要求,仅仅满足导航电子地图基本要求的小规模企业,根本无法在市场上立足,这些企业完全有资格采集高精度的数据,甚至涉及最基础的大地测量领域。这种情况下,资质已经不在是主要问题,作业资格也不是问题。实际上,我国目前的民营性质的甲级测绘资质单位已经数不胜数了,参与了我国各种大型测绘地理信息项目。

因此,对于“提案”中的第一条,其象征意义更大于实际。吉利汽车作为我国著名的大型汽车企业,不可能没有实力构建这样的团队,获得甲级测绘资质。无论是自己下属的企业还是与国内大型的电子地图企业合作,其资质不是问题,数据不是问题,而主要问题是数据的应用许可。

并不能简单说是政策限制了高精度实现

目前限制我国汽车自动驾驶研究和发展的关键因素是什么?导航电子地图和地理信息在其中应该发挥什么样的作用?而目前的政策对汽车自动驾驶发展存在根本的限制?

汽车自动驾驶的三个关键技术,即影像识别技术、雷达或光达(即激光)感应与测距技术、地图与定位技术,而从目前发展上看,影像识别技术以及雷达(光达)感应测距技术在汽车自动驾驶中的重要性要高于地图与定位技术。地图与定位技术,包括前文所述的电子地图编绘和卫星导航定位技术,都属于测绘地理信息领域。

从上世纪90年代初至今,汽车导航无论是技术和产业都有了很大发展,特别时近十年来,汽车导航发展迅猛,但是,由于近几年智能手机的发展,智能手机在很大程度上替代了汽车中集成的导航终端,使单一的汽车导航终端逐渐衰落。

然而,在汽车自动驾驶中,地图和卫星定位确实是不可或缺的,可以预见未来汽车自动驾驶,无论是研究还是更远未来的应用,都需要高精度卫星导航的支持。但是目前的实际情况与李书福的提案还是有所差距。

目前卫星定位精度在5米左右,即使采用同时支持GPS、北斗、格洛纳斯以及伽利略系统的定位终端,其最高精度也只在3米左右,大概是一个车道的长度,远远不能满足自动驾驶所要求分米级和厘米级。因此,不能简单说因为政策限制而导致无法实现高精度定位,至少之前并不是。

而必须说明,我国目前各省都已经建立了卫星差分参考站并通过网络构建覆盖各个省区的参考站系统,其动态定位精度可以达到厘米级,即使在不锁定解算值的情况下也可以达到分米级,这才真正为自动驾驶提供了可靠的高精度定位服务。

有了高精度的定位服务,那么就可以追究目前的政策是否有问题?是否可以在高精度卫星导航差分定位服务下实现自动驾驶所需的高精度定位?

地图加密,必不可少

“提案”中提及到“我国出于安全原因,所有地图、GPS上的坐标都经由国家测绘局进行加密处理。高德、百度等图商输出的地图,均要送国家测绘地理信息局进行加密处理。而汽车导航软件则需将自己的软件送国家测绘局,封装加密代码”,对于自动驾驶产业而言,这意味着前期绘制的地图、对地物坐标的获取需要送测绘局加密,高精度导航需要封装加密代码。

一方面,自动驾驶对高精度地图的更新频率要求极高,反复进行加密难以满足产业需求。

另一方面,在智能驾驶系统中添加一段‘加密’代码,无疑为智能度要求极高的系统带来一些不稳定因素。”

在李书福看来,政策与技术方面的这两座壁垒,很可能把中国挡在世界智能驾驶大发展的大门之外了。

我国究竟是否对导航电子地图的精度进行了“偏转”处理?肯定有,也必须有。

必须说明,长期以来,我国对于地图甚至卫星遥感影像的管理确实存在过于严格、过于死板的问题,特别是曾经要求网络上提供的遥感影像定位精度不能超过一百米(后降到50米),以及要去除影像上的敏感地物。

而令人感到荒唐的是,这些卫星影像还是国外遥感卫星影像商提供,而其无控制点的定位精度就已经高于10米(即在10米以内)。

在测绘地理信息行业外,很多领域的专业人士也经常抱怨测绘地理信息行业“以安全保密进行的理由实行市场垄断”。基于此,我国的地理信息应用受到一定影响。

近年来,我国在卫星遥感影像领域,确实逐渐降低了对精度控制太严的要求,在某种条件下甚至不做具体要求,对于一些小比例尺地形图的位置服务要求也并没有以前那么严格,但是对于高精度的地图,其保密要求依然严格。

当然,以现在的技术水平看,普通电子导航电子地图的定位精度是5米,其进行“偏转”的必要性确实大大降低,但是,未来自动汽车驾驶的地图和导航系统定位精度都将达到厘米级,这种情况下,加密则是必不可少的。

高精度的位置信息不仅仅是空间位置关系,还涉及到国家的资源、地质、经济、自然和军事等各个领域的信息,泄露位置信息,对国家安全可能造成严重危害,因此,空间位置的保密还是非常必要的。

虽然目前通过卫星遥感以及卫星测绘的方法,无接触测图的精度可以达到5米,但是5米与高精度定位所获得的5厘米毕竟相差100倍,其意义完全不同。因此,对于高精度的地图进行保密仍然是必要的。

借助“黑盒子”,解决保密与服务的矛盾

那么,这个矛盾就来了,如何解开这个矛盾而实现李书福的心愿呢?

其实,通过技术手段,这个矛盾并不难解决。

如前文所述,要实现全国性的厘米级高精度定位,必须基于全国各省区的卫星定位差分服务系统,而各个省区的卫星定位差分服务系统,基本上是由各省区的测绘地理信息局建设和管理,而未来国家测绘地理信息局可以实现基于各省区高精度卫星定位产分服务系统,实现全国范围的高精度卫星差分定位服务。

因此,高精度服务的管理方,也是测绘地理信息和导航电子地图的保密方,由于有了这个服务基础和管理基础,对于地图与位置精度的问题,可以采用模块化保密“黑盒子”的高精度定位模块解决,即国家测绘地理信息局下属相关部门或者授权拥有一定资质的企业对地图(包括汽车导航服务企业提供的高精度地图)进行加密处理,而同时集成全国的高精度服务,即最终成果中,地图加密和位置纠正解密都在该“黑盒子”中进行,实现对地图数据的保密。

在对外服务中,采用统一的服务接口,实现同时为自动驾驶汽车提供高精度地理位置和导航地图以及各种地理信息服务,解决保密和服务的矛盾。

保密和服务,在最初从表面上看,往往是矛盾的,但是实际上,只要转变思路,通过技术手段,没有解决不了的问题,如果解决不了,那是暂时还没有想到。笔者相信只要通过测绘地理信息界和汽车工业界以及其他领域技术人员和管理人员共同努力,该问题肯定可以得到很好解决。

实现提案中“推进自动驾驶地图保密处理技术与公开使用的相关法律规范。在保障国家信息安全的同时,强化地理信息的公共服务属性,推动地理信息资源向社会的有序开放”的目标,而地理信息服务,正是测绘地理信息工作的目标。

正视“遇到问题—解决问题—再遇到问题”的过程

地理信息是我国最重要的信息之一,而地理信息产业也是我国目前发展最快且势头最强的产业之一。现代地理信息已经逐步开始涉及了各个行业和领域,李书福的该提案正是地理信息涉及各个领域的表现。但是该提案也说明了,我国地理信息服务在其他领域时还存在很多问题。

任何一个产业的壮大,都会经历“遇到问题—解决问题—再遇到问题”的循环,遇到问题且需要解决问题,才证明这个产业的市场地位和需求。测绘地理信息产业发展不会一帆风顺,需要我国测绘地理信息工作者积极实干、敢于创新、开拓进取、克服困难,从而解决一个又一个问题,共同推动我国测绘地理信息事业发展。

相关标签:
地图
  • 车云星
  • 空间站
  • 福特星球
  • 虫洞

加料 /

人评论 | 人参与 登录
查看更多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