共享单车也得养家

  • 吴晓宇
  • 发表于: 2019/09/20 08:59:40 来源:出行财经社

经历野蛮扩张的疯狂补贴后,共享单车市场渐趋回归理性。

经历野蛮扩张的疯狂补贴后,共享单车市场渐趋回归理性。

ofo上线有“桩”模式,摩拜不仅改了名字还换了美团黄的颜色,哈啰和青桔则通过招标或置换的方式强势进入北京、广州一线城市,抢夺曾经可望不可即的市场份额。

共享单车的颜色重新热闹起来。只是今非昔比,共享单车对决的江湖,已渐渐少了ofo的影子。

去年下半年,ofo从大风口坠下,背上数十亿元押金债务,申请退款的用户多达1600万人,用户纷纷调侃道:“到处都是被ofo欠钱的同胞。”意气风发的90后明星创业者戴威,在北大光华管理学院成立了“ofo小黄车共享经济研究中心”时,曾许下愿景,“让世界没有陌生的角落”。如今这个愿景恐怕只能由他人实现了。

后来居上的哈啰、滴滴旗下的青桔、更名美团单车的摩拜成为霸占共享单车市场的“新三国”,在造血能力、生态版图上掀起新一轮较量。

微信图片_20190920090049.jpg

王者离去与后来居上

早期花1000万美元注资ofo的“独角兽捕手”朱啸虎,认为共享单车是一门“3个月就能赚回来”的生意。

他对比了ofo和摩拜的盈利模式:“一辆自行车200元,骑一次0.5元,每天骑10次就收了5元钱,200元可能40天就赚回来了。加上维护成本,三个月收回成本。而摩拜则需要2年才能收回成本。”2016年9月,朱啸虎早早下了定论。他在朋友圈写道:“ofo和摩拜的战争将在90天内结束。”

虽然略有偏颇,但朱啸虎的算法一定程度上点出了共享单车赚钱的奥秘:提高收入,包括提高单车的周转率、单车价格、总的活跃车数量;降低成本,包括降低调度和维修的运营成本、折旧成本。

2016年,橙黄单车大战方兴未艾。当年4月,摩拜在上海正式运营,摩拜时任CEO王晓峰雄心满满,“照现在的增长势头,可能不到年底就能达到10万辆的投放规模”。与之同时,ofo的故事围绕高校展开,已进入20所北京高校的ofo仍难抵戴威的扩张野心,“想让ofo涌进城市”。

战果难料,两败俱伤。ofo不仅没赚到钱,还背上了15.84亿~31.84亿元的押金债务。截至今年7月,仍有1600万人线上排队等着退押金。QuestMobile今年7月发布的《2019中国移动互联网半年大报告》显示,今年6月,ofo在其APP以及支付宝小程序的累计月活规模仅有783.5万,不足哈啰的八分之一。

摩拜被收购后,便成为美团财报中的亏损重灾区。美团2018年年报显示,自2018年4月4日起到年末的9个月,摩拜为美团点评带来的收入仅为15.07亿元,亏损竟高达45.5亿元。

毕竟,相较于朱啸虎对单车被骑行10次的期许,美团招股书披露的摩拜业务数据让人大跌眼镜。

按照美团披露的数据,截至2018年4月30日,摩拜拥有4810万名活跃单车用户,710万辆活跃单车,累计骑乘次数为2.6亿次,平均一辆单车每天被骑0.3次,每次骑乘收入仅为0.56元。

自2018年4月4日到4月30日的26天时间里,摩拜经营成本为1.58亿元,单车及汽车折旧成本3.96亿元,亏损4.07亿元,毛利率仅为-277.2%。据虎嗅推算,一辆单车的经营成本近1元,折旧成本约1.5元,二者合计2.5元。显然,共享单车的营收远远无法覆盖运营成本。

微信图片_20190920090054.jpg

在摩拜巨亏的影响下,美团对不仅对其进行管理层调整,还在运营策略、整体人员等层面进行优化。胡玮炜在去年12月卸任摩拜CEO前接受采访时曾透露,过去几个月摩拜几乎没有投放新的单车,而是将精力放在了削减成本、提高收入和订单数上。

更为重要的是,共享单车已触达用户红利的天花板。艾瑞咨询数据显示,2017年共享单车用户为2.05亿人,同比增长高达632.1%。2018年,共享单车用户仅同比增长14.6%至2.35亿人。艾瑞咨询预估,2019年共享单车用户只有0.24亿人的增长空间。

经过疯狂扩张与烧钱补贴“圈定用户”后,野蛮生长的共享单车行业渐渐回归理性,走向精细化运营的时代。

早在ofo和摩拜激战正酣之时,哈啰便在三、四线城市抢占市场,依靠精细化运营完成逆袭。今年1月,哈啰出行联合创始人李开逐称:“哈啰单车的骑行量比ofo和摩拜加起来还要多,占据一半市场份额,目前排名第一。”

“同行没有认识到基本的商业规则,所以造成过多的投放,这是资源的浪费。”李开逐此前在接受AI财经社采访时表示,哈啰单车在设计车辆时就考虑了运维成本,并注重骑行舒适度和运维效率。

哈啰CEO杨磊曾公开透露过哈啰单车的运营数据:每辆单车线下运营成本只有0.3元/天,折旧成本为0.6元/天,日均收入已经突破1元。哈啰公关总监王帆告诉AI财经社:“在北京昌平、大兴,哈啰每辆单车的周转率可达6次/天,在一些中小城市最高可达18次/天。”目前,哈啰单车已基本实现盈亏平衡,并在200余个城市实现净利润。

回归商业本质:赚钱

作为提高营收的最直接方式,“涨价潮”也随之而来,共享单车企业纷纷告别“赔本赚吆喝”的年代。

今年3月21日,滴滴运营的小蓝单车率先打响涨价第一枪,将起步价调整为15分钟1元,每超过15分钟加0.5元,即骑行1小时花费2.5元。随后,摩拜也加入涨价大军,起步价为30分钟1.5元,每超出30分钟收取时长费1元,骑行1小时同样花费2.5元。

哈啰单车今年已经两次涨价。今年8月9日起,哈啰单车宣布调整为每30分钟1.5元,即骑行1小时花费3元。而早在今年4月,哈啰曾在北京地区将计费规则调整为每15分钟1元,也就是1小时4元,比公交车还贵。

单车“1元1小时”时代一去不复返。

事实上,涨价或许是共享单车玩家跑通现金流的理智选择。过去一年,ofo与摩拜曾试图挖掘其他盈利模式艰难自救:ofo曾涉水P2P、尝试车身广告、App端广告、在公众号里卖过蜂蜜,发过一条48万元的软文,但效果都不尽人如意。摩拜则曾与路易威登达成合作,推出“LBS广告服务”,但也未曾走通盈利。

美团创始人王兴更是在美团点评2019年一季度财报电话会议上诚恳地表示:“为了提高营收,我们在一季度已经提高了月费,我们会继续进行试验,不断优化价格,减少‘免费骑’的活动。”

这与两年前“橙黄厮杀,用户得利”的疯狂局面形成鲜明对比。随着2017年新年钟声敲响,ofo和摩拜的斗争进入白炽化,相继开启“现金补贴战略”:在收取押金后,小黄车充值100元得200元,相当于骑行1小时0.5元。摩拜争锋相对,开展了“充值100元多得110元”活动。

疯狂的补贴大战背后,是创投圈被激起的久违热情。2016年9月至2017年7月,ofo共完成5轮融资,金额近90亿元人民币。摩拜也不甘示弱,自2016年4月至2018年4月被美团买下,其共完成6轮融资,融资总额近11亿美元。

摩拜投资人江渝接受《GQ报道》采访时介绍,用户增长很重要,许多决定出自本能而非理性的计算,随着滴滴和腾讯两大巨头加入,市场被迅速划分为两个阵营,摩拜和ofo的战争一触即发。“你不增长,对手就增长。对手增长,意味着对手将把份额吃掉,对手就能把你打死。就这么简单的一个教劲的过程。”

“萌芽、兴起、高潮、清场……别的行业用好几年走完的历程,在我们这行一年基本走完了。”哈啰单车联合创始人李开逐曾这样感慨。

不过现如今,为降低损耗成本,回归理性的共享单车们更是使出浑身解数。

他们打起了“回收”的主意,在降本的同时还能探索自我造血的又一可能性。美团方面告诉AI财经社,摩拜已翻新复用148万条轮胎和126万把智能锁,回收3152吨铝和6897吨铁,相当于节能7943万千瓦时。

截至今年6月,哈啰出行回收再生车轮超50万条,车座近7万个,车篮超25万个。在与有资质的再生工厂合作后,废弃的哈啰单车零部件变成了铝、贴等原材料或者塑料盆等再生品。

将运维团队外包也是降低管理成本的不错招数。哈啰一名运维人员告诉AI财经社:“为杜绝内部腐败产生不必要的费用,哈啰没有全职的运维人员,全是兼职维护。毕竟,一个全职运维人员要管理约4000辆单车,权力还是比较大的。”

政策的倒逼与博弈

除此之外,政策也在“倒逼”各家共享单车在运营调度上降本增效、回归理性。

时间倒回两年前,据交通部数据显示,截至2017年7月,全国共有共享单车运营企业近70家,共享单车累积投放量超过1600万辆。其中,ofo占据65%的市场份额,约为1000万辆,摩拜超过500万辆。过量共享单车造成公共资源侵占。

当年8月,交通部等十部委发布《关于鼓励和规范互联网租赁自行车发展的指导意见》,亲自为共享单车下发“禁投令”:由于空间限制及乱停放等违规现象,包括北上广深在内的12个城市已相继叫停共享单车新增投放。

此外,五彩缤纷的单车江湖更是积累起超过百亿元的押金池,“共享单车是否存在挪用押金现象”成为公众关注点。

行业洗牌随之而来。自2017年6月起,运营5个月的悟空单车、“最好骑”的小蓝单车、酷骑单车等相继陷入押金难退投诉潮,之后便传来倒闭或“跑路”的消息。2018年2月时,交通运输部副部长刘小明透露,“全国77家共享单车企业中有20余家倒闭或者停止运营。”

为了生存,彼时的“单车巨头”则纷纷选择背靠资金充裕的金主。2018年1月,滴滴接盘命悬一线的小蓝单车;三个月后,市场占有率第二的摩拜以27亿美元卖身美团;哈啰则有阿里和蚂蚁金服两大靠山加持。惟有ofo还在坚持独立运营,外加押金问题成为掣肘,濒临破产边缘。

如今,共享单车淤积问题仍未得到缓解。北京市交通委数据显示,2019年上半年,全市共享单车日均骑行量为160.4万次,平均日周转率仅为1.1次/辆。而日均活跃车辆只占报备车辆总量的16%,周均活跃车辆仅为30%。今年8月,武汉正在推进第二轮单车总量减量计划,截至8月底,共享单车将调减到58万辆。

虽然政策如同“紧箍咒”,但不影响共享单车企业用自己的方式进行博弈。

哈啰出行本被限制在五环外的昌平区和大兴区运营,然而今年5月,哈啰在北京投放车辆增至5万余辆,且单车扩散至城六区、通州区、房山区等未签订投放车辆协议的区域。哈啰因此被北京市交通委处罚5万元。

5月15日,滴滴曾在北京上地、西二旗违规投放一批青桔单车受到约谈。滴滴解释称:“为了更好地满足园区内用户上下班通勤的刚需,滴滴用3000辆全新青桔单车置换了10000辆废旧小蓝单车。”

滴滴给出的决策是将总量为25万辆的小蓝单车按照2∶1的比例置换成青桔单车,首批将回收市面运营的15万辆小蓝单车,投放7.5万辆全新青桔单车。摩拜则表示,橙色摩拜单车减半置换成“美团黄”版单车。

不过,今年以来,各地禁令稍有松口,变成限制无序和超量投放。继广州重新启动共享单车招标后,8月28日,北京市交通委宣布,滴滴、摩拜将按现有报备投放车辆数的50%减量,于2019年底前实施完成。

为降低运营成本,提高单车使用周转率,哈啰、青桔、美团单车均用技术傍身。

滴滴方面向AI财经社介绍,青桔单车建立了“车辆智能调度管理平台”用以搭建线下运维团队。调度平台可根据车辆定位数据,指派线下运维团队,从而解决车辆冷热区调度、淤积及特殊趋于规范停放问题,保证车辆不淤积,满足用户骑行需求。

同时,今年8月,300辆搭载北斗高精度导航定位芯片的青桔共享单车在武汉投放。据了解,该场景可实现共享单车厘米级导航定位,只有把单车停在指定停车系统才会正常结账。

哈啰出行公关总监王帆则称:“‘哈啰大脑’会了解所投放车辆的状态,而不是等到车辆失联再去干预,哈啰单车的智能锁会数分钟向总系统回传一次车辆信息,包括智能锁电量、位置等,以此预判每辆车的健康度,坏了就及时修、淤积就清理,健康的车多了、调度合理了,车辆使用率就提升了。”

此外,哈啰单车还试运行了“蓝牙道钉”技术,通过在地面上嵌入蓝牙硬件,引导用户在停放区域内有序停放。

ofo也未曾放弃。9月10日,ofo在北京正式上线有桩新模式,有桩点位数量达到2万个。ofo“有桩模式”中的“车桩”并非实体桩,而是对单车进行改造,在车头增加“P”型提示牌,并将该单车固定所得。车桩蓝牙识别范围即为停车区域。ofo官方App写道:“北京五环内还车新规:请根据手机端到停车点完成还车,否则需缴纳20元车辆管理费。”

早在半个月前,ofo有桩新模式就已经在深圳罗湖区、福田区上线。知情人士称:“广州上线后的近两周内,有桩运营的活跃车在桩率从不到50%提升到了近25%,罚款率相比之前的20%则降了一半。”

旧时代谢幕和新时代开场

随着戴威被披上“老赖”标签、胡玮炜套现15亿元体面离去,一代共享单车单打独斗的故事走向尾声。

现如今,共享单车市场再次三家分立,成为资本巨头们的游戏。背靠阿里巴巴的哈啰,已实现日均订单量超过2000万、入驻360余个城市,成为行业第一。不过,靠长尾用户取胜的哈啰,如何在北京等超一线城市扩大规模,仍是摆在其面前的问题。

据滴滴员工向腾讯《深网》透露,目前滴滴在全国的单日骑行量已经突破750万单,每天能为滴滴带来几万新用户,北京有150万单,每单刨除成本和折旧还能实现0.5元的收入。入局较晚的滴滴在行业监管规则成型之时入局单车市场,采用无门槛免押金的方式,从源头上杜绝了押金隐患,但如何利用后发优势超过龙头,仍值得期待。

摩拜披上“美团黄”,后续也要更名美团单车。不过,由于入局早,摩拜已经占据了城市中心“肥沃的土壤”:消费者素质高可减少单车损耗,上班族多使得用户解决“最后一公里”的需求旺盛。然而,在规模庞大的摩拜旧车中,单车的运营、维修和折旧成本也是不小的费用。

美团点评第二季度财报显示,共享单车亏损大幅收窄。这主要得益于三个月若干单车使用期限已经到期及不再产生任何折旧费用,以及尚未大量投放新地替代单车而令折旧大幅减少。

与此同时,资本巨头将共享单车这门生意看得更透彻,让其成为商业大生态的一隅,产生协同效应。有投资人在接受《财经》采访时说:“摩拜的最终归宿证明,单车作为一个独立生态存在的可能性未被验证,其只能依附于大的生态,成为大平台中的一个重要场景。”

滴滴寄希望于青桔单车解决“最后一公里”,完成出行闭环。滴滴方面对AI财经社表示,未来在滴滴平台,短途出行的用户既可以选择无需支付押金的共享单车、共享电单车,也可以选择专快车、出租车召车、豪华车等。

而哈啰单车同时也可以为支付宝带来流量和用户活跃度。QuestMobile今年7月发布的《2019中国移动互联网半年大报告》显示,今年6月,有4160.4万月活跃用户通过支付宝小程序选择了哈啰单车。

哈啰出行联合创始人李开逐同时表示:“哈啰现在和芝麻信用、支付宝小程序合作,用户扫一扫直接进小程序,分数够了直接骑车就走,这个流程是非常顺畅的。另外,芝麻信用分对用户的吸引力也会更高。”

美团则期望连接一连串的用户行为,“在家美团外卖,出门美团单车,远程美团打车,约会猫眼电影,旅游美团酒店”。

在二轮车市场上,哈啰单车还推出了哈啰助力车、电瓶车租赁等,在大出行领域,哈啰更布局了打车、顺风车业务,李开逐更是直言,“希望哈啰单车只占营收的一成;共享单车可以自负盈亏,并且能够为助力车、电瓶车导流;助力车能够规模化盈利,电瓶车的物联网则是未来的想象力。”

这与滴滴、美团的出行版图殊途同归。在共享单车外,共享电单车等隐形战场也等着资本巨头们新的较量。


相关标签:
出行
  • 车云星
  • 空间站
  • 福特星球
  • 虫洞

加料 /

人评论 | 人参与 登录
查看更多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