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庆交通大学公共交通学者教授王健:公共交通的安全与保安

  • 新闻菌
  • 发表于: 2019/11/21 15:12:13 来源:车云网

出行当中最重要的方式应该是公共交通,是关心大众的问题。

11月20日-21日,由车云网主办,电动邦协办的“2019中国安全产业大会暨第三届交通安全产业峰会”在广东省佛山市召开。本次峰会以“安全出行 智享未来“为主题,下设新能源汽车安全专场、新技术安全专场以及智慧交通安全专场三大分会场。来自产、学、研等和出行安全相关的企业代表齐聚佛山,共同探讨新四化背景下汽车行业产生的安全新问题。峰会期间,重庆交通大学公共交通学者教授王健发表了主题为《公共交通的安全与保安》的演讲。

以下为演讲实录:

很高兴来跟大家分享交通安全的话题,因为我本人的学术研究当中第一部书就是写的交通安全心理学,但是后来时间的变迁,就从交通安全心理学到交通文学最后落实到公共汽车,说实话最近20来年,因为在公共汽车这个领域当中,我们讲到出行当中最重要的方式应该是公共交通,虽然小汽车占的份额是相对比较少数,我们讨论交通安全,我们是关心大众的问题。讲一个特别的重点就会讲到公交车的安全具体发生的一些事故。

我大致可能会从三个方面来讲,你会发现公共交通当中就是驾驶员和行人之间的纠纷,除了我们说车辆行驶安全,另外一个新的矛盾就是驾驶员被攻击,现在来讲公共交通工具被当作一种自杀或者恐怖事件的载体越来越严重,因为911以后,世界各地都出现了这么一些行为,在中国拿公共汽车,从纵火案到攻击案当中,这也应该会影响,所以怎么来做这种防范,也是一个很重要的责任。另外还讨论一个话题,我们说大家坐公共汽车比较安全,我们应该从哪个方向努力,最后一个角度,我们会来讨论。

万州的一个公交车开到河里去了,这起事故引起中国很多人不同角度的反思,整个媒体的基调都是在批评那个乘客,因为那个女乘客坐公交车的时候错过他的车站,她发现错过她的车站以后就要求司机停下来,我要下车,司机一直说是你的责任,那就争争吵吵,然后就上了桥,在桥上司机和乘客之间的口语的争论,行驶的动作,你会看到女乘客开始来攻击司机,司机刻意地把方向盘往左边一打,就进入另外一个车道,跟迎向来的另外一个小汽车发生碰撞,而且还撞上旁边的护栏,没想到那个护栏不经撞击,开到河里去了。

这起事故,我们怎么来解读?如果系统地来考量,当时我就说这个真的是叫做意外,公交车以大概不到40公里的速度,居然把桥的护栏撞坏了,这算一个意外。理论上来讲那个桥的护栏的力量是应该能承受这个力量不会翻车,那可能是一个普通的交通事故,这是我们倒推过来看到的一个事故出现的问题,这15条人的生命是因为这起攻击事件,还是因为桥梁护栏的问题,没有人追究。

第二个方面的问题,这个司机为什么在争吵的过程当中突然变车道,跟对面的车发生碰撞,因为他受到了攻击,如果跟对面的车发生事故就是一个刑事案件,这个乘客就是刑事攻击,不再是乘客和司机之间简单的所谓的扭打的内部矛盾,上升到刑事案件,你会看到司机在跟乘客的争议过程当中,他为什么不把车停下来?什么力量强制他一定要坚持开车,不停下来,打开车门,让乘客一走,15个人都没有事。如果说他打开车门,对社会有多大的危害?其实我们来分析这个事故当中,就要从这起事件当中来吸取教训,我们有很多地方值得改良的问题,桥梁工程的工程技术问题我们不考虑,为什么驾驶员会向这边撞?潜意识当中,司机会利用碰撞事故来制止所谓的乘客的攻击行为,我们说司机为什么不开车门?是因为公交公司可能有规定在桥上,过了这个车站以后不允许停车,这些我们就要来思考它的合理性的问题。当然我们会看到这次事故当中值得庆幸的是因为车上的视频记录,所以我们把事故前所有的状态可以浮现,因为在这起事故打捞起来,没有把视频解读之前,有很多解读,我们在外面的视频看到公交车和小汽车发生碰撞,这是一个有意识的动作。如果没有车内的视频,我们就不会看到两个人所谓的吵架、动手的动作,全靠这么一个系统。大家都会看到这个视频监控系统,在我们交通安全当中,对总结经验教训这就是一个至关重要的作用。讨论交通事故,我们就会拿死亡、所谓的暴露来作为一个横向的指标。这是我们讲到全球客车行业当中,具体是安全不安全的指标。

在国际社会上都说坐公交车,首先讲到的第一个因素是安全,但是在中国你到处都是看到公交车碰死、高速公路撞死,整天都在出现交通事故,但是你就不会知道每天都有很多小汽车撞死多少人,我们全世界每天大概有三千多人,一年以后大概是130万人死于交通事故,而且大多数都是开小汽车的人,但是这个实实在我们脑袋当中都非常不强烈,所谓的公共交通的事故在中国媒体一渲染,大家都觉得公共交通非常不安全,特别是我们很多人送自己的孩子上学,都觉得我开车,爷爷奶奶开个自行车去送上学安全,其实那个来讲风险会大很多。全世界,我们说安全,这是最重要的,我们会有两个统计数据,一个是美国人的统计数据,一个是欧洲人的统计数据,交通警察的死亡率看看车开多少,行驶每10公里,一公里当中死亡多少人数?这个当中你就会看到坐公交车也好,坐长途客车也好,是开小汽车的低7倍到8倍,所以开小汽车的死亡率应该是坐公交车的7到8倍,因为你在道路上面面临的风险所谓的产生事故的受危害性,这是两个国家的数据。

我们说产生的这种事故当中,我们看到的交通安全,驾驶员受到攻击,这是被大家忽视的一个数据,这两个数据来讲,我们是拿国际研究的报告,会看到,其实各种交通方式,驾驶员和运营商、乘客之间发生的矛盾,有的事情就不做报道,吵个架就完了,有些事是正式地把它记录下来,乘客和驾驶员之间发生这么一种冲突,这是从数据来讲的状态。

我们可以看得到在死亡与交通事故当中哪些人,你会看到员工也好,乘客也好,道路使用者也好,其实会发现很多都是道路上的使用者,他们最冤枉,我们从统计事故当中慢慢你会看到,有时候你在公交车站等车,也被人家撞车上来了,从这些分析来讲,做防范,我们的重点应该在哪里?这个问题就很明白了。死亡率和受害率,就是大致这么一个比例。

什么叫做受到攻击?我们说攻击当中有的是口头的,有的是动作的,所谓的攻击,一个人对另外一个人非法的身体的攻击,包括我们口头的攻击也算,使用器物也算,有的是受到伤害,看得到身体的损害,有的是没有伤害,辱骂这种东西,包括我们讲的生理的,有的是各种状态的描述,有的没有,首先都存在两种现象,明显和不明显的,首先我们要把攻击做一个确定的,这个数据算不算一个矛盾?

如果司机受到攻击以后,对他开车来讲安全性有多大的影响,因为我们从交通工程研究当中看到三个要素,人、车、路当中最重要的因素是人,人的因素造成的交通事故,单一因素大约是45%,所以人受到所谓的影响,司机开车当中来讲可能带来的危害就比较大了,在这里面来讲会看到2000年以后,美国才开始把所谓的公共交通和工作人员受到危害、攻击,把它当做一个现象来关注,之后的911是另外一个很严重的事件,所谓的国家应急安全,这是不一样的。

因此我们说安全咨询委员会怎么来解决乘客和所谓的驾驶员之间的纠纷?这是从交通事故里面来。在事故里面攻击的定位当中,首先就要划分一个类别,就会看到各种形式都不一样,把这些统计起来,你就会看到哪些是简单的扭打式的,可能是最普及的,还有所谓的口语上的谩骂、吐口水。我们讲到安全委员会里面来做的统计分析,就是美国人说的这么一个问题。

像这种事件当中来讲,现在我们也知道公共服务当中会面临一个投诉,我觉得你服务水平不好,我就要投诉你,投诉本身就是简单两句话,结果变成了一个谩骂,变成了一个攻击,这种因素来讲,就说明一个问题,服务水平居然演变成一个安全性的问题,这完全是不一样的,美国人就从研究机构的角度怎么处理这些问题,就做了这么一些手册,怎么来做评估,怎么做预防,提出一整套的措施,包括国际公共交通联合会,他是站在运营商的角度怎么来解决这个问题,他们也要来打击对驾驶员的攻击,你会看到那种恶意的,不是服务水平的投诉,攻击了在公共交通的操作员,这类性质是不一样了。

攻击者从这个当中来讲,有的是直接地环境,有的是外部的大环境的事件当中,现场场景的反应,就拿我们刚才讲的万州的事件,如果说这个司机知道乘客坐过车站了,马上把车门打开,这个事情马上解决,就没有后面一系列严重的事故,我们就会解决这么一些问题。

不同情况的受害者,也有一个统计,这是美国人做的一些统计报告,美国已经有这个制度,所以在中国究竟多少司机受到伤害,现在没有数,按照事件当中大家才知道这很普遍,为什么这些司机要做这种习惯的处理,在司机当中也形成了一种职业习惯,我肇个事就把你转变成刑事,这是潜规则,至于为什么要产生这种纠纷?大家就会看到因为卖票,很多事情都是因为卖票、收费产生这样一些混乱,有些说喝酒醉了以后上车,就会产生这些因素,这种社会因素就很多了,产生人身攻击、语言攻击。

作为安全的系统来讲,我们建立制度,怎么来实施它?这就涉及到驾驶员有哪些责任,有人抽烟他干不干涉,有人在车内来不遵守公共卫生,有没有责任去制止,如果一做,就会发生纠纷,他又不是执法机构。

从这些地方来讲,这就是矛盾的冲突点,这些冲突点当中来讲,职业训练哪些事情应该做、不应该做,这是我们需要来做的。从行业层面上来讲,光靠司机,如果没有社会共识,这个行业的问题就没办法解决,这是我们讲到的法理当中,美国人保护驾驶员、乘务员来讲,有些从立法的当中来讲,怎么来降低公共交通这样一些危险,做好行业的管理,也形成制度化。包括管理规章,就会讲到视频监控,现在就做出来了,他来做客观的评估,究竟是谁对谁不对,我们说视频监控最早的目标是这样,逐渐地推广来解决这么一个问题。

另外我们从司机的角度来讲,怎么来做保护,那是另当别论的话题,作为车辆来讲怎么把司机和所谓的乘客隔离开,像火车一样,就没有这种问题,司机专心开车,那些问题是其他人的责任,这也是另外一套解决方案。

在事故以后,交通部就强烈要求把它隔开,我们有很多夸张的,把司机像一个牢笼一样把它隔离起来,其实我们说司机和乘客之间可以和谐来做良好的互动,不要矛盾到那个层面上来讲,从车辆的设计上,如果你提供良好的服务,大家就没有这些纠纷,像坐小汽车一样愉快,像我们的客厅一样这么好,我们说从设计的角度来讲,制造商、运营商、管理者,能够把它配合起来。包括车站,整个公共交通系统的服务水平高,我觉得这才是解决根本问题的大环境,你会看到欧洲人2000年以后,公共交通一直在上升,中国人是在逐渐地下降,这是很微妙的问题,价值理念不一样,社会的性格习惯不一样,就会成为交通系统当中,一直在解决交通事故,充分利用各种资源建立一系列标准,各位看到的包括博世讲的,这叫做老标准,各个要素都在制订这么一些规则。比如说我们的车,车辆的视频监控,能够把它记录下来,传到后台,以及我们说现场的应急处理,都需要信息技术的规范,这就是新标准,过去没有的,现在都有这种信息技术,包括建立车辆和环境之间的沟通,以及我们会看到作为一个车队管理,也需要这样一些技术。

车内之间,我们怎么来控制?现在摄像头之多,一个车至少有7个闭路电视都在监控我们,其实这就带来另外一个问题,我们的隐私在哪里,我们在车上所有的各个环节都被摄像头所监控,这就是我们讲到的视频监控对所谓的公共安全的隐私的问题,这些都是中国为了基于安全,好像安全压倒一切,个人隐私都不存在了,但是你会发现欧洲人出了一个通用数据保护条例,中国应该借鉴,怎么回过头来尊重个人的隐私,公共安全不能侵犯个人的隐私,这就是一个新的话题。

我总结起来讲,公共交通安全当中的一个现象,就是驾驶员或者工作人员被攻击,怎么来做保护的问题?作为一个运营商,你要对司机和工作人员怎么做培训,怎么来应对这种攻击和防护。第三个方面,我们利用技术手段,比如视频监控客观地记录,包括你看到摄像头,他要做攻击,他就可能掂量,他所有的行为都被监控。最后就是公共安全和个人隐私同等重要,谢谢各位!

相关标签:
2019安全产业大会
会议摘要
最新报道列表
  • 车云星
  • 空间站
  • 福特星球
  • 虫洞

加料 /

人评论 | 人参与 登录
查看更多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