混动不值得 | 企业号

  • 发表于: 2018/05/02 07:54:00 来源:车云网

说好了新能源就是新能源,烧一升油、一瓶油、一滴油都不是新能源。

「企业号」专栏,铁西区的李子的个人专栏,专注谈汽车商业,每周三更新。查看往期文章请点这里

这不是我第一次说混动无意义,之前都没有详细展开,这次好好说一说。

从传统汽油车到电动车之间,先用混动作为过渡。这是汽车动力进化的芝诺悖论。按照这样的思路来搞电动化转型,纯电动车很可能会成为一个「有生之年」的命题。

自动驾驶差不多也是这样的情况,有些人把它定义成L1到L5五个阶段,基本上就是从一个普通的人力驾驶汽车逐个增加功能,一点一点增加成了一个自动驾驶车。又是一个芝诺悖论的典型形态。

芝诺悖论其实很好化解,我们只要瞄准目标去做,哪里有那么多中间站,跨过去就是了。

硅谷的科技公司就是这样搞自动驾驶的,他们就是朝着最终形态,去竭尽所能创造当下能做到的最完整的产品。

美国作家安妮·迪拉德的这句话再正确不过,「你必须每一天都为自己手上的工作付出你所拥有的最好的一切,而非保留给后面的计划。」

耽误事

稍微回忆一下的话,大家其实都能想起来,诺基亚和摩托罗拉都很早就推出过触控屏幕手机,N97在2009年上市,ME600在2010年2月上市。但是后来的历史大家都知道,iPhone 4上市之后,N97和ME600成了毫无意义的炮灰。

记忆力好的读者应该还记得这两款手机,他们有一个共同的特征:触控屏,采用了侧翻盖设计,并且带有实体全键盘。

一边觉得触控屏很好,一边又担心无实体键盘用户不接受,所以不敢做一个纯粹的触控屏。这两款手机就是这种左右不定情况下的保险方案。并不是说这两款手机不好,我个人就曾经是ME600的用户,除了系统响应比较慢之外,它带给我的体验比之前所有的手机都好。

摩托罗拉ME600摩托罗拉ME600

但是,当我换了iPhone 4S,ME600根本没有任何相提并论的资本。

问题就在于,当触控屏手机还有一个全实体键盘作为保险的时候,其实这台手机的设计者就受到了限制,他想要做一款属于未来的全新体验的产品(触控屏),但是那些老旧的经验(实体键盘)会时时刻刻束缚住他,他会不受控制地想:「触控屏灵敏度差点没事,有实体键盘呢」、「处理器不够快吗,别的手机也这样」、「清晰度不够高吗,跟竞品相比差不多,这个屏幕大而已」。做一件留有余地的事情的时候,是不可能真正全力以赴做到最好的。

即便他们事先就反复提醒自己不要被限制住,但是那个「实体键盘」就是会拖住他们的脚步,整个团队、管理层、资本方会从各个角度去要求他们不要走得太远。混动车就是这样的状况,电机是「触控屏」,而燃油机就是那个作为镣铐存在的「实体键盘」。

创新是一个要求心无旁骛的事情,就是要破釜沉舟、一往无前。在当下这个阶段仍然耗费精力去做混动,它就会在想象力、研发力度、资金投入等等方面限制住制造商向纯电动的努力,哪怕把干扰降低到最低程度,它至少会影响团队的精力,或者人员的投入。

当安迪·格鲁夫决定英特尔要转型做微处理器,英特尔用了一年时间全面退出原本的存储器业务。

Wenger Out

普锐斯在特定的历史时期有它的价值。

那个时候所有的车都是汽车,普锐斯象征着一种进步,它让人们知道原来车是可以降低碳排放,更加环保的。《宋飞正传》的创作者拉里·戴维在他的半自传剧集《抑制热情》里开的就是一台普锐斯,想来老爷子当时在现实里应该也是那么一台车。

但我仍然忍不住怀疑,如果丰田不去想什么混动的事情,而是从一开始就全心全意去搞纯电动,他们现在是不是已经打造出了一款优秀的电动车。

很多人乐于强调普锐斯的现实意义,他们的观点是,那个时候的产业进程还不足以支撑一款成熟的纯电动车型。

但现实是产业从来不会无缘无故就自己发展,它一直都是因为参与者的投入才实现的。企业恰恰是最重要的参与者之一。在发明出点灯之前,爱迪生至少失败了1600次。那些在剧变后完成崛起的企业,其实早在剧变发生发生之前就在投入了。他们在形成自身能力的同时,也推动了产业的发展。哪里有什么捡现成的便宜。

在接力赛跑中,运动员在接棒前是要预冲刺的。

人们谈到混动的时候,一定会说一句「油耗xx」,强调油耗多么多么低。「油耗」这个参数的参考坐标是燃油车。所以混动从一开始就是燃油车的升级版本,最多就是个「燃油车2.0」,从根子上来讲,它摆脱不掉燃油车的属性。它不是电动车,它不属于电动车的时代。

而当下整个产业已经进展到了这个时间节点上,纯电动已经是显而易见将要发生的事情,在这样的时间点上还继续搞混动,在某种程度上就是开倒车。

温格在4月22日宣布将在赛季结束后离开阿森纳,最后留下的是一串难看的记录,最新一个是客场六连败,2018年至今客场一分没拿。我是从新世纪初看着阿森纳走到现在的,从打破曼联统治,到赛季不败、49场不败,人们甚至在争论究竟是巴西国家队强还是阿森纳更强,之后是卖队长、挣四狂魔,再往后只能打欧洲联盟杯。几乎所有人都在说,如果温格早几年在“Wenger Out”的标语还没出现在伦敦的时候就离开阿森纳的话,他在阿森纳的末年哪里会如此不堪。

混动原本就不是必要存在的,现在就是它告别的最佳时机。

别挣扎了

这一段是说给所有质疑电动化的人的。电是毫无疑问的未来,没有什么可质疑的。

从能源的角度来讲,电是整个世界的选择,它是可生产的,通过风、水、太阳、核技术可以取之不尽用之不竭的创造出来,而且有越来越多生产成本越来越低的技术在出现。电是属于整个世界的公平,它甚至将会剥夺掉某些资源型国家的特权。

而石油是烧了就没了的,有些人鼓吹石油无限,但现实是人类文明化进展的速度越来越快,对石油的消耗越来越大,它见底的速度会比我们想象得更快。还有一些人说我们没必要担心石油会用光,我们会找到替代能源。这话说得没毛病,电就是这个替代能源。

一派观点认为「电动车没有盈利模式,否则传统车厂早就做了」。请记住世界不是静止不动的,有些人希望它快一点改变,改变得更好;有一些人希望它不要改变,就这样挺好。

激进者往往希望改变尽快发生,进展越快越好,他们的机会和时代就会越快到来。而既得利益者希望世界不要变,那样他们就能永远保持自己的领先地位。所以从利益层面上来讲,既得利益者是拒绝创新的,因为变化会让他们的位置不再稳固。所以诺基亚和摩托罗拉才会败下阵来,整个商业史各个阶段都是这样的。

有些传统汽车巨头就是这样的,有些则不是。结局是一定能看到的,区别只是多少年而已。

  • 车云星
  • 空间站
  • 福特星球
  • 虫洞

加料 /

人评论 | 人参与 登录
查看更多评论
篇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