明明是北京车展,我却看到了清末民初 | 企业号

  • 发表于: 2018/04/26 09:46:00 来源:车云网

走过长夜,走过坎坷,走进曙色。

「企业号」专栏,铁西区的李子的个人专栏,专注谈汽车商业,每周三更新。

本文是「企业号」专栏的北京车展增刊,新专栏上线大酬宾。

我昨天在雷诺展台看到了这样一幕:一位媒体老师对展台工作人员说,「你们把概念车放那么重要的位置,老爷车就在边上放着,这就是个笑话。老爷车都一百多年历史了,就这么放在边上,这就是个笑话。」

这位老师后面说的话更没法听,不过跟本文无关,就不提了。

或许这位老先生是有点眼花了,雷诺展台EZ-GO概念车的确是占据了最大的展位,但它其实才在边上,整个雷诺展台的中心正是那台「一百多年历史」的老爷车。

雷诺展台雷诺展台

特斯拉展台一共就三辆车,Model S和Model X被放置在靠近过道的位置,而展台的中心位则留给了Model 3。

特斯拉展台特斯拉展台

传统车企和新造车公司的差别就这么呈现出来了,前者的中心是历史,后者的中心是未来。

但不论如何,纯电动的大方向在这届北京车展上算是表述得很清楚了。当下的汽车业简直就是清末民初的还原——纯电动车一门心思要革掉传统燃油车的命,新造车公司要瓦解传统巨头的霸权。

革命党

当一个企业只有一台在售车型的时候,它应该如何布展?

蔚来是这么做的:把不同颜色的ES8呈一排摆放在展台外侧,内厅则放置着概念车EVE和限量电动超跑EP9。

李斌近一两年在各种场合都很喜欢说这样一句话:「做正确的事情」或「做对的事情」。

与李斌同期创业做汽车公司并交叉持股的李想最近则在社交网络上说了这样一段话:「我们所面对的挑战其实都是选择,而非对错。习惯纠结于是非对错的人,可以很好的收获到:1、满满的负能量;2、越来越窄的视野;3、几乎为零的勇气。可谓一举三得。 」

这两句话的意思截然相反,一个说要对、要正确,另一个说是非对错不必在乎。但是我却从中看到了类似的东西,他们都有种一往无前去做某件事情的动力,而这件事情是背离行业传统的。(但我反对李想先生这句话,在李子曰专栏《愿李想不要变成罗永浩》一文中有过阐述

变法派的康有为曾经数次在科举考试中落榜,最终几乎是在恼羞成怒的情况下自立门户。一门心思要革命的孙文则根本没有考虑过变法,也根本没参加过清朝的科举考试,后来干脆辫子也剪了,服饰也改了,完全不再与清朝文化有任何瓜葛。

即便同样在北京车展上,蔚来的布展方式跟传统车企也是不一样的路子,他们把蔚来中心搬到了车展里。这是一个整体价值观形象的展示,包括诺贝尔得主领衔的讲座、办公娱乐空间、周边产品,这些东西和概念车、限量超跑以及量产产品共同组成了蔚来的整体形象。

特斯拉、蔚来、车和家、拜腾,他们都有自己那套独立的观念,落实到某一处具体的方面,与行业传统相悖是一种必然。这个时候,用老一套的价值体系去对这些新生事物进行评判,那是很无稽的事情。理所当然的,这种存在形式如果成立,也就必然会对原有的规矩造成破坏。

没有谁是为了革掉谁的命而存在的,但孙文如果想要实现共和的理想,清政府自然就不能存在了。

让子弹飞让子弹飞

张麻子:黄老爷,我问你个问题,你说是钱对我重要,还是你对我重要?

黄四郎:我。

张麻子:再想想。

黄四郎:不会是钱吧?

张麻子:再想想。

黄四郎:还是我重要。

张麻子:你和钱对我都不重要。

黄四郎:那谁重要?

张麻子:没有你,对我很重要。

立宪派

「别急着支持革命啊,我还立宪呢。」传统车企说。

大体上我们可以看出传统车企向纯电转型的力度,有些车企已经展出了全新研发的电动车型,有些车企展示的是基于传统燃油车改造的新能源版本,有些车企的电动产品还是概念车,有些概念车还是纯粹概念化的概念车。

这当中最值得钦佩的是日产,媒体日这一天他们展出的所有车型都是纯电产品,这样的决绝和勇气绝对值得竞争者学习。当然,如果他们所展出的电动车都是像聆风这样从零开始全新研发出来的,那他们就更值得尊敬。毕竟用一款在售畅销燃油车改成电动版本(轩逸),终归是不那么纯粹。

大众也带来了I.D.VIZZION,这是一款已经极为接近量产的、非常成熟的电动概念车。这款概念车是基于大众MEB平台的第四款产品,是的,大众早早把他们的平台战略引进到了电动车的领域。在我看来这同样是一种对过往成功经验的迷恋,与日产的电动版轩逸一样,有着同样的不纯粹性。

聆风和I.D.VIZZION几乎象征着传统车企打造大众化纯电动产品的最高水准,而这样的产品,在这样的历史时期,往往也只能由大众和日产这种量级的企业才能够打造出来——日产与大众都是国内乃至全球的顶级汽车厂商——实力决定了传统企业创新的力度,他们有充分的资本、人才、技术等等方面的体系优势去做足够量级的创新投资。

类似的情况也在荣威的Marvel X上得到了验证。上汽是近几年革新力度最大的大型国有车企,这种改变不仅仅是「师夷长技以制夷」或「中学为体,西学为用」式的,他们的领导层在各类发布会和采访中的语言很多次都给我留下了深刻的印象,那是真正的改变姿态、改变语境之后跟用户对话的方式。

因此我绝不会草率地把传统车企的改革定义成洋务运动、戊戌变法,或者晚清那次夹生饭一般的,虚假拖延又胎死腹中的君主立宪计划。

谁说传统车企的电动化改革就不能是英国的光荣革命或者日本的明治维新呢。

图片来自网络图片来自网络

复辟者

这次北京车展上,我们分明看到了这样一些新面孔,他们是新造车公司,他们的产品和服务也都是创新型的,但他们的表述方式、行为逻辑甚至比最传统的传统车企还要更加老迈。我很难去描述对他们的看法,我个人并不喜欢这样的形态,但他们看上去却那么精明,让人不得不相信未来的汽车产业当中会有他们的一席之地。

谁也看不清袁世凯的真面目,人们对他的历史定义总是很复杂:他时而是一个出色的外交家,时而是一个出色的军事家,时而是一个改革派、立宪派,时而又是前清最忠诚的保守大臣;他又是戊戌变法的出卖者、前清政权的出卖者、辛亥革命的出卖者。

同样的,我们也能看到一些仍然坚持在传统燃油车领域打造优秀的战略级产品的企业,或许是看到了在这个产业新旧交替节点上的机会,老一派当权者为了革新暂且放松了旧势力范围的关注,而这给了他们充分的机会去进行挑战。

我对这种情怀、忠诚与坚持不懈怀着敬意,但张勋复辟不过短短十二天而已。

图片来自网络图片来自网络

相比之下,袁世凯称帝坚持了八十三天,更长了一些。但又怎样呢?两次复辟加在一起也不足百天,赶不上一次戊戌变法的时间。

还有一群看客

李鸿章要建铁路时,反对者说火车声音太吵,会破坏龙脉、惹得山川之神不安。

北京城刚刚建起自来水系统的时候,有人说自来水是洋胰子水(香皂水),喝了生病;有人说会破坏风水;有人说水管子在地下,自来水阴气重。

我很想知道,那些反对火车的人后来是否一站未乘;那些反对自来水的人后来又是否一口没喝。

  • 车云星
  • 空间站
  • 福特星球
  • 虫洞

加料 /

人评论 | 人参与 登录
查看更多评论
篇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