李斌反击战丨深度

  • 发表于: 2019/05/29 11:57:00 来源:车云网

同一天的三件大事意味“撞衫”,看似偶然,实则必然。

北京时间5月28日,三条新闻事件同时登上汽车媒体、财经媒体头条。无独有偶,这三条新闻的主角都意外的相同,剑指蔚来。

先是传来,蔚来汽车的第二款纯电SUV——ES6,在江淮蔚来的合肥工厂喜迎下线。

紧接着传来,蔚来喜获亦庄国投百亿人民币投资,这条新闻的重点还在于蔚来将“重启生产制造基地”提上议程。

以上两条新闻的叠加效应,足以让投资者、蔚来用户、蔚来股东喜出望外,也几乎让所有的消费者开始重新期待蔚来如何“玩转”造车游戏。

最后传来的是蔚来公布Q1财报的新闻。虽然在销售、运营层面的数据仍不太好看,但这是意料之中的。人们显然更加愿意在财报中、在电话会议中深究“蔚来ES6”和“重启生产制造基地”这两件大事。

显然,在两条振奋人心的新闻的包裹下,蔚来将Q1财报发布后在资本市场的损失,降至最低。

蔚来ES6下线仪式蔚来ES6下线仪式

时间回到5月28日的前一天,蔚来股票跌至历史新低的3.86美元,相较上市定价的6.26美元,近乎腰斩。

如果让5月28日固定的Q1财报公布日“安静到来”,蔚来的股价恐怕还会继续下挫。李斌最终在5月28日这天,止住了蔚来股价持续下滑的颓势。他很巧妙地让三件事发生在同一天,以缓冲Q1财报的不利影响。

目前来看,李斌的“巧妙安排”收到效果。截止发稿,蔚来的股价回到4美元以上,为4.04美元,上涨了4.66%。

这也是自蔚来公布了2018年的财报后,蔚来的股价首次出现上涨的势头。从跌破发行价,到跌破5美元,再到跌破4美元。蔚来的股价在两个月的时间内惨遭“滑铁卢”。

5月28日这天,是聪明人李斌开启反击战的开始吗?

股价“滑铁卢”始末

时间回到2018年2月份,在刚刚过去的NIO Day 上,蔚来发布了其成立以来的首款纯电SUV—— ES8 。在这之后,ES8 的订单纷至沓来,其服务团队也尚未投入运营。蔚来正在处于资金充沛、对未来满怀期待的阶段。蔚来的上市也被提上日程。

紧接着蔚来合肥工厂的产能爬坡顺利、首批ES8顺利交付等喜讯让蔚来备受投资者青睐,上市已箭在弦上。

最终在2018年9月12日,蔚来承载着投资人的期望登陆纽交所,定价6.26美元,发行1.6亿股,总市值约64亿美元。

总之,2018年的蔚来过得还算“顺风顺水”。作为造车新势力的第一股,人们对蔚来满怀期待。股价的总体表现符合预期。

故事的转折发生在蔚来公布2018年财报的当口。由于蔚来在2018年的大规模亏损以及暂停上海自建工厂计划,网上铺天盖地传来对蔚来的质疑声。蔚来的股价由此开启跌跌不休的状态。

  • 北京时间3月15日,蔚来股价跌破6美元,报5.82美元;

  • 北京时间3月29日,蔚来股价跌破5美元;

  • 北京时间5月27日,蔚来股价跌破4美元,报3.86美元。

相较于IPO次日的飙升到 12.69 美元、市值达到 130.19 亿美元的光辉时刻。目前惨不忍睹的股价让蔚来迎来了至暗时刻。

关于蔚来股价腰斩的内在原因,知乎上的一位用户这样分析:

  1. 需求不足,销量不如预期;

  2. 技术跟特斯拉存在差距,一旦特斯拉国产,问题1就会加剧;

  3. 研发成本压力太大,汽车是规模效应非常明显的行业,如果不能迅速起量平摊成本,将会给汽车厂商带来巨大的研发成本压力,技术跟不上会导致车子更加卖不出去;

  4. 补贴退坡,整体汽车产业经济不景气。

从蔚来的Q1财报的表现来看,蔚来的确存在以上问题。

在今年第一季度,蔚来ES8的交付数量为3,989辆,落后于2018年第四季度的7,980辆。蔚来预计,这一趋势至少还要延续到今年二季度。蔚来首席财务官谢东萤表示;“我们认为第二季度会面临一个更具挑战的销售环境,伴随着竞争加剧及中国汽车市场整体低迷,预计需求和交付会持续减缓。”

蔚来预计二季度交付 ES8和ES6共2,800到 3,200辆,同第一季度相比减少约19.8%到29.8%。其中包括计划在2019年6月交付的数百辆 ES6。

蔚来在二季度预计总收入为11.34亿元人民币到12.94亿元人民币,同第一季度相比减少约20.7% 到30.5%。

销量不能达到一定规模,蔚来将很难摊薄高企的研发成本。

财报显示,蔚来在Q1中的研发成本为10.8亿元人民币,同比增长了55.4%,环比减少了28.8%。

作为对比,蔚来在Q1的总营收为16.3 亿元,环比下降 52.5%。其中汽车销售额为15.352亿元人民币,同比减少54.6%。只研发成本就占据了蔚来总收入的66%,远超行业平均水准。

如果再算上销售成本和运营费用,蔚来在Q1的毛利专为负,仍然在亏损。

一季度,蔚来的销售成本为18.5亿元人民币;销售及管理费用为13.2亿人民币。这直接导致了蔚来在一季度的毛利率为负13.4%。蔚来也表示毛利率的下降主要由于汽车销售毛利润率在下降。蔚来在一季度的净亏损达到26.2亿人民币,环比减少25.1%,同比增长了71.4%。每股净亏损为2.56元人民币。

一切的根源来自于蔚来的销量未达到规模效应,无法摊薄高企的成本。

而以上的财务表现基本在投资者的预期内。比较让投资者愿意追投下去的原因是,蔚来在一季度的营收好于市场预期 的15.4 亿元。其销售管理费用也环比大幅减少32.2%,这主要得益于蔚来市场营销活动的减少和外包专业服务费用的减少。

至少,蔚来在一季度在开源节流层面率先取得突破,让公司在运营层面得到持续健康发展,做到了让每一分钱都花在刀刃上。

此外,截至2019年3月31日,蔚来的现金及现金等价物、限制性货币资金和短期投资共计75.4亿人民币。 

这便是蔚来在今年第一季度交出的成绩单,意料之中和意料之外总是相伴而行。基于网络上并未出现大规模的质疑声,蔚来算是平稳度过了第一季度。

接下来,便到了李斌的反击时刻,这位擅长运用资本游戏规则的聪明人,继续让蔚来这艘航母平稳运行。

李斌的反击

在财报发布前,蔚来仍处在一片不被看好的疑云中。在过去的两个月,有关蔚来的负面不胜枚举:连续两起电池事故、蔚来高层的人事变动传闻、裁员引发的争议等一系列舆论让蔚来的整体形象受损。

李斌始终在沉默,他在等待,等待一个时机让蔚来的股价重回高位、让蔚来的形象得以好转、让蔚来能够继续被人看好。

这个时机便是5月28日,当三件事巧妙得发生在同一天时,蔚来的舆论开始由负转正,人们开始讨论蔚来重启工厂事宜、蔚来的ES6。人们开始重新期待蔚来这家公司。

李斌的反击战役正式打响。

在财报会议后的电话会议上,李斌比过去两个多月的任何时候都要自信。李斌的自信来源于:政府资金进场、工厂、ES6/ES8三大关键词。

1、政府资金进场

蔚来在财报发布当天获得了100 亿人民币的融资,使得其现金流再次得以稳固。而让李斌自信的是,蔚来终于拥有了政府资金的背书。因为,有地方国资在背后的支持,这会让蔚来会显得更靠谱一些。

据悉,这项政府资金的投资主体是北京亦庄国际投资发展有限公司(以下简称“亦庄国投”),与蔚来签订的是框架协议。

根据这份协议,蔚来将在北京经济技术开发区(“亦庄开发区”)设立新的实体“蔚来中国”,并向“蔚来中国”注入特定的业务和资产,亦庄国投将通过其指定的投资公司或联合其他投资方对“蔚来中国”以现金方式出资人民币100亿元,以获取持有“蔚来中国”的非控股股东权益。

此外,亦庄国投也将协助“蔚来中国”建设或引进第三方共同建设蔚来中国先进制造基地,生产公司二代平台车型。双方正继续为完成最终具有约束力的交易文件而努力。

至此,蔚来已累计将融资规模提升至300亿人民币的量级,造车新势力的资金门槛又被拔高了一大截。

喜获百亿元的融资后,李斌难掩兴奋之情,独自在上海街边要了一份22元的兰州拉面,享受了一把“有钱了”的滋味。

不过,随后的疑问也接踵而至,李斌如何花这笔钱?这是电话会议上被问及最多的问题之一。

李斌也相继给出了答案,总结如下:

蔚来中国是专门与亦庄投资的,将中国业务与亦庄国投融合,便于在中国地区融资。 NIO 拥有蔚来中国的控股权,控制权。研发将来的车型、拓展市场都需要更多的资金,海外上市已经打通了美元的融资通道,我们希望能够打通人民币的融资通道,并且将来几年内保持两个通路,目前这还只是框架协议,两个团队还有很多工作要做。

蔚来也会向蔚来中国注入资产,指的不是蔚来投资现金比亦庄多,我们未来主要业务和人员都在中国,我们蔚来中国已经有很大的价值,蔚来90% 的员工和 100% 的销售人员都在中国,这些都会进入蔚来中国的估值。

亦庄的100亿是股权融资,主要用途用于研发和用户服务建设,不会用于工厂建设。

2、工厂

以上融资条款中出现了让所有人兴奋的一行汉字:亦庄国投也将协助“蔚来中国”建设或引进第三方共同建设蔚来中国先进制造基地,生产公司二代平台车型。双方正继续为完成最终具有约束力的交易文件而努力。

此举意味着,在获得亦庄国投百亿融资规模的同时,蔚来的自建工厂有望“离沪北上” 。

对此,李斌在随后的电话会议上进行了较为详细的阐述,“亦庄国投会帮助我们寻找第三方地区,比如北京的经济开发区,作为生产第二代平台产品的工厂,但我们还是优先坚持第三方生产,目前跟广汽的合作方式都是非常高效的,管理和生产方面都是,是目前坚持的方向,但是不会排除自己建厂的可能性。“

李斌所说的第二代平台产品,指的是蔚来在上海车展亮相的高性能豪华电动轿车ET预览版。在Q1财报中,蔚来表示,公司决定在搭载自动驾驶技术Level 4的未来平台NP2.0基础上设计和开发ET系列。ET系列的发布时间将在日后更新。这意味着ET轿车大有可能在北京的自建工厂投产。

同时表明了蔚来的第三款车型也不会是ET轿车,跟据规划,蔚来将在2020年发布公司的第三款车型,并在蔚来江淮的合肥工厂与ES8、ES6同平台生产。

虽然代工模式已被国家认可,虽然李斌经常夸赞江淮蔚来工厂的种种美好,虽然。。。但是蔚来作为中国造车新势力的老大哥,最核心的制造环节不能掌握在自己的手中,难免会被人诟病。考虑同属造车新势中的头部势力,理想汽车、小鹏汽车、威马汽车等都自建工厂或者正在规划中,即便是产品还未落地的拜腾,其自建工厂也于产品先行。

所以,即便有100个虽然,终究也抵不过一个但是。

蔚来“自建工厂”这个事再次被提及的深层次原因,或是李斌基于盈利的考量。李斌并不会担心蔚来江淮工厂的质量和品控,他更在意的是,蔚来可以通过“自建工厂”获得生产资质。手握生产资质才能拿到新能源积分。而依靠售卖新能源积分获利,或许是蔚来实现盈利的关键一步。此前,据《金融时报》报道,特斯拉或通过向FCA售卖新能源积分,从而获得获利18亿欧元收入。

在各国排放法规持续趋严的背景下,靠售卖新能源积分实现盈利,或许会成为多数电动汽车制造商的常态

李斌也深知自建工厂的战略重要性,若不是因《汽车产业投资管理规定》中“现有新建独立同产品类别纯电动汽车企业投资项目均已建成且年产量达到建设规模”这一条明文规定,蔚来的上海工厂或许已经具备雏形。

但是最终,蔚来还是因为特斯拉在上海工厂项目的捷足先登,使得蔚来上海工厂项目流产。

站在投资者的角度,李斌必定会为其“自建工厂项目”的承诺负责,他不想再看到蔚来的股价遭遇二次“滑铁卢”。

北京的政策环境也符合蔚来自建工厂的决定。目前,北京市获批新建纯电动汽车生产资质的企业目前只有北汽新能源一家,而其目前已经能够达产。从产业投资新政的规定来看,蔚来是有机会通过在北京建设工厂来获取资质的。

而北京市政府也急需蔚来落户亦庄。此前,亦庄在北京经济技术开发区2019年工作计划中明确指出,北京经济开发区要做高端汽车和新能源智能汽车产业集群。围绕新能源汽车共性前瞻技术,聚焦轻量化、智能网联、燃料电池、全固态电池、纯电与插电动力系统、整车电控与集成等技术领域,推进一批具有全球竞争力的关键材料、核心部件、整车开发技术和产品落户开发区。共涉及项目16个,总投资256亿元,预计达产产值1142亿元,营收240亿元,税收77亿元。

因此,北京亦庄具备蔚来建立高端制造业基地的土壤。

北京市政府也非常欢迎蔚在亦庄建设工厂。北京市长蔡奇多次在公开场合表示,高端制造业要打造高新特。在上海拿下特斯拉之后,北京拿下蔚来,能够有力提升北京的高端制造业。目前,北汽新能源的整车基地也位于亦庄,但是其短期很难达到北京市政府要求的“高新特”。而奔驰的电动汽车项目也被顺义抢了先手。因此,亦庄非常需要找到一个代表未来产业发展新方向的高端智能电动车制造项目。

蔚来的自建工厂落户北京,对于蔚来,对于北京政府,都是最有利的选择。

3、ES6/ES8

李斌在Q1财报中表示:“我们收到了超过12,000个ES6订单,其中超过5,000个订单是在上海车展结束后的一个多月内达成的。我们有信心随着越来越多的潜在用户亲身感受了ES6,其富有竞争力的性能和价格会引起大众市场更大的兴趣。”

在随后的电话会议上,李斌也表示出对于ES6的自信:“我们在看待我们产品竞争力的时候,不会只盯着电动汽车市场,而哪怕是对于竞争对手的汽油车型来说,ES6/ES8在各个方面对比竞品都有着巨大的优势。”

李斌所说的巨大优势,是指ES8在今年1-4月份的豪华汽车市场上所表现出的竞争力,还是李斌的原话,“如果看今年 1-4 月份,ES8在高端SUV排在第三,比 XC90 高,比Model X 多一倍,ES6 的话我们也是非常有信心,今年的目标还是让更多的人认识我们的产品,因为我们对我们的产品非常有信心。短期来讲补贴下降会降低竞争力,长期来讲,我们在智能、性能、服务有优势,使用成本也低很多,这些好处足以抵消补贴下降带来的影响,长期来说,ES8 在高端 6/7 座 SUV 来说非常有竞争力。”

对于ES6,李斌表示:“ ES6产品力非常强,到目前为止,媒体和用户的回馈都是非常正面的,我们下一步还是希望更多的试驾,同时我们在线上推广会更加积极。我们也会在线下扩大销售渠道,当然还是保持直销,但是会在更多渠道展示我们的产品。ES6 进入的是更大的 5 座 SUV 市场,和 Q5/GLC/X3 相比,我们有非常强的竞争优势,从性能、智能、税费、使用成本方面都有很大的优势。”

蔚来品牌的量产车数量终于增加到了两款,聪明人李斌也势必保住蔚来股价的上涨势头。

相关标签:
创新创业
深度
蔚来汽车
  • 车云星
  • 空间站
  • 福特星球
  • 虫洞

加料 /

人评论 | 人参与 登录
查看更多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