右派自由经济的奴役属性 | 李子曰

  • 发表于: 2018/04/14 09:36:54 来源:车云网

一个自由主义者的反思。

「李子曰」——周末了,静下心,看点有营养的。

1

这两天知乎上有位女性用户站出来揭露了某知乎大V的卑劣行径,在两人恋爱期间,后者使用暴力、骗财、滥交、心理控制,甚至把性病传染给这位女性。

该大V的回应是:与这位姑娘是「开放恋爱关系」,双方都可以各自找乐子;自己有抑郁症,的确曾使用暴力,但每次都诚恳道歉取得谅解;姑娘为他花的钱是恋爱中男女相互给予的一部分,等等等等。

撇开这位知乎大V所说是否可信这一点,单纯就他的辩解来讲——他认为自己与这位姑娘建立了一种纯粹基于自由、你情我愿的恋爱关系,谁也没有逼谁,大家都是自愿的,因此自己并没有错。

但是所有这些「自由选择」、「你情我愿」,都并不能改变一个事实,这位知乎大V就是在伤害这位女性,而且他的绝大多数行为都毫无良知可言,他在整个恋爱关系里是一个剥削者,是典型的败类。但这并不是这篇文章的主题,这件事情太过于一目了然,不太需要我们做什么复杂判断。

这位知乎大V大概认为自己是萨特这位知乎大V大概认为自己是萨特

但如果把这段恋爱关系换算成经济理论呢?这位知乎大V所说的「自由选择」和「你情我愿」,似乎跟国产的奥地利学派的思路并无本质不同,比如某曾经做视频节目后来做知识付费平台的前央视媒体人,他就屡屡鼓吹政府没必要去管工人权益、消费者权益这些东西,就让企业去进行市场竞争,这些问题会自然解决。

2

国产奥派的理论是这样的,如果工人觉得自己被剥削了,可以辞职换一份工作;如果消费者觉得一个企业的产品不好,可以去消费另一个企业的产品,在这样自由开放的竞争关系中,企业自然就会提高对工人的待遇、提高产品和价格的竞争力。

如果真的那么简单,为什么血汗工厂里还有那么多被剥削的劳工,他们不知道换工作吗?为什么某搜索引擎、某系医院做了那么多恶之后,我们就是摆脱不掉他们?

我是自由主义者,也在相当程度上支持奥派经济理论,但对于国内这些为大企业站台、批判工会、有着莫名其妙经营优越感的「中华田园右派」,我毫无尊重。

3

首先我们要搞清楚一点,经济发展的动力来自于消费,好的经济必然是社会大众都有健康的消费能力,这当中不仅包括企业中高层管理者,也包括基层劳工,甚至无业游民。财富结构必须是健康的,每个人的生存都有安全感,他们才会去消费更多的非必需品,经济才会发展。

但财富结构是不是合理呢?资本家和企业管理者的观念是,他们的工作能力是稀缺资源,而劳工的工作是可替代的,随便什么人都能做,因此就让企业继续这样运转就好。但事实是,前者的工作真的那么不可替代吗?2008年次贷危机可就是这些认为自己比别人强的人犯下的错误,这些人对于整个社会的贡献真的比工地上的劳工更大吗?

甚至我们每个人都可以扪心自问,把「我」和随便一个进城务工的劳工的工作对调,各自给一个月的适应期,最后会是这位劳工做不好办公室工作还是「我」搬不动砖?

企业是组织形态,他们很轻易就能达成共同进退,但是雇员和消费者是分散个体,很难形成步调统一,于是企业对雇员、企业对消费者,这两种都是信息不对称的关系,企业知道事件的全部信息而且步调一致,雇员和消费者只知道部分局部信息甚至完全一头雾水,且没有形成共同进退。大组织想要去蒙骗、威吓、蛊惑一个小个体实在太简单。

国内的右派一直在嘲讽当下欧洲和美国的经济政策,甚至把底特律破败的责任一股脑地推给工会。

但我们应该知道,好的社会形态是,在这个社会中的每一个人都是有安全感的,大企业的总裁、华尔街的基金经理、小店铺的业主、餐厅的服务员,任何阶层的每一个人的每一份工作都可以心安理得地做一辈子,并且不用担心、不用焦虑。

欧洲有欧洲的经济问题,美国有美国的经济问题,但他们都是在进行社会进步的尝试中,他们的整体方向有善意而且大方向也是正确的,如果仅仅因为阶段性的平衡失控或者遇到了问题就断然否定,这显然不足取。

4

监管并不一定是恶,2008年的经济危机恰恰是因为监管的缺失造成的。罗斯福总统早在上世纪30年代大萧条时期就制定了金融监管政策,促进了信息流动,用监管建立了透明与效率,其中很重要的一条就是用来平衡欲望的《格拉斯-斯蒂格尔法案》,商业银行与投资银行两者的业务必须严格拆分开,后来这一法案在1999年被克林顿废止,9年后次贷危机爆发。

在我看来,奥地利学派的经济观是用欲望对抗欲望的一种方式,但这一理论的前提是信息对等、权力对等。企业是否愿意真正将信息分享给每一位雇员呢?我们都知道,大体上每一个公司都会对雇员说,「别问同事工资,也别告诉同事你的工资」,即便乔布斯也不会对雇员工资进行公开。权力的对等更难,前几天蓝标将离职员工的微信公众号文章足以说明这一点。

这张图片曾经被右派广泛质疑,他们的表述是「凭什么我的板凳要分给别人」。

我们更应该问自己:我们怎样得到了自己的板凳?我们比生长在乡村的人幸运,得到了取得现在事业的机会;我们的收入是健康的经济大环境成就的,而健康的经济大环境是由很多很多辛苦的劳工共同支撑起来的;我们的工作十分必要,是因为整个社会有足够强的消费欲,不只是资本家和管理者,也包括每一位基层劳工。

如果自由放任企业对雇员的盘剥,低收入者永远是低收入者,社会购买力下降,我们现在看似稳固的舒服体面的生活瞬间就会瓦解。包括索罗斯在内400多位富豪联名上述国会反对减税,从理智角度来说,他们是有智慧的。但我更愿意从内心的角度来说,他们这个行为是有善意的,会让这个世界变得更好。

5

再次强调,我是自由主义者。但公平是我们必须追求的,恰恰来说,自由会促成公平。

当然我说的绝对不是「每个人赚同样的钱、每个人住同样的房子」这种幼稚的所谓公平,而是一种每个人都有充分的选择权和安全感的公平。女工用vivo,车间主任用iPhone,职员住公寓、董事长住别墅,这些是公平的。但我们住公寓、用iPhone,而还有很多劳工在重度污染和身体伤害中工作,这就有问题了。

很多人用「低人权工作状态是社会发展的必然过程」为理由,鼓吹、放任这样的不公平。请记住,这种低人权工作状态的确只是「过程」,而它之所以只是「过程」,正式因为有良知的人看到了不公进而呼吁改变。如果这个社会上全是支持自由放任的「中华田园奥派」,我们现在的生活根本不会存在,而会像是一个野蛮的丛林。

前几年提到拖欠农民工工资这个社会议题的时候,很多人不以为然的说,「这些农民工法律意识淡薄,签合同,按合同办事就有法可依了」。但是现实是,包工头是这样对农民工说的,「没合同,能干就干,不想干滚蛋。」

相关标签:
李子曰
  • 车云星
  • 空间站
  • 福特星球
  • 虫洞

加料 /

人评论 | 人参与 登录
查看更多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