孙正义斥资2700亿把无人车开上路:拆解软银的豪赌逻辑

  • 发表于: 2019/02/15 11:22:00 来源:车云网

软银的自动驾驶帝国,已然成型。

软银终于拼上了自动驾驶板块的最后一块拼图。

在以9.4亿美元完成对硅谷自动驾驶企业Nuro的注资之后,软银通过愿景基金(SVF, Softbank Vision Fund)成功补齐了公司在货运配送场景的缺口,也正式完成了自动驾驶产业链的全覆盖,其中包括传感器硬件厂商、算法芯片等软件研发公司以及自动驾驶方案供应商。

根据车云统计,从2016年软银愿景基金大规模开启自动驾驶赛道的布局至今,已疯狂扫货超过400亿美金(约2700亿人民币)。资金量之大,迫切性之高,业内无出其右。

作为掌舵人,孙正义对软银愿景基金的定位清晰:在一场最终将达到奇点(singularity)的技术革命中,承担“改变世界”的使命。目前,这支规模达1000亿美金基金,仍稳稳坐在“史上最大科技基金”的宝座之上,聚焦于人工智能、无人驾驶、生物技术、卫星通讯等前瞻技术领域的持续布局,试图在人工智能取代人类智能的历史进程中,重新梳理和定义全球经济中每一个产业与每一个节点。

自动驾驶,成为了当下最关键的产业节点和技术介质。

孙正义孙正义

疯狂扫货

2018年软银公司年会现场,孙正义判断:“不到50年的时间里,人们将不再允许在城市或高速公路上自行开车,除非他们拥有特殊许可证。因为驾驶者可能会造成交通堵塞和事故” 。

这是预言,也是承诺。

在对奇点的执着与对科学技术的亢奋的驱使下,孙正义与他的软银开始对自动驾驶领域展开大规模部署和疯狂扫货。根据媒体报道及公开信息,车云记录了集团两年间进入自动驾驶领域的“痕迹”:

2016年,软银集团与自动驾驶新创公司ASM(Advanced Smart Mobility)共同创立子公司SB Drive,后又获得雅虎日本(Yahoo! JAPAN)出资入股。

2016年7月,软银集团以320亿美元收购英国半导体芯片公司ARM的所有股份;2017年3月,软银集团将持有的ARM 24.99%股权以82亿美元的价格出售给愿景基金。

2017年5月,软银集团收购美国图形芯片制造商NVIDIA 40亿美元的股份。

2017年7月,软银愿景基金向美国自动驾驶机器人初创企业Brain Corporation注资1.14亿美元。

2017年8月,软银集团与通用、宝马等公司共同向美国无人驾驶汽车公司Nauto投资1.59亿美元,后者完成B轮融资。

2017年9月,软银集团领投激光雷达传感解决方案提供商Innoviz Technologies的6500万美元B轮融资。

2017年10月,软银集团牵头向地图初创企业Mapbox投资1.64亿美元。

2018年5月,软银愿景基金对通用旗下自动驾驶汽车初创公司GM Cruise Holdings投资22.5亿美元。该笔注资将分两批到账,首笔9亿美元的资金在交易完成时支付,剩余的13.5 亿美元将在Cruise自动驾驶汽车大规模商业化落地时进行支付。届时,愿景基金将持有GM Cruise19.6%的股份。

2018年7月,软银愿景基金牵头向自动驾驶摄像头企业Light注入1.21美元D轮融资。

2018年9月,软银中国向深度学习与AI平台商汤科技投资约10亿美元。

2018年10月,软银集团与丰田汽车合资成立一家名为Monet的移动出行公司,启动资金为20亿日元(1750万美元),后续将增至100亿日元。其中,软银出资占比达到50.25%,丰田则为49.75%。

数据显示,在完成对Nuro的9.4亿美元投资后,软银愿景基金2016-2019年在自动驾驶领域的整体资金布局已经超过400亿美元(约2700亿人民币)。迫切且胆大,每个案例甚至都可以打上“巨额投资”的标签。集团本身固然不差钱,但孙正义对创业者的“慷慨解囊”,也让软银在自动驾驶投资圈中成了一个旗帜鲜明的存在。

激进模式

大规模部署与激进大手笔“援助”背后,隐藏着孙正义的布局逻辑。

2018年1月,彭博曾在一篇报道中援引知情人士称,孙正义常常要求与创业者面对面交流,鼓励他们接受远超实际需要的资金。在这种环境下,初创企业尤其是自动驾驶有条件聚焦新型商业模型和技术的搭建,软银作为资方也能够以最快速度推出。

当然,为了“回馈”软银的慷慨,企业需要奉上部分话语掌控权,其中涉及到公司扩张速度、IPO节点以及兼并收购等各个重要发展环节。孙正义在注资初创企业时的格局之大,也让其过往在充满泡沫与迷狂的科技界,赚取了近乎无往而不胜的果实。

在尝够了甜头之后,孙正义甚至计划每两到三年就募集成立一只1000亿美元规模的新基金,并将其中一半的资金量投向初创企业。就拿愿景基金的投资规模来说,其瞄准了市场份额在50%至80%之间的公司,希望通过巨额投资使其新业务得到全球范围内的迅速增长。业界将这种战略称为“赢家通吃”。

据悉,愿景基金的投资下限为1亿美元。但从实际案例来看,其多数注资均在5亿至数十亿美金之间,约等于公司20%-40%的股份。

美国建筑初创企业Katerra的首席执行官迈克尔·马克斯(Michael Marks)表示:“科技公司的普遍估值正逐渐达到几十亿美元。我认为软银是第一个看到自己可以通过高投入以赚取巨额回报的公司,他们常常利用过度投资找到市场优胜者。虽然这种模式会承担巨大的风险,但我认为会成功的。这是一个非常有趣的实验” 。

布局逻辑

诚如迈克尔·马克斯所言,基金规模巨大的软银及愿景基金要想获得高回报其实并不容易。

作为风投资本,软银的成功理论上要更依赖高分散的初期投资标的,以实现巨额资金的分销。毕竟从业者的经验告诉我们,真正超出预期的回报来自极少数产生意外收益的公司,例如Accel对Facebook的早期投资,或是红杉对谷歌的早期投资。

此外,相对复杂的公司架构也是软银需要解决的潜在问题。从上文梳理的自动驾驶投资案件可以看出,2018年以来愿景基金在集团的投资比例逐渐提高,但该基金的股东与软银始终分属两个阵营。换言之,孙正义个人对于行业技术及投资方向的期待,有可能无法说服愿景基金的高层团队,最终在投资决策上不能达成协同。

尤其是在Uber无人车致死事件发生后,人们对于无人驾驶技术的态度急速降温,产业整体进入寒冬期。身处这样关键的转折点上,孙正义的乐观似乎远不足以安抚在乎短期收益的其他投资人。虽然愿景基金占投资公司整体股份不高于30%,孙正义有权力“强制”其执行交易。但他对于前瞻技术及行业长期发展的笃信,恐怕仍旧需要与决策团队进行磨合。

孙正义其实是孤独的。他在单一的巨额资本投入背后所坚持的“数字企业集群”战略,有别于惯常的投资逻辑,借助附属公司及投资组合构成复杂网络,以此创造高附加值。展开来说,这是一个由软银主导的人工智能公司生态系统,涵盖从医疗保健到交通运输、从叫车服务到机器人等所有行业。

这种投资多样性及丰富的商业机会,支撑着软银家族及合作伙伴关系的投资组合。孙正义不相信某个品牌或单一商业模式能够创造他头脑中的“奇点”。将视野拉长至300年后的未来,改变世界的应该是一个全球网络,之中囊括了苹果、高通、夏普、阿里巴巴、斯普林特(美国第四大运营商)、雅虎日本和软银移动等等。在这个未来中,无人车可能仅仅是一个技术介质。

回到当下,自动驾驶技术作为这场豪赌的催化剂,已被软银攥牢。

相关标签:
自动驾驶
  • 车云星
  • 空间站
  • 福特星球
  • 虫洞

加料 /

人评论 | 人参与 登录
查看更多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