猜想、分析和推断:戈恩被捕带给我们的影响

  • 发表于: 2018/11/27 06:30:00 来源:车云网

戈恩之败,始于自己。

11月19日下午,雷诺-日产-三菱联盟的会长卡洛斯•戈恩,刚刚乘坐飞机降落在东京羽田机场,便被两个“东京地方检察院特别搜查本部”的工作人员给带走了。

笔者做汽车媒体这么多年,还第一遇到这么不可思议又诡异的事情。

按理说,以戈恩的特殊身份,其就职的雷诺汽车的最大单一股东是法国政府,这种身份背景的人如果在国外被捕,其本身就不是普通经济层面的性质了。

而且,此次带走戈恩的工作人员,还来自于“东京地方检察院特别搜查本部(简称特搜部)”,如果读者查过这个机构的背景,那多多少少也能猜出来这个事件中又把第三方势力给牵扯了进来。

所以,当日产汽车在当日就举行记者会,并列举了戈恩的三大罪状之后,无论从其跟进戈恩被捕的反应速度,还是媒体的报道效率,以及对事件的态度上,笔者猜测:日产和戈恩的积怨已深,只是由于之前无法和代表法国政府的雷诺,代表雷诺的戈恩正面直怼,此次借“特搜部”的手拿下了戈恩。

矛盾来自哪里?

如果说日产对戈恩,或者对戈恩代表的雷诺有哪些不满,从终端接触产品的角度,笔者还真有一些特别的体会:那就是在国内销售的雷诺科雷嘉和科雷傲车型,都是换壳的日产逍客和奇骏车型,这一点无论是在中国市场还是在欧洲市场,都是一样的

这也意味着,日产在拥有联盟中最强实力的前提下,却在用自己的技术来补着雷诺的产品短板,还需要承受市场上兄弟产品的“同门相争”,或者说被“揩油”的痛苦

以2017年联盟的销量数据为例:在去年,雷诺-日产-三菱联盟的轻型车总销量达到1061万辆,击败大众成为全球最大的轻型汽车制造商。其中,雷诺汽车的销量为376万辆,三菱汽车的销量为103万辆,但日产汽车的销量却达到582万辆,在联盟总产量中占比超过了50%。所以,笔者也猜测,日产汽车近几年来,在联盟中也一直承受着“大而不强”的尴尬地位

有来自于网络的数据显示,最近几年雷诺5成以上的利润来自日产;更何况,每当遇到大型车展的时候,代表日产上台发表演讲的大多是来自欧美的面孔,这更加重了日产这种实力和地位的落差,伤害了日产的自尊心,便很有可能逐渐累积了日产对戈恩和联盟的意见,并成为反目戈恩的矛盾之一

但是,再有意见,也无法否认戈恩在日产发展历史上作出的贡献:

1999年6月,戈恩临危受命日产汽车公司CEO之后,对日产进行了大刀阔斧的改革。虽然改革措施给旧有的日产体系带来了巨大的阵痛,并导致了相当多的日产员工被辞退,但改革却是行之有效的——素有“成本杀手”之称的戈恩,让连续七年亏损的日产,在仅仅两年时间内就依靠日本人自己的力量实现首次盈利。使日产从一个“挣扎的企业”,变成了一个“健全的企业”。而这次改革,也奠定了戈恩被捕之前,在日产集团的强势领导者的形象和地位。

导致戈恩被捕的矛盾之二,可能来自于联盟里法日双方的不平等“关系”

1999年5月28日,在日产汽车陷入危机之时,雷诺按照每股400日元的价格,以48.6亿美元收购了日产汽车36.8%股权,以7660万美元收购日柴22.5%的股权;另外,雷诺还以3.05亿美元收购了日产在欧洲的五个财务子公司。这样,雷诺一共花了52亿美元,在1999年完成对日产的收购交易,推动了“雷诺-日产联盟”的建立;

因图片的数据来源和统计方式不同,图片中显示的数据和文中数据略有差异。因图片的数据来源和统计方式不同,图片中显示的数据和文中数据略有差异。

等到了2011年,日产购入了雷诺15%股份,而雷诺对日产的持股增至44.4%,双方联盟关系进一步加强;需要指出的是,日产持有雷诺15%的股权没有投票权,或许是这种不平等的交叉持股关系,促使日产在联盟中产生了不安全感——丧失日本企业的独立自主性,有逐渐“空心化”、“边缘化”的可能

这种不安全感,当遇到联盟中涉及到双方的重大战略决策的时候,就有可能成为导致燎原的星星之火。

2017年9月份,雷诺-日产-三菱联盟出台了庞大的战略规划——“Alliance 2022”,展示出自己的强大野心。当时,戈恩给联盟制定了三大目标:

a、联盟未来销量最高,突破1400万辆,营业收入增至2,400亿美元;

b、跨国布局最能省钱(赚钱),协同效应节省成本翻倍至100亿欧元;

c、突入电动化和智能领域,计划到2022年,联盟将在四个平台上推出12款新型纯电动汽车和40款不同等级的自动驾驶车辆。

需要注意的是,雷诺时下已经是欧洲市场最大的电动车生产商,并且针对电动化产品的配套体系以及商业模型做好了充足的准备。在这个背景下,日产面向未来的电动化布局远没有如此激进,这也很有可能导致了日产在整个联盟中的定位,更侧重于帮联盟在传统燃油车领域榨取剩余价值(也就是“断后”),却有可能错失在未来电动时代,成为电动车和智能化技术领导者的机会,从而失去眼下在联盟中的领导地位。

关于雷诺的电动化布局可详见文章:

《雷诺的电动化蓝图,比想象的更激进 | 深度》

《雷诺做未来出行会成功吗?》

更重要的是,戈恩甚至在多个场合提到有意让雷诺-日产完全合并的大胆构想,正如全球汽车行业发展大趋势一样,合并能带来更好的平台共享、零部件通用的方式,实现协同效应,并将大大降低管理、技术、设计到体系的运作成本和并提高关联程度、取长补短、优势互补。

但是,合并也就意味着每个成员都要在联盟中重新洗牌,重新分工,领走各自的角色,把自己从一个全面型的企业变成一个垂直型企业。而联盟也会从一个跨国家和地域的“共同体”,变成一个人或者一股力量的“私有化帝国”,这意味着日产将被“去日本化”,而这对于危机感极强的日本企业文化来说,应当是“红线中的红线”。可以说,戈恩对联盟未来的定位,让联盟内的日系部分感到了极大的不安与愤怒。

2018年4月,据《日本经济新闻》报道,日产汽车CEO西川广人驳斥了日产与盟友雷诺合并的构想,并称两家公司整个合并“没有实益”,反而会带来“副作用”。

因此,当戈恩被捕后,三菱汽车紧随日产汽车之后发布的声明,也能看出在保卫自己的传统汽车领域方面,日本汽车企业是站在一起的。而戈恩的被捕,也让重新站起来的日产汽车,有了夺回对自己控制权的机会。

控辩双方的背后交易

在戈恩被捕之后,法国方面的反应十分的谨慎并微妙:当地时间11月20日,雷诺召开董事会,声明没有发现戈恩的账务有问题,决定保留戈恩的首席执行官和董事长的职位,并要求日产向其共享目前已知的信息。同时,雷诺和法国总统马克龙还都表示了对维持联盟稳定重要性的肯定。

对法国政府来说,戈恩很有可能是一个需要让自己保持警惕的狠角色。一方面,法国政府曾经在2015年试图将其在雷诺汽车的股份从15%增至20%左右,遭到了戈恩的明确反对并最终失败,此事或使二者在合作关系上产生芥蒂,毕竟法国财长曾经明确表示:

“卡洛斯•戈恩不再适合领导雷诺。”

另外一方面,法国政府也确实需要戈恩这样一个强势的领导人存在在联盟之内,维持法国雷诺的强势地位。毕竟眼下在戈恩之外,还没有任何人有能力,有足够的领导力可以领导这个跨越两大洲的巨型汽车联盟。更何况眼下的雷诺,确实在很多方面都需要日产的技术输血,离开日产的在传统领域的扶持,雷诺很有可能没实力开展其宏大的电动化战略

所以,当眼下戈恩还被拘押在日本的时候,法国方面肯定是想尽快把人“捞”回来,尽可能维持自己在联盟内的优势地位,给事情止损。但日本方面,却是摆出一副“谈不妥不放人”的姿态:11月21日,日本共同社消息,检察院决定将戈恩再关押十天。

这意味着戈恩之前被披露的“三大罪状”,最终还没有被定性,戈恩本人也没有被推向法庭的审判席,事情还有继续谈判的余地。因此,戈恩被捕这个事情最终将如何解决,现在主要就是取决于法日双方能达成多大的妥协

事实上,日方的内心应当也不希望联盟的关系被这个事件破坏:毕竟一方面,雷诺-日产-三菱联盟已经实现了轻型车销量的全球第一,压倒了大众汽车集团。到2018年上半年,即便计入商用车,雷诺-日产联盟也已经小胜大众、丰田,成为全年度销量冠军也几乎胜券在握。

而且,日产现在和雷诺在联盟里的合作关系,已经变得几乎很难简单剥离,比如说:在欧洲和美洲,雷诺的工厂为日产提供生产线,用于生产后者在当地销售的车型;在韩国,雷诺三星的工厂也在为日产代工;更何况当英国面临脱欧最大可能的时候,日产在英国的工厂很有可能会成为欧洲大陆之外的一个“孤岛”,日产以后会更加依赖雷诺的法国工厂为其提供欧洲“根据地”的支持。

基于此,有统计公司认为:通过分享技术和其他资源,联盟每年节省了50多亿欧元(57亿美元),可见雷诺-日产-三菱联盟的交叉合作,确实也给多方带来了卓有成效的账面效益。而此次戈恩尚没有被推上法庭,也可以说明日产不希望“撕破脸皮”的态度。

因此,笔者估计,日产和雷诺汽车(代表法国政府)接下来的谈判方向,很有可能包括但并不局限于以下三点:

a、重新制定联盟内的游戏规则,让日产“劳有所得”,并且在雷诺-日产-三菱联盟内,建立一个更加公平的管理决策机制;

b、给予日产汽车更大的自由度和自主度,解除对日产汽车的约束,让日产汽车有决定自己高层人选的权利,具体很有可能会包括重新调整双方的控股比例。

c、明确各自在联盟内的分工,重新制定财富分配规则,这可能会增加雷诺的运营成本,提高日产的实际收益。

但是,最终日产和雷诺汽车是否能及时达成一个双方满意的谈判结果,还需要另外一个参与方的点头同意——特搜部。基于此,雷诺汽车和法国政府面临的情况确实是很不利:

一方面,自己的“人质”被对方抓在手上;另外一方面,还要考虑在联盟层面如何进行策略性的让步,同时又不伤及自己的利益。最重要的是,法国政府还很有可能面临来自特搜部背后的“额外附加条件”。而这个可能存在的“附加条件”对事件的不确定性影响,对日产来说也是一个“烫手山芋”——请神容易送神难。

所以,这些因素都决定了其在本周取得进展的难度非常大,尤其是考虑到在日本法律框架下,嫌疑人可被检察官拘留长达20天,然后才被起诉或释放的规定。这意味着戈恩要么在本周末被释放,要么被起诉。也就是说,事件中的法国和日本双方,正被一条绳子紧紧地系在一起,事件越拖绳子勒得越紧,并且随着事件的进一步恶化,双方因此产生的恶意会越来越大

对未来行业的影响

戈恩被捕之后,有消息称日产全球存托凭证跌幅超过11%,雷诺在巴黎的股价也应声下跌了6.2%。由此可见,在金融市场领域反应出来的事实是:这个事件中的各方都没有谁是受益者

虽然日产可能通过这个事件,推动自己在联盟内独立地位的提升,但是失去了戈恩这样一个高效率的强势领导人,可能再也不会有其它什么角色能有实力再接着带领雷诺-日产-三菱联盟进行更深层地的融合了。这也意味着,当初联盟成立时带来的“系统红利”,也就只能维持在眼下水平不会再高了。对此,那些受到严重挑战的丰田、大众和通用们,或许对此长吁了一口气

此外,经过此次事件之后,法国和日本企业之间,肯定会相互之间产生芥蒂,这也意味着某种形式的“家族不和”。中国有句古话叫“家和万事兴”,那么日后在合作过程中必然掺杂着提防意识和戒备心的法日双方,如何能同心同德一起继续推动戈恩的“战略遗产(Alliance 2022)”,并联手推动面向未来的电动化和智能化战略布局呢

更何况,在联盟背景下成立的合资公司,包括雷诺单方面在中国意图推进的电动化战略(参考之前的文章链接),都很有可能会受到这个事件的波及。即使戈恩最终能保留在雷诺汽车集团中的地位,但被削权之后的他,恐怕是再难驾驭联盟内的所有资源了

所以,未来雷诺-日产-三菱联盟中的各个企业,很有可能会逐渐走上各自发展的道路,重新寻找下一个合作伙伴,继续按照联盟之前的形式,在现有联盟的经验基础上继续扩大自己的商业版图(毕竟该联盟的存在确实证明了成立联盟的优势),这可能是存在了19年的雷诺-日产联盟,带给行业的最好回报

但对于日产来说,未来的路可能崎岖难行。毕竟在整个事件中,无论是出于什么原因,外界看到的是日产向当初拯救自己的“功勋董事长”下了杀手,并意欲将其推向审判席,这已经把自己的企业名誉给毁了。无论是对一个个体的人来说,还是对一个企业来说,这将是几十年内都难以洗清的道德污点。

在日后,无论是哪家日本企业再遇到发展困局,或者说面临破产危机时,恐怕再难有企业愿意像当初雷诺那样,在日产身处水火之时出手相救,保其全身和一丝自由;取而代之的,很有可能是等遭难的一方被彻底拖垮之后,对其整体收购或者“分而食之”,这是这个事件给行业带来的极负面影响

没有谁是赢家

如果说在整个事件中,戈恩犯过什么错的话,那么浅薄一点的说,自执掌日产开始,对日本企业文化的忽视,包括期望在大国企关系博弈中实现个人价值的野心,很可能是导致戈恩一步步走向“脱轨”的原力

但无论如何,谁都忘不了当初那个有远见、有魄力,有方法并且能强力推行自己想法,来自法国的“神奇小子”;当初他用了两年时间把日产从破产边缘拉回来,无论是考虑其用铁腕手段还是怀柔策略,都已经足以说明他的顶级能力。

除此之外,可能再也不会有人记起在戈恩被捕事件中,那个被一并带走的日产公司代表董事格雷格•凯利了。

注:文内涉及到的部分信息,来自于网络

相关标签:
全球热点
日产
深度
雷诺
  • 车云星
  • 空间站
  • 福特星球
  • 虫洞

加料 /

人评论 | 人参与 登录
查看更多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