车云X知乎丨前途汽车陆群:技术只是手段,好的出行体验才是目的

  • 发表于: 2019/09/06 15:21:44 来源:车云网

执着于技术是为了推动新的产品出现,但技术只是手段,目的还是好的出行体验。

9月5日,伴随着成都车展的正式开幕,车云与知乎共同出击,联合打造“知识充电站”,“问答”车企老总。为观众带来最新的车展信息,探寻汽车科技领域的新观点,新洞察。

前途汽车董事长陆群前途汽车董事长陆群

我们请到前途汽车董事长陆群参加专访,以下为专访实录:

Q:陆总,前途汽车给人是“造车新势力”的形象示人,在这样一个公司工作是怎样一种体验?

陆群:其实我不是特别认同你这个问题。我们一直比较远离“造车新势力”这个概念,经常有人把我们算作“造车新势力”,我们当然也并不排斥或者拒绝。但是我觉得,原来我们自己也在说这个事,什么叫“新势力”?现在的“新势力”好像就是原来没干过车的人现在新来干,如果用这样一个定义的话,我觉得我们不是新势力,因为我们原来就是干车的。如果说你是一个新创品牌,原来没有过工厂,自己现在把这个工厂做起来,这个当然是一个新的品牌,新的产品推向消费者。

其实还有一个更重要的区分新旧的说法,我觉得新旧是时间的划分,原来有的就是旧的,原来没有的最近刚刚出来的就是新的,这是一种时间的划分,这么划分我觉得当然也OK,但是你永远有新旧,明天是新的今天就是旧的。用另外一种划分我觉得反而是更好的解读,就是你有没有新的想法,有没有新的构思,有没有新的理念,有没有新的技术,有没有推出与众不同的产品和给用户带来不一样的体验。如果你有,我觉得就可以配得上“新”,如果你没有,哪怕你是刚刚出现的,刚刚新生的一个东西,但是你干的还是原来那些事,那你就不是什么“新”。

所以从一开始讲,由于行业里面大家对“造车新势力”有各种各样的解读和标签,我们并不想往这里面凑,但如果说真的有没有新理念、技术、体验,我觉得我们当之无愧,有谁有我们这么新呢?有谁用了这么多原创的、原来没有过的技术做出这样与众不同的产品呢?在这个角度上,那我们当然是“新”。所以这个“新”就不是一个时间的尺度,而是不同做法的尺度。所谓“新”和“旧”的区分,这么分更清楚。

你刚刚问在这样的企业里面工作有什么样的感受,怎么说呢,感受就是一天到晚特别兴奋、焦灼、困扰,你一天到晚干的都是以前别人没干过的事,说得高大上一点,就是任正非讲的“走进无人区”。在现在什么叫做“无人区”,你前面没有人了,你只能蒙着来,你又不像特别有经验的老道的玩家,你已经引领了很久,你知道怎么做这个引领者。这个时候其实你的自信心和方法论可以做,但是在中国就已经进入“无人区”了,现在没有那么多前人给你示范,他们也在摸索,有的人在旁边,还有的人晚一点,这时候你真正往前看的时候,没有人可以让你直接的模仿,借鉴肯定是有,但是没有什么特别成熟老道的,也就是“无人区”.但是对于我们这么一些汽车行业的人,在此之前从来没有人当过引领者,从来没有人知道在没有人引领自己的时候该怎么干,所以大家的无措感、困惑、迷茫、走错路,走错路再混乱的这种状态,我觉得是现在非常有意思的一个特征。不能说它非常的美好,但是它一定是很刺激,很让人兴奋,当然也会带来很多困扰,不是每个人都适应这样的方式,有的人喜欢按部就班,喜欢有条理。在我们这样的一个企业里面其实没有,不光是这些管理者是这样,下面从事每一个专业领域的技术工作者可能都处在这样一个状态下。我觉得蛮不一样的,现在已经不是创业时候那种新鲜的那种兴奋劲,我们现在不是创业,是创造,现在只有你自己去探索,这件事其实是更值得让你兴奋的东西,让你觉得更有价值的东西。干到一定程度以后,就会发现有那么一点小进展,居然在没有人引领你的时候,你也往前走了不少步,不能讲完全走上了平坦的大道,但是至少在往前走,在进展,不是在这儿白忙活。这个时候给你带来的成就感不光是我个人,还包括我们团队,的自信心就会建立起来。我们在这个行业摸索着、学习着,试着做一些引领者积累一点点小经验的开始,我觉得这是很棒的事。

Q:每一次的推陈出新,每一次的产品迭代和技术的升级,都会让管理者、开发工程师感到兴奋。但实际某种程度来讲,还是有很浓的创业氛围。

陆群:创业这个业字好像有点不契合。

Q:它可能更注重产品,更注重技术?

陆群:不完全是这样,我们是以技术为根基的。我们觉得推动社会长远的变化有多种力量,多种因素,每一种因素都是非常积极的。我们原来的背景和我们原来所擅长的,形成了我们的理念,我们把重心放在用技术的力量去推动,我们可能不太擅长资本,可能不太擅长这样那样的资源组合。我们擅长这件事,也是信奉我们的技术原教旨主义,我们就扎根在这件事。最终目的也不是说我们这帮人就执着于或者封闭于自己技术上面自娱自乐,而是说我们还是要推动改变,推动新的产品,用新的技术、好的技术带来好的产品,给用户带来好的体验、好的出行,这件事才是归属。技术只是手段,不是目的,目的还是好的出行体验。

Q:您刚刚也说了,推动技术改善人们的出行体验。从前途K50这款车来讲,您觉得在它身上又有哪些和别人不一样的技术,在它背后隐藏着哪些别人可能没有发现,但是其实很惊艳的设计或者技术?

陆群:其实搞技术的人就不太喜欢或者不太善于故弄玄虚,好像弄一个什么小的精妙的点,我觉得技术不是这样。我们还是回到从技术来推动出行的体验,大家都说K50是一个好车,那它毫无疑问是一个不同的体验。我们为什么把前途K50推广的主题词叫做“驾趣”,其实“驾趣”这个概念很老套,一点都不新,现在比较新的都是智能驾驶、无人驾驶,你们还在讲驾驶的乐趣,将来都不驾驶了,好像这个很老套。但其实是不一样的,我们的出行,现在的开车真的是一个很乏味、很枯燥的一件事,其实从某一个角度也激发了人们对无人驾驶的呼声,“我开车简直烦死了,还不如滴滴呢,我就叫个车得了”。这其实是对于无聊、枯燥、乏味、痛苦驾驶的逃离,他们更向往智能驾驶。

但我们现在在讲,第一,距离那个时代还有一段距离;第二,驾驶是不是就应该是这样枯燥的,并不应该是这样,它应该是一个有乐趣的过程。开车本身这个过程是移动的过程,在移动的时候你主动在驾驭,在超越,或者在掌控整个局面,你和车、车和路、车和其他的车之间有很多互动,在这个互动里面,你自己有你的情绪,你有的激情,也有你的智慧体现在里面,这让你出行的过程跟别人与众不同。这就是生活的一部分,掌控感、驾驶感、互动感,这本身是很有乐趣的。我们现在绝大部分的出行已经变得没有乐趣了,我们能不能让这些人觉得好玩、轻松、有驾驶感,有更深度的参与感,这件事我认为一定是好玩的。我们K50做的就是要用技术来突破这个口,能不能让你在开车暴躁的场景下可以让你变得依然有乐趣,比如说它的安静、它的精准,能不能回归到这儿,不是说千篇一律,就是一个铁盒子,把我移动到那个地方去,这是我们技术的初衷。当把这个技术回到刚才说的这个初衷的时候,其实这个技术一点都不是冷冰冰的,它是有温度的,它是好玩的。那为什么我们要做创新,为什么要做前后双叉臂扭矩的匹配,至于是不是电动,是不是跑车,这都放在后面,先说这些东西能不能带来有乐趣的驾驶过程、出行过程,这是我们的回归。当把很枯燥、乏味、冷冰冰的技术的东西跟驾驶过程结合的时候,这才是你刚刚说的最精妙的东西,而不是单纯的追求一些所谓的高科技。

Q:话说回来,所有的设计都是围绕最终的体验。

陆群:对,你不能把它变成一个专业工程师的技能大赛。咱们回过头来说,工程师这三个师,什么叫工程师,不是掌握专业技能的人就叫工程师,是你掌握了专业技能,并且把这项技能转化成为让人们生活变得更美好的这样一种职业,这才配得上叫工程师这三个字,要不然你就变成一个自娱自乐的事情了。

Q:前途K50车推出已经有一段时间了,目前在使用它的车主里面,有没有特别典型的一些车主,以及他们给人留下了哪些深刻的印象?

陆群:这个事是这样,这更像是咱们品牌故事的事了,咱们不讲故事吧,我想说一个车主,就是我自己,我真的是一个车主,不是说我是这个公司的一个高管配的公司的车,我真的是自己买了这个车,同时我自己每天开这个车上下班,我是一个真实的车主,虽然身份有点特殊。

当我成为一个车主以后,和我刚成为车主之前感受是不一样的,当时我作为一个开发者,我也开这个车。比如说在开发的时候,虽然我是这个车深度参与的开发者之一,但我对这个车的深度理解是我成为车主之后,而不是在之前。它给我的感受就是,我们这个车的加速很好,跑车嘛,加速有三挡,在之前我们不断的跟人家去宣传,看我们这个S挡动力十足。但是当我开了差不多将近一年的时间,我几乎没有用过D挡之外的其他挡,我只用D挡,加速肯定没有后面那两个挡来得更猛烈,但我为什么只用D挡,它给我带来的乐趣是我之前不曾体验的。我举一个例子,D挡给我的加速感就是推背感,让我在高速或者城市道路上,秒杀周边所有的车。我只有几种情况会用S挡,比如来一个朋友,体验体验我这个车吧,我给你展示一下,用一个S挡,我把那个叫什么感觉呢?“踹背感”,不是推背,这种感受你跟人去吹一下牛,你看这个车的加速。实际上我自己开车主要是上下班,我会特别享受D挡,D挡的加速是推的那种,它是一条特别平滑的曲线,虽然这条曲线后来也变得非常陡,但是它不是一个褶,它是滑过来的。后来我就用了一个巧克力的广告词“丝般顺滑”,就是又快又舒服,你就在车流之中游刃有余,不会给你生理上带来任何的不舒服,它推动你嘛,我们用工程师的语言,我们做造型表面的时候经常说表面的平顺、光滑,我们叫做二阶导数连续,如果你是二阶导数连续,它就是丝般顺滑,就是让你特别舒服,整个身体就是跟着这个走的,就是人车合一的感受。我就举这一个例子,居然我们这样一个跑车,每次出去做广告,做宣传都是加速多少多少,但是当我自己成为车主以后我最享受的就是这个D挡,它给你的那种愉悦,那种快乐,带给人的自信心,让你在车流之中从容,在这个过程中你又没有任何的难受。我作为车主,要的是愉悦的出行体验、驾乘体验,D挡给我带来的感觉是不一样的。

所以你问到这个问题,我作为车主的感受和作为之前开发者的感受是不一样的,我刚刚说的这种感受,在之前我是没有体验的。这种事其实才是我们工程师的目的,这才是我们这辆车的目的。当然你可以去飙赛道,虽然我没有经过任何训练,但是我也可以飙得非常好,没问题,咱们比一比,那肯定是S挡。这就是我们的小故事,那个细微的东西不是车主的话体会不出来。我是这个车的开发者,按道理我在一开始就应该狂热的,但是我对它真正的那种陶醉,那种喜爱,换一个别的车就不太喜欢开的感觉是真的成为车主以后。

Q:其实还是有点像回归车本身

陆群:我们不是造一个机器、工具,我们是要造一个给生活带来乐趣的东西。

Q:您自己也是电动车开发者,也是它的车主,回归到一个比较热门的话题,您觉得电动汽车会在多久时间之内超过燃油车呢?

陆群:回答这个问题就靠猜了,有人说5年,有人说50年,但是依据都不是很充分,貌似大家都有各自的道理,但是都没有特别严谨的实证。所以我要回答你这个问题,我也陷入到这种境地了。但是我觉得要跳出这个困境回答,为什么非要这样问这个问题,将来我们的目的不是电动,我们的目的是出行时候的愉悦感或者高效。围绕这个目的,不同的人会有不同的出行,既使是同一个人,每一次的出行也不一样。不同的出行如果要最大化满足他的每一次出行的愉悦、高效,这种出行,不同的产品会对应不同的应用场景,它应该是多元的,而不是对立的。将来的社会应该是多元的,技术本身也是多元的,如果你要真是形成那种碾压式的技术优势当然没问题,如果没有,这件事本身就不是一个问题,他在什么样的场景下该用什么的车就用什么车。

首先应该是在相当长的时间里面以燃油为能源和以电为能源的车,它各自有各自的优缺点和有各自适应的应用场景。如果具体的非要问什么时间电动车会超过燃油车,回答这个问题可以变一变,就是人们的出行场景里面电动比较适合的那些场景,什么场景我们来看它是多于燃油车的,我对此还是比较乐观的,我看到大多数人们的出行场景还是短距离移动的,在这种情况下,其实随着充电设施越来越方便,随着电动本身越来越成熟和成本降低,在这种情况下,适合电动的场景会多于适合燃油车的场景,这个事是不是就更乐观了。

在中国,或者世界可能也差不太多,今天很多人不买电动车,觉得不方便,还有就是蛮贵的,还有各种各样的成见和误解,这些本质上都是技术问题,但是对于工程师来说一定会找到技术的答案,解决了不就没有问题了吗。解决了之后大家就接受了,这就回归到这个场景到底适合电动还是适合燃油,回归到这上面,那它超越燃油车的时间不会是很漫长很漫长,中国可能再用15年的时间,比如说到2030年或者2035年之前就可以实现。我刚才说燃油车和电动车会长时间的并存,如果从数量上的超越应该是10年或者15年的时间。而且这条曲线一开始是一个缓慢的启蒙的阶段,大家一开始先尝试一点,然后再去克服那些不成熟的问题,随着启蒙的阶段,打基础的阶段,它会出现拐点,逐渐往上上涨的曲线,今天哪怕它还是很慢,但是它不会永远平缓下去的,随着它的成熟和技术进步它会不断的往上挑,而且越挑越快。从这一点上来说我还是蛮乐观的,政策一定是辅助性的,一定是在外围帮忙的,不能把政策当做一个决定性的政策,它是一个小的润滑剂,小的调和剂,但是大的趋势一定是出行本身来决定的,这是谁也改不了的。



相关标签:
2019成都车展
前途汽车
  • 车云星
  • 空间站
  • 福特星球
  • 虫洞

加料 /

人评论 | 人参与 登录
查看更多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