汽车上的孤独星球还存在吗?车悦宝洪明没有放过它

  • 魏雅晴
  • 发表于: 2017/10/12 07:33:00 来源:车云网

怎么才能让车里的我们不孤独?

“Nolite Te Bastardes Carborundorum。”这句拉丁文的意思是,“不要让那些混蛋碾碎你。”

它来自最近横扫艾美奖的大热美剧《使女的故事》,该剧讲述了在一个极权统治世界,女性变成行走的子宫的故事。这句隐现于墙壁角落里的话,让绝望的女主意识到,世界上起码有一个人到过她这里。

想来对一个人最彻底的摧毁并非停止食物,将他们的意识成为孤岛足矣。影视是现实的隐喻:我们无法与孤独和平相处。这种对孤独的极力探索、回避也始终潜伏在人类推陈出新的进程中,越是社交密集,越不愿意停止分享。我们可以主动远离人群,但决不容忍信息的被动罅隙。

可这些动作,在遇到汽车这一移动工具时,似乎没办法仅仅用科技填满。这也是车悦宝创始人、CEO洪明一直在思考的问题,怎么才能让车里的我们不孤独?

身份焦虑

洪明没有想到,以硬件创业起家的他会如此焦灼的摆脱“硬件”二字。

WechatIMG241.jpg车悦宝创始人、CEO洪明

现在去搜索车悦宝,“车载智能硬件”的定义依旧不在少数。这是洪明最想澄清的一点,他明确了车悦宝的新定义:国内首个车载在线互动娱乐平台,以软件包的形式小角度进入前后装市场,意在解决车内影音娱乐、场景资讯的新需求。

我们用前世今生套用一下,从产品角度来讲,洪明一直在做的,就是用技术手段达成联网内容的搜索、整合与分发。初创时,车悦宝是一款后装硬件与手机APP的组合,瞄准车内导航、路况、娱乐等内容需求,“听你想听”。发展到今天,车悦宝不卖硬件了,转而以软件供应商的角色,招揽B端生意。

这中间发生了什么?洪明避重就轻的没提,我们心知肚明的揣测一下。

早两年,后装产品的切入角度层出不穷,使得氛围陡然活泼了起来。有实时路况UGC的、有边开车边逗贫的组团聊天的、有行车记录仪分享个新鲜事儿的,大家纷纷想通过一个车外之物的加装达成车内数据的实时在线,营造一出无比热闹的大戏,仿佛是一群人在陪你开车。

运营难题可想而知。人们并不需要一个伪社交命题,也不期待路人甲乙丙真能解渴。风头转瞬即逝,反应过来的人都去玩无人驾驶了,留下成堆的硬件欲哭无泪。

洪明反应不算慢,他清楚的意识到,硬件卖不动别硬撑,人不用撞南墙也能回头。只是介质不一样了,内里的东西没变,变得是操作手段:

首先,建立核心功能记忆点——秒搜。作为一款操作软件,车悦宝认为,车内语音搜索入口必须要降级操作。这意味着车主下达一个“七里香”的指令,车悦宝能准确播放周杰伦的歌,而不是困惑的回答你,“没听明白”。

这个事儿科大讯飞不能干吗?“也能,但是他们会有20-30%的词语误导现象。我们就是从这些漏网之鱼里面找机会。”另外一个关键是,以语音作为入口,缺了内容的支撑,决定了它的变现困难。

其次,一定要抱住那块屏。可以是车机大屏,也可以是智能后视镜等后装屏。洪明对屏的执念无非是出于广告等商业变现的考虑。但他注解了一个有意思的角度,“听音乐、听节目可能是一种假象,因为以前车内联网环境太差。”他在意的是更有趣、更剧烈的内容,甚至提到一个开车时候的“禁忌”词组:看视频。

洪明认为,像抖音一样不拘泥于形式的视频是停车等红灯时候的降躁剂。而伴随着智能驾驶技术的进步,未来这块屏上播什么内容或许要重新考量。

虚拟公民社会

上行下达、你来我往,在这个注重个人表达的时代,汽车庞大的出行领域却没有被社交占领,可惜了那些路过的花花草草。

在洪明看来,“听我想听”是海量内容下达的第一步,接下来的“说我想说”是一种UGC内容的上行。如同每一个期待获得活跃用户的社交平台一样,在车悦宝的逻辑里,车主坐拥流动的数据,不拿出来分享是暴殄天物。

一场夏季的雨平时看不出来深浅,但遇上强降水量,一条附近司机的路况提醒就成了随手善意了。洪明很看重这些由民众自发形成的内容,认为这是信息、知识上行的必经之路,这一切也都建立在网络稳定、渠道多样、分享机制等基础完备的前提之上,需要车悦宝做的不少,不光要准备具有互动点的双向内容,还要提供一个基于网络的虚拟公民社会。

这让我想起了知乎,大量出现的自发内容可能并不具备价值,反而因为丧失了专业知识门槛而少了智慧闪光。可洪明反提出豆瓣,他相信豆瓣电影的打分系统,也是个看片大王。他认为依托于内容运营的UGC会有冗余、杂质,但经过信息手段的技术进步,分层还是可以做到的。

先期通过对最广泛内容的搜集、整理、分发强调用户记忆点,铺设车主的网联生活,惯用路线、生活起居、附近天气、娱乐休闲等等,再通过UGC内容来形成人与汽车、人与平台的互动交流。这个大大的虚拟网也包裹着洪明大大的野心,他想做的不只是一家、两家的智能软件供应商,而是把目光投向了联网不彻底的车内空间,车悦宝想成为掌门人。

逻辑是对的,只是过程难了点。

一方面车企自家用户把的很严,另一方面供应商的角色是越来越多,科技巨头、语音、地图,任何一个具备技术资质的玩家都在留意着车内那块屏,想独当一面并非易事。

洪明介绍道,车悦宝在前装车机的合作伙伴有北汽银翔、长安铃木等既有品牌,后续奥迪、沃尔沃、本田等在持续内测中。后装主要是后装大屏车机、车载智能后视镜这两块,今年7月份装机总量在180万,并以每月25万的新增装机量持续中。

如果说车悦宝路子走的顺了,无疑是因为丢掉了硬件一身轻松,至于后续发力是否能跟野心持平,车悦宝和洪明都还在使劲儿。

车云小结:

让世上没有孤独星球,这是每一个技术大牛的愿景。流动的信号、闪烁的ID、迅疾的内容,是他们眼中最美的东西。

相关标签:
硬件
车联网
  • 车云星
  • 空间站
  • 福特星球
  • 虫洞

加料 /

人评论 | 人参与 登录
查看更多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