让马斯克飞一会 | 企业号

  • 发表于: 2018/09/12 08:42:09 来源:车云网

我很讨厌用「实用至上」的角度去理解问题,所以我绝不宣扬、也拒绝宣扬「主动吸食大麻来获取灵感」这种认知

「企业号」专栏,铁西区的李子的个人专栏,专注谈汽车商业,每周三更新。查看往期文章请点这里

我好象变成一个英雄的鸟儿

在太阳和烟雾之间不停地飞着

我张开了嘴巴扯开了嗓门儿

发出了从来没有发出过的音儿

这声音太刺激把人们吓着了

他们一个个地站起来大声地叫着

这到底是怎么回事儿我也呆了

我飞得更高了

——崔健《飞了》

马斯克参加一个节目吸了两口大麻这事大家都知道了,具体情况没必要细说。

比较让我意外的是舆论的反应,好像就因为马斯克飞了两口,这人就要崩溃了,特斯拉就要完蛋了一样。我所在的一个绝大多数是特斯拉支持者的微信群里就有人生硬地解读马斯克这个行为——「那两口都没过肺,直接吐出来了,显然是在表达自己的拒绝」——非要把他描述成乖孩子的形象自己才安心。

在我看来这完全没有任何必要。我们或多或少通过各种传记和文艺作品都知道那些洛杉矶和纽约上流社会的派对里,很多人甚至会吸食毒品,公众对华尔街存在的这类事情也大体上习以为常了。人们总是对不合法的潜规则无动于衷,而对台面上合法的出格行为过分大惊小怪。

马斯克好歹没犯法。马斯克好歹没犯法。

近十几年人们越来越多开始幻想AI到来之后的社会形态,但不论是乐观者还是悲观者,总体上大家都会默认一点:AI更有智慧且不会犯错误。但是没人会犯哪怕一点点错误的社会似乎总是太无聊了一点,比如酒和很多致幻剂就都是一些意外发现的副产品,它们是错误的成果,而如果没有这些东西,嬉皮文化可能就不存在了,很多经典的摇滚乐可能不会被创作出来,现代艺术都不会是现在的样子。

摇滚乐和嬉皮文化是反越战的重要力量,91年莫斯科红场音乐节可以说是让前苏联解体的最后一根稻草。倒是那些自律性极强、没有什么不良生活习惯的人,他们的生活方式也并不能证明他们就是什么良善之辈,素食主义者中就有一个永远让他们蒙羞的希特勒。

我很讨厌用「实用至上」的角度去理解问题,所以我绝不宣扬、也拒绝宣扬「主动吸食大麻来获取灵感」这种认知。

大麻与想象力之间是否有什么必然的因果关系?我并不这么认为。不过我也并不否认其中存在的一些关联,乔布斯年轻的时候就是个嬉皮士,一度频繁吸食大麻,想来其他类型的致幻剂也大概率尝试过。乔布斯创建苹果之后还有没有吸大麻我不知道,各种传记里也都没细说,不过很多人知道乔布斯的部分嬉皮生活方式——比如冥想——是持续了一生的,晚年患胰腺癌后很长一段时间拒绝接受现代医学的治疗,他推崇的那本《一个瑜伽行者的自传》从现代科学的角度来看充斥着胡言乱语。

倒不是说一定是这些东西让乔布斯开了什么天目天眼,但这就是乔布斯存在的一段经历,我们可以用很多种角度去解读这些事情。至少我相信大家都会明白这个道理:一个循规蹈矩的乖乖仔不可能创造苹果那样一个「think different」的公司、不可能创造那么多美妙而独立的产品。

好的公司本身就应该像一个热气球一样。加了助燃气的火焰可能意味着很多东西,但没有这股火焰的话,热气球就飞不起来。一个卓越的公司就会允许它的存在并且让它释放能量,整个团队去想办法使用这些能量,而不是大难临头似的上来就给扑灭掉。

特斯拉在很大程度上也是这样一个公司,从成立到创造产品再到获得现在的市场地位,特斯拉本来就是用那些「战略分析师」们无法理解的种种思路和方式走到今天的。部分传统汽车大厂及支持者总是喜欢对特斯拉表达蔑视和冷嘲热讽,很大程度上就是出于这样的原因。想象力、好奇心、大胆,少了任何一样,特斯拉都不会是今天的特斯拉。

而我们假设一个人他是充满了想象力、好奇心、大胆这些特征的,那么他抽两口大麻实在是太正常不过的事情,既然这行为又是合法的,就让马斯克飞一会吧,没什么大不了的。

相关标签:
企业号
特斯拉
  • 车云星
  • 空间站
  • 福特星球
  • 虫洞

加料 /

人评论 | 人参与 登录
查看更多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