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位“提高效率、优化财务”的大众新任CEO:迪斯是谁?

  • 王一萍
  • 发表于: 2018/04/13 08:34:07 来源:汽车预言家

相比迪斯的接任,大众集团现任全球CEO穆伦离任显得有些意外。

两天前,大众集团官方发布了"高层人事变化及经营结构的变动”信息。而在德国当地时间2018年4月12日下午4点,大众监事会宣布大众集团CEO新的人选,将由大众乘用车品牌CEO赫伯特·迪斯接任。

在全球舆论看来,大众集团近段时间一直处于一种相对平稳的发展状态,没有明显迹象表明大众集团会在几天之内发生如此大的人事变化。对比之下,此次大众人事调整的用意是什么?为何迪斯成为接任穆伦的最佳人选?迪斯接任后的主要任务是什么?这一系列问题都成为了关注的焦点。

从宝马到大众的“成本杀手”

距离2018年北京车展不足半月之时,一则大众集团现任全球CEO穆伦或将离任的外媒报道将行业关注度集中到大众集团现任CEO变动事件上。穆伦为什么离开?接任者迪斯是谁?成为所有人聚焦的问题。

迪斯2015年7月开始成为大众乘用车品牌CEO,但这位职业经理人进入人们视野却开始于宝马。

严肃、认真、仔细、严谨、雷厉风行、大刀阔斧、力挽狂澜……这些词语都能在迪斯身上显现的一览无余。在宝马中层技术出身的迪斯从区域主管到2012年担任宝马集团董事,他给人留下了深刻的印象。

工作中,迪斯喜欢大胆变革,总喜欢用个性去触碰大企业繁琐的流程,与他共过事的人形容,这是一个不知道什么是韬光养晦的人,从不给犯错误的人保留机会:“他不希望别人浪费他哪怕一分钟的时间。

从主管技术到担任销售董事,迪斯为宝马的发展带来了两大变化,在他的带领下,宝马整体产品朝着年轻化高效率转型,而在成本把控上更是不惜下了狠手,甚至宝马内部至今都称他为“成本杀手”。正是在他的管理下,宝马成功度过了金融危机,也为今天的年轻化基因打下了良好基础。

就连离开宝马,迪斯都展现了自己鲜明的性格。2014年,伴随着时任宝马集团CEO罗伯特·雷瑟夫的离任。谁来接任这一职务成为当时讨论的热点话题。而在热门人选中,迪斯就是CEO候选接班人之一,甚至德国当地媒体援引各方面消息推断,在宝马年轻化与财务管理两大方面,没有人比迪斯做得更好。

令人意外的是,在年轻化的发展思路下,宝马监事会与匡特家族最终选择了年龄不到50的集团董事拉尔德·克鲁格担任CEO。了解宝马集团的相关人士透露,在宝马集团,55岁以上的高层已经被认定为年龄偏大,不再适合领导宝马年轻化战略,因此宝马选择更加年轻的克鲁格。

可以看出,这次CEO人选上迪斯并没有失败,但个性十足的他以迅雷不及掩耳的速度提出离职,不到一年的时间里加入到大众集团担任大众品牌全球CEO。

与在宝马不同,大众在德国的关系更加复杂,因此当时进入大众董事会的多为成熟、经验丰富的人。55岁的迪斯在这里成为“成熟积极”的人才,年龄与阅历成了他的优势。

迪斯在2015年接任大众乘用车品牌CEO时,正值大众品牌全球销量下跌之时,而他上任的首要任务也变成执行当时大众集团CEO文德恩提出的减支计划,以帮助大众品牌实现2018年6%以上的利润率目标。据相关数据显示,2014年大众品牌的利润率只有2.5%,同时,在当时的减支计划中,存有一半的措施尚未确定,实施更是天方夜谭。

但对于迪斯接受这项挑战,有相关专业人士评论:如果有人能完成大众当时定下的缩减50亿欧元运营成本,那这个人一定是迪斯。同时,文德恩也曾称迪斯为“汽车行业最有能力的人之一”。

在文德恩眼中,迪斯“最大的能力”无外乎于他有能力将大众不景气的核心业务变成利润机器。毕竟,曾在宝马任职近20年之久的迪斯拥有“成本杀手”的称号。据了解,2008年经济危机时,雷曼兄弟倒闭,迪斯在正确的时间中出现,圆满完成了宝马削减开支计划,及时地降低了成本

年近60的迪斯到了大众之后,他的年龄已变成自己的一个优势。同时,他在削减成本和汽车研发技术方面的能力使他在执掌旗舰品牌后距离集团CEO更近,成为文德恩的接班人选之一。

然而2015年底尾气门事件的突然曝光,使得文德恩引咎辞职,也让大众必须找一位了解来龙去脉、能够让各方满意的高层领导企业渡过难关。显然刚到大众不久的迪斯并不适合领导大众应对这一复杂事件。因此,通过大多数股东投票,最终时任保时捷CEO的穆伦接任大众集团CEO职位,迪斯再一次与CEO一职擦肩而过。

迪斯成为穆伦接班人的理由

相比迪斯的接任,大众集团现任全球CEO穆伦离任显得有些意外。从2015年尾气门事件爆发,64岁的穆伦接任大众集团CEO文德恩已有近3年的时间,提前两年结束任期离开这一职位,其中的原因无疑是外界所关注的。

据了解,近日海外媒体报道斯图加特检方正在调查多位大众最高管理层成员是否在2015年存在有意迟迟未将大众尾气作弊的事实通知给保时捷控股的股东的行为,以便操纵股票。而时任保时捷CEO穆伦有无法撇清的关系,这给穆伦当下的工作带来较多不便。

另外,穆伦的年龄已经偏大,2015年成为文德恩的接班人实属临危受命。经过长时间的运营,大众集团2017年销量达到1070万辆,营业利润达到170亿欧元,同比大幅增长16.5%。同时,在电动化和自动驾驶等方面做出了战略性规划。

德国当地人士向汽车预言家表示,时至今日,尾气门事件的处理已经到达一个较好的阶段,穆伦可以在这时交出大众集团CEO一职。同时德国消息表示穆伦离任之后将直接退休,不再担任其他相关职务。

穆伦的离开并不是大众集团第一次在几天之内更换CEO,在此前大众集团管理层变动上,也多次出现一天内突然宣布董事离任的经历。

作为接任者,迪斯在德国舆论看来他有足够的理由和能力在几天之内顺利胜任大众集团CEO这一新的职位。

今年59岁的迪斯在年龄上达到大众的“标准”,成熟、老练、力挽狂澜的性格成为其当选CEO的主要因素之一。况且,没有经历尾气门事件“干净”的从业背景也为他再次加分。另一方面,对于当下仍处于尾气门事件中的大众集团而言,新任大众集团CEO必须拥有一颗强大的心脏,才能带动整个团队快速向上发展。

而迪斯,就是这样一个善于沟通、雷厉风行的“效率专家”和“成本杀手”。

在迪斯宝马任职期间,面对集团制定的50亿欧元成本削减目标,迪斯用一年的时间完成了当时所有人认为不可能完成的事情。要知道,这一数字几乎相当于宝马集团2013年全年净利润,而该计划也涉及大众所有区域的每座工厂。

而另一件让德国汽车业震惊的事件,是迪斯成为大众乘用车CEO后做出的第一件事情是停产辉腾。

作为历史遗留的产物,辉腾之前持续销售多年都未盈利,虽然大众集团内部也认为这款车型的存在不再有实质性的意义,但却无人敢提出叫停。当时,即便新一代的辉腾已经研发并将推出,但迪斯仍旧选择关停辉腾。这一举动也让刚刚上任的迪斯在第一时间内展现出自己做事的果断性格和强大能力。

除此之外,汽车预言家通过解读大众集团2017财年数据发现,大众汽车乘用车品牌的销售收入为800亿欧元,未计入特殊项目支出前的营业利润由2016财年的19亿欧元上升至33亿欧元,未计入特殊项目支出前的营业销售回报率从去年的1.8%上升至4.1%。这其中大众品牌的表现占到了相当大的比例,这也显示出迪斯在过去一段时间中为大众作出的贡献。

迪斯的两大任务:效率与财务

德国当地媒体指出,在迪斯担任大众乘用车品牌CEO时,他曾为削减成本而梳理品牌旗下的乘用车型,意在将产品的利润率提升。未来迪斯担任CEO,很有可能透露出大众集团准备在产品效率与财务方面将有大的变动。

据德国相关媒体报道,未来在集团架构上,大众集团可能将把旗下的12个品牌按照品牌属性划分为4大公司。其中,大众品牌、斯柯达以及西雅特将合并为一家;宾利和奥迪组成豪华车公司;保时捷、布加迪以及兰博基尼组成跑车公司;商务车和卡车组成一个公司。

相比戴姆勒等其他汽车集团,大众并不是第一家将业务进行拆分后重组的企业,在汽车行业如此发展的大趋势之下,饱受尾气门事件影响的大众集团更应该迅速梳理自己的集团业务,促使集团零部件等方面进行成本削减和产品车型利润的提升。

另外,重新调整的品牌结构,使大众集团内部关系变得更加简化、清晰,高层之间的工作效率也将灵活和高效。这样的集团运营模式在一定程度上也完全符合迪斯“效率专家”的工作风格。

据了解,大众集团在2017财报中提出“最迟要在2020年将资本支出和研发的比例降低至6%”。对于该项举措,大众汽车官方曾公开表示,“大众集团的研发投入对于某些项目的支出显得“过热”,并认为企业发展不能仅仅关注资金投入量,而是应该注重研发投入的成果产出。一个公司的研发投入呈波浪线变化,一旦投入过多,就会因注重产出而收缩或增加投入费用,并因此认为一个企业不太可能在达到研发投入比例的最优点而保持不变。”

事实上,有效的控制研发资金的过度投入,对于保证公司的现金流有着相对积极的影响,同时这一举措对于大众集团此前既定的战略方向与规划则能够更好的起到保障作用。

品牌清晰,加快发展效率,保证财务管理健康,或许,这是大众集团给予迪斯的三个核心任务与期望。

相关标签:
大众
  • 车云星
  • 空间站
  • 福特星球
  • 虫洞

加料 /

人评论 | 人参与 登录
查看更多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