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裙子CEO”:通用汽车帝国的“她时代”

  • 洪华
  • 发表于: 2014/01/31 21:50:29 来源:汽车公社

“看着不像其他汽车人那样骨子里流的都是汽油”。这句略带性别歧视的判断意味着如果博拉干不好,通用将不可能再有另一位女性CEO了。

在艾克森治下,通用汽车已经消除了一些沉垢已久的官僚主义以及无效率作风,并且于不久前恢复了其投资等级评级和降低了欧洲业务的亏损幅度。不过他自认为,历史会将他视作一位“过渡型CEO”。相反他非常看好博拉,无论是在与官僚作风的对抗上,或是与美国联合汽车工会协调养老金问题上,艾克森都相信博拉是最适合的人选。

英国前首相、铁娘子撒切尔曾说“我要是干得不好,英国就不可能再有另一位女首相了。”在一个男性占压倒性优势的环境中做最有权势的女人,内心的压力不言而喻。现在,同样的压力落到了即将统治通用汽车帝国的女性CEO玛丽•博拉身上。尽管她并非商界第一位女性CEO,百事可乐CEO英德拉•努伊、雅虎CEO卡罗尔•巴茨和施乐公司CEO乌尔苏拉·伯恩斯接过企业的指挥棒时,都曾经是各自行业中史无前例的传奇人物,不过这次玛丽•博拉的掌权,也为汽车工业开了先河。

随着博拉的晋升,她将成为全球汽车界职位最高的女性。尽管博拉得到了通用前任CEO丹•艾克森的高度认可,后者亲切地称博拉为“汽车姑娘”,但“裙子CEO”却并未获得美国汽车行业顾问们的普遍信任,他们觉得博拉“看起来不像其他汽车人那样骨子里流淌的都是汽油。”这种略带性别歧视的判断很糟糕,同时也意味着如果博拉干得不好,通用将不可能再有另一位女性CEO了。

通用CEO玛丽•博拉

鹤立鸡群的“汽车姑娘”

一直以来,女人容易被人与软弱画上等号,五年前一场男人和女人的辩论中,奥巴马对希拉里说了一句“你还是蛮可爱的嘛”,言语中透露出的傲慢不逊让众多女性愤愤不已。美国人心目中的领导者多为坚毅的男性形象,所以在内部看来,或许叼着雪茄的鲍勃·鲁兹这样的,更符合通用CEO的形象。

在美国财富500强企业中,只有15家首席执行官为女性;法国CAC-40股价指数或者德国DAX指数所涉及的公司,均不是由女性所掌控;英国富时指数所涉及的100家公司中,只有5家是女性老板。麦肯锡报告指出,全球女性高层管理人员所占比例从2002年开始就没有发生过变化。纽约一些大型私募投资公司大楼内,甚至很难找到一间女厕所。所以博拉在一向由男性主宰的汽车领域被选中坐上这一位置,才更令人叫绝。

女性的身份,导致在讨论继任者话题时,通用“公司气氛有点儿不太好”,不过艾克森最终决定由博拉来担任这个“血管中流着汽油的男人们”的团体的领导者。大学心理学者斯蒂芬·平克曾经说:“从历史的长河看,女性一直是、将来也仍是一股有益和平的力量。传统的战争是一种男人的游戏:部落中的女成员从未结成团伙,去袭击相邻部落。”博拉的统治,或许正好可以扼杀一下通用内部长期以来顽固的官僚作风和派系斗争。在同事眼中,博拉“知道怎样搞好质量,她没有废话,没有偏见,也不搞小派系。”

51岁的博拉是两个孩子的母亲,她深知“在汽车行业中女性身份有时能带来助益,有时会带来不利。”而曾经在人力资源副总裁岗位上一年半的经历,也为其增加公信力带来了一些难度。要知道,通用汽车乃至底特律其他车企的汽车人都对人事部门存在着某种莫名其妙的偏见,在电影《全面追捕令》里,警探哈里被告知他将在人事部做内勤工作,他愤愤不平地说:“去人事部?混蛋才去那儿。”

这所有的阻滞似乎都在为博拉以后书写传奇故事增加更多的戏剧冲突,女性CEO的出现总脱不开质疑,但也往往受到更多的关注。事实证明,要在成片的男人堆里纵横捭阖,有时需要表现得更“像男人”。当博拉回忆起自己18岁初次进入汽车行业时,用她的话说,这种滋味“让我着了迷”。带着这种“女汉纸”才会有的痴迷,博拉在通用一晃33年,所任职的部门覆盖工程、工厂生产、人力资源、产品开发、采购及供应等等,天降大任于斯人,似乎一切都来得水到渠成。

而博拉个人的行事风格,也让人看到了其绝非柔弱女性的彪悍一面。她以一贯的直率方式对性别问题不屑一顾。“关键是要拿出实实在在的成果,”她说,“不要给我找狗吃了作业之类的借口,因为顾客不想听。”即便是在主管通用不被看好的人事部门时,她的作风也敢于打破常规,无比洒脱,毫无矫揉之感。上任后即向公司的官僚主义开炮,将必须提交的人事部报告数量砍掉了90%,并将员工政策手册删减了80%。她甚至宣布允许员工穿牛仔裤上班,认为“公司的着装要求是‘穿戴得当’。”

在艾克森治下,通用汽车已经消除了一些沉垢已久的官僚主义以及无效率作风,并且于不久前恢复了其投资等级评级和降低了欧洲业务的亏损幅度。不过他自认为,历史会将他视作一位“过渡型CEO”。相反他非常看好博拉,无论是在与官僚作风的对抗上,或是与美国联合汽车工会协调养老金问题上,艾克森都相信博拉是最适合的人选。目前通用养老金总额每年大约700亿美元,高出通用汽车总市值200亿美元,这或许正是博拉女性优势发挥作用的时候。经常接触跨国公司女性CEO的商业人士认为,女性CEO的共同点是,有强势的个性和良好的沟通能力。

工程师的崛起

迥异于日系车企和德系车企盛行的工程师文化,几十年来,通用汽车一直热衷于从纽约财务部门物色高管。一些投资者对此微词颇多,他们认为这些财务出身的“账房先生”干CEO,可能缺乏产品方面的经验。

翻看通用百年历史,由财务高管主政,还真没少把通用往阴沟里带。1958年,曾担任公司会计的弗雷德里克·唐纳成为新一任通用汽车主席兼CEO。唐纳信奉“造汽车很重要,但赚钱更重要”,这获得了当时握有实权的财务人士的全力赞同。于是,他发动了通用的管理大变革。在“赚钱更重要”理念的引导下,各事业部经理开始追求短期利润。每一个部门都违反原来的产品政策,他们试图为所有顾客提供所有产品:中低档车雪佛兰和庞蒂亚克也推出高档车,高档车别克和凯迪拉克也生产中低档车。经过这次改革之后,通用的车不仅外形相似,价格也差不多了。唐纳的改革是将斯隆1924年提出的“不同的钱包、不同的目标、不同的车型”的市场细分多品牌策略扭曲成了相似品牌策略。

之后的通用,又经历了数次由财务人士主导CEO位置的时代,无论是1981年被“华尔街日报”称为“80年代的管理庸才”的罗杰·史密斯,或是2003年上位、下台前被美国评论界人士称为“没有远见的老恐龙”的悲情人物瓦格纳,又或是后来被寄予“通用拯救者”厚望但最终在一片反对声中被迫离职的韩德胜,都曾担任过通用的首席财务官,他们普遍重视财务、强调管理,但却忽略生产、忽略顾客,或许一时之间为财务报表带来了漂亮的利润,但却在战略层面葬送了通用。

财务出身的人共同点是保守、谨慎,缺乏长远的战略意识,尽管某全球调查数据显示,《财富》500强企业大约有1/3的CEO都从事过CFO或类似的角色,但分析人士仍认为“财务人员应该放在公司‘副驾驶’的位置,这样就能时刻提醒企业在‘行驶’过程中遇到的风险。”从欧洲和日本汽车企业的大量事实证明,尤其在汽车领域,工程技术出身的领导者比财务出身的领导者更有利于汽车企业的长远发展,因为这些搞技术出身的人更了解汽车行业本身的发展规律。看看通用最辉煌的时期,CEO斯隆便是工程师出身。

而现在博拉的晋升,无疑意味着通用打破了以往的用人惯例,掌舵者的角色又落到了工程师手上。博拉在通用有着33年的漫长工作履历,还拥有工程、工厂生产、人力资源以及产品开发、采购以及供应各方面的经验,这对扭转通用业绩朝良好方向发展非常必要。

一盘很大的“棋”

一些分析人士还在担忧博拉是否有足够的经验来胜任这份工作,但博拉显然没有太多时间来理会这些质疑。艾克森带领通用摆脱了政府控股局面并连续12个月实现盈利,但通用本身仍处于激烈的转型之中,艾克森希望自己功成身退后,博拉能够承担起变革推动者的重任。

尽管通用仅用4年时间就还清了原计划耗时6年的政府救助款,但和竞争对手相比,通用的利润率却被甩出了好几条街。今年一季度,丰田汽车营业利润率以8.6%拔得头筹,现代汽车和大众汽车利润率分别是7.8%和5%,而通用汽车只有2.6%。摆在这位未来女性CEO面前的首要任务是如何消减成本来提高利润。

这需要博拉像一位斗士一样跳出来和通用固有的官僚作风和无效率开战,实际上她已经开始了。为提高效率,在任通用产品开发副总裁期间,博拉果断压缩了公司管理层,将原先每款汽车由三位高管负责开发的模式缩减为一人,在开发雪佛兰沃蓝达插电式混合动力车时,这种单人负责制使这款车以惊人的速度实现了从概念到量产的全部流程。

“之前确实存在各种各样的限制,让汽车设计和制造缩手缩脚,但现在我们要消除这些约束,不论是预算方面、资源方面,我们要打破所有约束,制造出成功的汽车和卡车——这是我们的本职所在”。

在博拉看来,通用“过去把事情弄得太过复杂了。”她表示公司正致力于在2020年之前将平台数量降到10个以下,这会有助于每年节约开发成本10亿美元。这一目标比大众汽车“2019年之前将平台数量从15个减少到5个”的计划要略微保守,但好处是他们应该不会比大众汽车因平台模块化而日益相似的造型设计更加乏味。

另外,通用在全球战略构架的革新上,从今年才开始了真正意义上的大开大阖。这其中包括对澳洲市场的大力整顿和对欧洲市场的腾挪。随着澳元的不断增值,澳洲整个汽车产业链规模在缩小,成本也在提高,继今年5月份福特宣布退出后,通用也终于在最近选择了关闭澳洲的两个工厂进行撤离,以韩国工厂的销量来满足澳洲市场的需求。

与此同时,通用宣布在2015年年底之前,将雪佛兰(Chevrolet)品牌撤出欧洲市场,只在该市场销售欧宝(Opel)和沃克斯豪尔(Vauxhall)。一直开拓无进展的欧洲市场,欧宝与雪佛兰两大品牌定位的严重重叠,从1999年以来导致通用累计亏损额超过180亿美元,这些严重的历史沉珂,成为通用超越竞争对手的巨大包袱,食之无味,弃之却不舍。要想提高利润率,通用的确需要一次割肉瘦身,以将精力集中于增长机会更大的市场,比如中国。

这无疑是一盘很大的棋。而现在,博拉将成为这盘棋局的主导者,好在她并不优柔寡断、拖泥带水,她的目标是尽早做出那些困难的决定,然后恪守它们。毫无疑问,一段时间内通用将会因为博拉的主政而受到更多的围观,或许某些人一心只想趁机在商业世界女性始终不及男性的论调上寻找一些更有力的佐证,这次他们会有所斩获吗?

相关标签:
人物
通用
  • 车云星
  • 空间站
  • 福特星球
  • 虫洞

加料 /

人评论 | 人参与 登录
查看更多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