他反对美团收购摩拜,3个月后,他再谈胡玮炜、王晓峰、美团和摩拜

  • 王玄璇
  • 发表于: 2018/07/25 06:24:00 来源:中国企业家杂志

李论认为,一定有会属于00后自己的社交平台。当00后成为社会主流的时候,这个平台就会干掉微信,干掉QQ。

对熊猫资本来说,共享单车行业似乎已经是一个远去的江湖了。

熊猫资本合伙人李论熊猫资本合伙人李论

不过摩拜单车对熊猫资本来说,有特殊意义。熊猫资本合伙人李论曾这么形容:就像乌镇大会,你进的是外围会场,核心会场,还是小马哥丁磊请吃的15人小饭桌?这是完全不同的。熊猫资本是摩拜的B轮领投方,在摩拜之前,成立于2015年的熊猫资本从来没有投过B轮后的项目。李论在美团收购摩拜的大会上投下了反对票。在美团收购摩拜后,李论去国外散了散心,才想通了很多事情。

现在,熊猫资本要看的是“下一个摩拜”。他们投了几个新零售领域、和线下流量有关的项目,也在拼命寻找年轻人喜欢的项目。

李论认为,每代人在年轻的时候,都有一样的需求——金钱、性、叛逆、自我表达和希望等,只是满足需求的方式不一样。找到了这些项目,就赌对了未来。

比如一定会有属于00后自己的社交APP,将来会替代微信、QQ。他和几十个00后聊天问他们的社交需求,每天见5个创业者去捞项目,但还是感觉大家脑洞不够大,很少出现让他兴奋的项目,只能聊累了第二天接着再聊。“因为少聊了一个,就可能会错过。”

李论说熊猫赌的是大赛道,比如基于移动互联网的社交和内容消费,基于线下流量的新零售,以及人工智能与共享出行。

同时,熊猫资本也在补充弹药、招兵买马。

7月12日,熊猫资本宣布7亿规模的二期人民币基金完成最终交割,主要出资人包括中金启元、天创投、红杉资本、IDG、紫荆资本等机构。同时,熊猫资本一期美元基金即将完成首期募集。

最近引起热议的资本寒冬在李论看来只是正常的周期性变化,投资人整体花钱更加谨慎,钱更有可能集中到头部项目中,导致头部项目估值涨得更快。熊猫资本也会和创业者说,要调整融资节奏,以前一年融两次,现在可能两年融三次。

接下来,熊猫资本仍然会以一年10个左右的项目“慢行”。“投资的商业形态更像是一个工匠的手艺活,很难大规模量化去做,而且也不应该规模化,因为没有那么多的deal让你去规模化,它不是工业化的生产。”李论说。不过在他看来,最好的投资机构一定是体系化打法。他经常在朋友圈提及的是红杉的体系化打法,“老大够优秀,足够强,然后又有足够多的优秀的团队,所以能把这个体系搭建起来”。

7月17日,熊猫资本合伙人李论接受本刊记者专访,以下是专访内容节选:

“摩拜可以做成200亿美金的公司”

CE:B轮领投摩拜时,你对它的期待是什么?

李论:我当时觉得摩拜可以做成200亿美金的公司。

CE:你什么时候意识到这个可能做不成的?

李论:到现在我还是认为它有机会做成,只是在谁的手里做成。胡玮炜也许可以把摩拜带到200亿美金,或者王兴有一天派其他强人去做,都可以。我依然看好摩拜。

CE:美团进来后,还能给摩拜带来哪些价值?

李论:美团经历过大的战争,打法成熟,这是非常有价值的。用户体系和摩拜也是互为补充。美团和摩拜互相成就。王兴厉害的地方在于每一次收购、合并,都把疆土扩大了。以前很多大众点评的用户,比如我这个年纪的,是不用美团的,后来这些人也成了美团用户。摩拜的用户里有很多以前不会用美团,比如我们父母,现在大量新用户进来了。

CE:胡玮炜是一个什么样的管理者?

李论:她是一个有非常强的愿景驱动的人。你看胡玮炜会在公开场合说“如果失败了,就当做公益”,后来被很多人非议。我认为这就是她的初心,初心恰恰才可以驱动公司,让公司变得伟大。在一个企业里,需要有人负责执行和实操,有人负责情怀和价值观,胡玮炜和王晓峰就是非常好的搭档。

CE:现在摩拜缺少一个王晓峰这样的管理者吗?

李论:如果王晓峰能继续在摩拜肯定更好,但我相信在美团,这样的人才可以及时补上。最近摩拜管理团队增加了,也发布了新品电助力车,只是不在聚光灯下了,这对企业发展可能反而是个好事。

CE:这样的状态是不是跟今年共享单车大环境也有关?共享单车好像已经不再被很多投资人关注。

李论:本来共享单车就是社会公共资源,也不该被过度投放,大家都知道市场容量有多少。 

CE:接下来要做精细化运营?

李论:其实摩拜本身能做好精细化运营。我举个例子,大家都说不收押金,我就一直在想,为什么不收押金?不收押金你怎么去约束不良行为?如果有人乱停车,我可以扣你押金,以后可能就没有人乱停车了。现在是在一种恶性竞争下,大家为了迎合市场和数据,忽略了一些应该做的事。但是如果物联网做得好,就能用非常强的运营手段去规避这些问题。摩拜的车可以做很好的运营,通过电子锁去约束用户行为,就不需要那么多人力去运营这件事了。

CE:但是现在免押似乎已经成为一个行业共识。

李论:如果能免押金,最后应该是引入了更好的信用机制。押金只是一种惩罚性措施,主要是激发大家的信用意识。

CE:说明那时候行业环境已经进化到不靠押金来约束用户行为的阶段了?

李论:正在逐步进化。但是说实话,现在免押金并没有产生一个好的结果,没有约束机制,更多像是一种额外福利。有时候在竞争环境下,大家不再坚持做正确的事,而是做让自己活下去的事。

CE:现在免押到底是正确的事,还是活下去的事?

李论:我觉得免押就是个竞争性手段。如果今天让我来做一个单车企业,我肯定做绝对好的车,一定阶段内也不需要那么多人来骑,我可能收499元押金。

CE:你会投这样的项目吗?

李论:我会,这是正确的事。这样吸引来的用户是非常优质的,用户会觉得自己很特别,也愿意付499元,骑完后把车停好。这样也许我有500万、1000万用户,可能都比有2亿用户更值得。

CE:摩拜最开始不就是这样的吗?

李论:对。但是后来变成迎合用户,因为一打仗别人打过来,你怎么办?

CE:现在哈罗单车的量也起来得很快,未来会不会出现新的对战双方?

李论:这个市场里有五六个玩家很正常。毕竟是服务性项目,不是社交那类入口级项目,赢家通吃。共享单车的规模和效率不是正相关的,规模只是对降低成本和品牌有效。如果我在山东运营得很好,我对当地特别了解,那我在当地也可能发展得很好,为什么要做一个大一统?

CE:市场会朝这个方向发展吗?

李论:我觉得会。只要资本不添乱就会。有时候资本是好心办坏事,容易用力过猛。

CE:摩拜是超出很多投资人预期的一个项目吗?

李论:也不能说超过预期,但超出大家智慧。我还是那个观点,VC赚的是反共识的钱,也就是反转之前、拐点之前的那个钱。

CE:共享单车发展过程中你们有感觉遗憾的地方吗?

李论:遗憾就是钱少了,如果钱够,摩拜也许就不用卖。

赌变化还是赌确定?

CE:去年你们看了很多共享充电宝、办公室无人货架的项目,但是一个都没有出手。为什么?

李论:我们找两类项目,一种是赌“变化”,赌它值百亿美金,但这项目可能看不穿。看不穿就看人,这个人是不是有潜质。

还有一类项目是很确定的,我们今年投资的社区自动售货机(彩虹星球和美刻便利),赌的就是“确定”。你知道这个业务模式不太会变,只是今天做100个柜子,将来做1万个。AI领域也是赌确定。

CE:哪些项目赌的是变化?

李论:我们最近在看几个纯移动互联网领域的项目,包括社交项目,都是赌变化。

CE:纯移动互联网领域具体看好哪类项目?

李论:首先是基于移动互联网的社交,二是基于移动互联网的精神内容消费,长期都有机会。移动互联网会有新的技术出现,这样就有新的场景、新的触达用户的渠道、新的用户和新的消费类型出现。比如AI、脑科学以及5G,这些技术都可能和移动互联网结合带来新机会。

CE:社交这块主要在看哪类项目?

李论:比如我们觉得一定有会属于00后自己的社交平台。当00后成为社会主流的时候,这个平台就会干掉微信,干掉QQ。但是它一定是00后自己做出来。你无法想象一个30岁的人替20岁的人解决社交问题,这是不可能的。一定是一个18岁的人给18岁人解决社交问题,或者一个18岁的人给20岁、25岁的人解决社交问题。 

CE:00后的社交需求和其他年龄段的人有什么不同吗?

李论:我不知道。这会是00后原生的东西,我还没有想像出来。我也在和00后聊,说什么样的东西会让他们愿意花时间去用,现在还没发现。让我感到意外的是,他们没有明确的需求,我前后聊了几十个00后。不过这也符合历次互联网变革的规律,新东西出来前人们也不知道有什么需求。

CE:在满足年轻人需求这方面,还出现了让你感到兴奋的项目吗?

李论:少,感觉大家脑洞还不够大。我们也在拼命寻找,不放过每一个机会,每天聊5个项目,聊完很累,但明天还得继续聊。因为少聊了一个,可能就会错过。

CE:移动互联网方面会出现哪些机会?

李论:VR、娱乐、精神消费层面有机会。比如VR+AI可能出现很大的赛道。《头号玩家》里,男主人公住在一台破车里,未来每个人都可能有一台破车,去会客、娱乐。

CE:小程序你们也在看?未来会替代APP吗?

李论:低频、有很强的社交关系、对用户的时长占领少的应用可以让小程序来做,其他还是需要APP。小程序和微信的通讯功能也有一定冲突,腾讯也应该去平衡这些。

CE:AI领域看好哪类项目?

李论:做AI底层技术的一般投入大,成本大,BAT会投,也会自己做。这个领域容易出现头部项目,但是比较贵,风险也高,不适合我们这种规模的基金,我们倾向于有明确商业模型的项目。

CE:现在AI行业整体融资额高,收入低,大部分项目仍在亏损,尤其是to C的项目。你们会考虑to B的项目还是to C的项目?

李论:很多to C的AI公司没有很好地和场景结合,大量的项目都是to C带动to B,为B端赋能,改变它原有的成本结构。

比如我们在看AI+教育或AI+营销的项目。以前需要大量好老师,是因为普通老师只是会讲题,不会写好的教案。现在通过AI技术,老师可以根据每个学生的情况去做好的教案,让原来只会讲题的老师变成了好老师。学生做题也是,以前做100题可能有60题你会做,现在AI可以找出你不会做的,不需要重复做很多你已经会了的题。AI+营销可能从源头上改变营销成本问题。

CE:你们之前说会有“下一个摩拜”,这是什么项目?

李论:有好几个,和新零售有关,我们集中在看线下流量这个方向。线下流量是价值洼地,现在复苏了一批。比如在北方很多社区服务不完善,便利店、洗衣店、生鲜零售都不发达,这可能就是洼地。另外有些城市年轻人口净流入,这里面有很多机会。

“创业者如果连所谓寒冬都过不去,就不具备成为企业家的能力”

CE:现在大家都在说募资难的事,你有这方面感知吗?

李论:我们募资是去年完成的,而且我们的LP没有很多钱来自于银行系统,所以对这个感知没有这么密切。另外VC市场一共容量就这么大,再怎么资本寒冬,照理说应该对VC影响也没这么大。可能是大量LP向GP传达资金面紧张,导致GP整体说钱比较紧。

所谓的寒冬就是正常的周期性变化。一段时间市场比较热,整体都用力过猛,过一段时间自然要收缩一下。

CE:项目估值是否会有变化?

李论:估值体现的是市场的一种买卖意愿,人们说估值越高越好,或者估值跌下来就是泡沫破裂,其实不是。价格的高低、估值下调都是正常。今年不像去年,明显感觉项目估值涨得特别快,今年稍微有点回归,但是主流投资人手里钱还是充足的。恰恰是因为钱紧,钱更有可能集中到头部项目中,最后可能导致头部项目估值涨得更快。就像股灾一来,蓝筹股股价还是会涨一样。

CE:你们会和创业者去交流这些吗?

李论:会交流,我们可能会和他们说,你们的融资预期要调整,比如以前是一年融两次,现在做好准备可能变成两年融三次,周期拉长,仅此而已。

我也希望他们不要死,能活下去。如果他连这个都扛不过去,那他不具有成为企业家的能力。我们要投的不就是企业家吗?

CE:熊猫资本接下来的投资节奏会和以前不一样吗?

李论:我们本来就是一个投得相对比较慢的基金,一年10个以内,对我们来说区别不太大。

如果在一段时间内过度追求规模,对长期发展是有伤害的。我理解GP追求规模是因为有管理费。但其实GP的现金流不好,因为每期基金GP资金也要出资,管理费又只有2%,还有一些其他渠道费用,所以GP可支配使用的管理费有限。现在市场竞争激烈,很多GP就想把规模做大让管理费更充裕,这样容易陷入恶性循环,即赚管理费的模式。

而且规模太大后,本来回报是10个LP分享,现在变成20、30个,回报也会被稀释,这样就很难找到长期愿意一起走下去的、好的LP。很多时候LP结构决定了整个资本市场的表现。美元市场就是LP和GP达到了某种默契和平衡,大家彼此长期支持和信任,愿意共同捆绑利益。

我觉得社会缺乏对“延迟性满足”的认识。包括我们去看创始人,好的创始人要知道什么是延迟性满足。

CE:能举个例子吗?

李论:我举个例子,不是在具体项目上的交流,是看人。看人很重要的一点,其实就是看他有没有野心。愿不愿意分享、有没有很强的学习能力,这些背后的驱动力都是野心。

如果创业者家庭背景相对较好,会加分,因为他不需要着急有钱去改变生活现状。当然伟大的创业者一定是无论什么家庭背景,都知道我要的是5年、15年以后那个更大的、延迟性的满足。

  • 车云星
  • 空间站
  • 福特星球
  • 虫洞

加料 /

人评论 | 人参与 登录
查看更多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