科技说 | “一堂质朴的汽车设计课”后记:夹在传统和现实之间的现代设计

  • 发表于: 2018/09/27 19:29:00 来源:车云网

民族性格是深深烙印在基因中的价值观,它具有强大的遗传性,几乎不可能随着几代人的更迭就被遗忘。

数日前,车云菌把韩国现代汽车捷恩斯造型设计副总裁,李相烨(SangYupLee)先生在北京的一次演讲,以公开课的形式给连载了出来(两篇)。

在听完这次演讲之后,车云菌的脑子也没停转,继续想了一些关于韩国现代汽车设计的问题,于是,就有了这一篇“后记”。

韩国现代汽车捷恩斯造型设计副总裁李相烨(SangYupLee)先生韩国现代汽车捷恩斯造型设计副总裁李相烨(SangYupLee)先生

车云菌眼中的现代汽车设计

作为一个天天盯着汽车看,脑回路深层都是车辙印,血液里一半以上是汽油、放个屁都担心尾气超标,听见发动机轰鸣就必须扭头找声源的汽车媒体人,在我看到能代表韩国现代最新设计风格的ENCINO和LAFESTA这两款车之后,我打心眼里喜欢它们。

是的,我认为ENCINO和LAFESTA这两款车的设计,非常非常好看,但是另一方面,我恐怕需要承认自己的这个观点,很少获得周围人认同。

造成认同度低的原因,有很多方面,我这里就不一一解释了,但是我在下面会试着分析韩国现代汽车设计在当下中国社会,正在面对或者将要面对的,那些来自传统和现实的问题。

民族性格是深深烙印在种族基因中的价值观

在中华民族的民族性格里,对“规矩”的喜爱,是刻入骨髓和基因的:

这种喜爱,不单单可以从古籍中对“规矩”的大量引述窥见一斑——譬如说我们放在嘴边的一句话——“不以规矩,不能成方圆”——这句话出自《孟子》的《离娄章句上》,这意味着它的岁数至少有2300多年的历史了;

而且,“规矩”作为一种指校正圆形﹑方形的工具(来自百度百科),中国历代工匠已经把“规矩”限制的图形表达,深深植入了我们的审美基因里——譬如说,当你关注到身边的雕梁画柱、街道走向、城市布局这几大领域的时候,你能看出来,从规矩引申出来的方圆图形,构成了我们审美标准里的两大核心元素,这其中,尤其是以“方”最具有外部代表性。

拿故宫和天坛的平面图为例(上图和下图),我们能发现,在这两个最具中华民族美学代表性的建筑里,以“方”为核心的造型设计占了决定性地位,在“方正”之中,才是起到调节阴阳均衡的内金水河、祈年殿这一类“圆柔”之美。

落实到汽车设计上,考虑到民族性格中这种对“规矩”的喜爱,国人大多会不由自主地对那些方方正正或方中带柔的设计产生好感,最为代表性的例子就是奔驰的大G和路虎系列车型,它们凭借方方正正的设计,营造了安全的感觉(就像四方的城墙一样),褫夺了很多高端消费者的心,无意中也起到了审美风向标的作用。

除此之外,那些方中带柔,最终呈“圆角”的汽车设计,也很容易获得我们心理上的审美认同。就拿眼下比较流行的奔驰C级轿车为例,其算是流线美学的代表,但是当你从侧面去审视这辆车的时候,你会发现它的侧影依然有很明显的“直线+圆角”特征。所以,它也算是“规矩”的产物,自然也容易俘获消费者的心,除此之外,那些经典的老宝马(方头圆灯),就真不用我赘述了。

我们把视线转回到现代汽车的设计上,ENCINO和LAFESTA这两款车有没有符合中国消费者审美习惯的设计呢?

有,比如说ENCINO的乘员舱造型和LAFESTA的车尾设计,车云菌认为这两处设计的整体效果都比较符合中国民族性格中对“规矩”的理解,但是这两款车的主要问题出在哪里呢——前脸设计和细节处理!

如果你仔细审视一下ENCINO和LAFESTA的前脸和细节设计,你会发现有非常多的锐角(比如说二车前进气格栅的嘴角),以及细长条的造型(比如二者的条状灯)。

而这两个设计特点,在中国的传统文化中,就像这种开咧的嘴角和条形眼,其实是极为非主流的美学元素(可能在少数民族那里倒是多见一些)。因此,当你尚且能被基因中的民族性格感化时,当你看到这两个设计,很有可能会产生一种距离感,甚至不安定感(因为这不是你一出生就熟悉的风格)。

所以,对于那些想迎合中国消费者的汽车设计师来说,想设计一款让他/她们可以基本接受的产品,要懂得在“规矩/方圆”中打太极:

比如说,当你设计“有方”,一般来说就不会难看到哪里去,最典型的例子就是林肯(虽然这车卖得也不咋地吧,但是跟设计关系不大);

但是当你的设计“无方”的时候,或者说“方过了”的时候,那你就要祈祷自己的运气足够好或者设计水平足够高了,这两方面的代表可以去看看老款的马自达6和法拉利,它们是真的靠流线征服消费者的实例,同时再以凯迪拉克的设计为鉴,后者实在是“方”过头了——虽然趋之若慕者也有,但毕竟是少数。

与此同时,车云菌还想在下文的论述中,把LAFESTA和大众新CC放在一起做比较,分析设计与时代、消费者心理的关系,毕竟二者都是偏重运动的设计风格,都采用了大量的线条和锐角的设计,但是大众设计却更频繁地与经典、耐看联系到了一起。

汽车设计要符合社会的心理需求

现在,很多设计师都力证中国未来的汽车设计是一个年轻化、个性化和运动化的发展趋势,并推出了很多比较激进的设计,但是对我来说,我的观点与此不同——在结合当下的社会现状后,我认为未来中国社会中主流汽车消费者会更倾向于在保守中略有创新,在沉稳中表现自然洒脱,总体强调安全感和归属感的汽车设计

这个观点,我放在这里,不去亲自证明,读者可以结合“马斯洛需求理论”以及中国经济形势试着分析一下,看它是否有可取之处。

汽车设计为什么要贴合时代环境?

我们经常听到周围人对大众汽车的评价:大气、经典!但是,我们是否想过大众汽车设计被贴上这个标签的背后原因呢?

我们可以看看自己身处的环境:最近十年(可能都不止),不单单是北京,整个中国的城市建设和面貌都在飞速发展着。因此,当我们走在街头巷尾时,已经习惯了道路两旁连绵的脚手架和各种各样、花花绿绿的新鲜事物了。

在这种纷乱的环境下,我们把两款不同设计风格的车置入其中,一款是线条硬朗但整体造型相对规整,细节不多的大众新CC,另外一款是造型复杂,型面配合讲究且细节丰富的LAFESTA,看看哪个能在嘈杂的环境中脱颖而出呢?

车云菌认为,在一个光线、色彩和图形都复杂,甚至是灰尘含量比较多的环境中,造型越简单、越讲究比例的汽车设计,越能脱颖而出——那些环境在车身上反射出来的镜面效果,可以加强车辆的型面特征,同时硬朗的线条也更容易在复杂的环境中幸存下来;相比之下,那些讲究过渡、细节和流线的车辆,则很容易被环境把自身特点给“稀释”、甚至“破坏”掉,而且当车身积灰后,很多细节甚至会被遮盖掉。

因此,经年不变的大众设计在中国市场持续收获好评,很有可能是以包豪斯性冷淡为代表的设计风格,在中国社会特殊时期收获的特别红利。虽然我个人非常排斥套娃设计,因为这个设计策略真的无法给消费者带来应有的设计附加值(这是汽车制造成本的组成部分之一),但从消费者体验角度来说,以不变应万变的设计策略在一个发展迅速但缺乏条理性的社会中,似乎很合用。

相比之下,现代汽车的一些设计,车云菌认为是有些“处理过度”了,无论是细节还是颜色方面下的功夫,都已经超出了它对复杂环境的承载能力。就比如说现在日系、韩系车很喜欢采用的双色轮毂,虽然这个设计会招一些人喜欢,但是相比一些高档车采用的大尺寸单色多辐轮毂而言,就显得比较浮躁,且有失档次感

但是,总体而言,从李相烨先生的讲座中学到的很多东西,还是非常有用且具有启发性的,比如说每一个车都需要一个设计基石的论述,就让我对“家族设计”这个虚无缥缈的东西有了形象的理解。很希望,未来李相烨先生可以给中国市场引入更多他的设计哲学与设计经验。

相关标签:
现代
  • 车云星
  • 空间站
  • 福特星球
  • 虫洞

加料 /

人评论 | 人参与 登录
查看更多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