从赛道开进游戏机屏幕,疫情下F1有了新玩法?

  • 发表于: 2020/03/30 14:20:43 来源:车云网

损失理应最大的厂商“爸爸”们,心思好像完全不再这件事儿上。

一个男孩“飞驰”的青春期里,可能没摸过方向盘,但一定熟悉《极品飞车》。

虽然那个年代,喜欢赛车游戏的人除了极品飞车之外也几乎没有其他选择。俩人用一台电脑上下分屏竞速,瞬间感觉自己走上了人生巅峰。

可绝大多数少年还是会砸着键盘结束游戏,懊恼自己怎么没多套别人几圈儿。

谁还不是个赛车手咋地?

这也是为什么,前两天20岁的周冠宇代表雷诺车队拿下首次虚拟F1大奖赛冠军时,整个媒体都“炸”了。

“只要牵扯到电竞这方面,中国选手就坐不住了。”

实际上,全世界的现役车手“宅家”期间都没闲着。在官方举办虚拟赛之前,就有不少运动员坐在家里拿游戏练手,The Race全明星赛也吸引到现役车手参加。

表面上大家乐得清闲,但并不是所有人都笑得出来。

车手领着死工资,主办方顶着锅盖挨骂,可损失理应最大的厂商“爸爸”们,心思好像完全不再这件事儿上。

事情还是要从一只蝙蝠说起……

赛事说停就停?主办方挣不着钱,还得挨骂

冠状病毒蔓延后,很快成为全球性质的公共事件。NBA果断宣布暂停联盟比赛。

然而,人们却迟迟等不来F1的官方决定,F1、FIA、AGPC在利益和压力之间摇摆不定。就这样,从迈凯伦车队工作人员检测结果呈阳性,到主办方最终叫停比赛,FIA和F1“顶着锅”拖了两天时间。

现场熬夜等官宣的车迷破口大骂,指责这就是一场“懦夫的博弈”。
说实话,F1官方这次实在太拼,哪怕挨骂也绝不配合。
自由媒体接手之后,F1越来越像个生意人,满脑子想着赚钱,让许多观众感觉现在的F1一股子铜臭味。
这两年赛事整体的财政状况始终不太乐观。这也是为什么F1不希望停摆,甚至拒绝空场比赛——作为第二站,巴林主办方本来决定效仿现在许多综艺节目的录制,观众席上留空不上人,转而在线上进行直播。可F1官方表示不行:“这样就没法卖票了。”

F1集团的收入大概包括转播、广告赞助和每站比赛主办方的承办费。根据合同,主办方的收入只来自于门票,还要拿来支付运营成本和对F1的承办费。巴林站如果没有门票收入,运营成本是可以靠政府资金支持,但支付给F1的承办费用就打了水漂。也就是说,即使借用政府之手空场跑,F1可能依然赚不到承办费。
所以,F1绝对不能开这个先例,也希望能在各个细节多抠一点利润出来。收不到承办收入之外,如果比赛无法照常进行,相关的广告和赞助费用也会相应减少。
总之,种种原因之下,F1今年的收入肯定是要大幅缩水了。如今在纳斯达克上市的股票也跌了一半,刚刚有盈利势头的财政状况被兜头泼了盆冷水。

无奈之下,现在的巴林站、越南站、中国站,一直到6.12-6.14举行的加拿大前的赛事都被推迟或取消。目前根据F1官方的最新消息,预计还会有更多F1分站延期,什么时候重启目前来看遥遥无期。
也有人乐观地预计,修订后的赛程预计最终能跑15-18场。可随着东京奥运会官方宣布延期,F1到底能否在夏天重启都成了问号,能跑几场也就不奢求了。

失去营销工具?厂商表示I don't care

按理来说,赛事停摆之后车队本身也将蒙受巨额损失,不光没了广告赞助,也失去竞争赛季末F1分发奖金的机会。
可眼下,失去F1这个强大的营销工具之后,汽车厂商居然还能笑得出来?
就拿这两年挨骂最多的法拉利来说,5年的102场比赛里只赢了17场,沉迷于帮助车迷口中的“窝法乙烷”花式变现。
赛道上狂秀无脑操作,开启“迷惑行为大赏”,对这家上市公司的市场业绩有影响吗?
没有,法拉利的销量在五年内增长了近45%。

法拉利在F1赛场上唯一做对的一件事儿,恐怕就是“放弃2020,专攻2021”。
对这种弃车保帅的做法,红牛车队的顾问马尔科也发来贺电:“所有车队其实都面临着收入的损失,如果取消5场大奖赛,我们会损失1亿美元。好消息是,如果继续在2021年冻结新规实施,成本会有显著下降。”
也就是说,在“停赛”和“‘预算帽’新规推迟实施”两道保险的加持下,车厂不光没啥损失,甚至还省钱了。

掰开揉碎了说,对于赞助厂商而言,每年F1赛事的媒体宣传价值远远大于车队的现场表现。要知道,“梅奔”们签的是框架合同,今年消耗不完的权益明年还能接着用,最起码车上还贴着赞助商的logo,仍旧具备很强的宣传力。长久以来,这样一套宣发制度已经形成了相当成熟的体系,一次突如其来的停赛不足以将其连根拔起。
当然,每年一两亿美金的钱恐怕是打了水漂,对谁都如是。在这种情况下,损失相对越小,赢面就越大。反而是排名靠后的小车队,机会成本越高,沉没成本越高,承受的损失才越致命。
除了宣传效果以外,需要厂商埋单的另一个大头就是车手工资了。可一旦选手们没有进行赛季比赛,他们拿到手里的“死工资”几乎是九牛一毛。这么算下来,这个赛季车厂们主要投入的也就剩车队维护费用了,赛事取消可是给金主们省了一大笔钱。

说完了明面儿上花的钱,我们再看看背地里的技术研发。
说白了,F1的本质就是在拼各大集团的综合技术实力,也是在为后续量产产品做铺垫。事实是,各大主机厂所谓的“新推车型”,基本在5-10年前就已经投入研发,而当下设计的最新技术也就是在为未来10年做准备。
随着各国政策调整,大部分主机厂都已经停止了对传统发动机的研发投入,对于极致追求发动机的F1来说,在规则限制之下,整体性能方面的研发提升几乎难以察觉。 再加上受车厂新车二级结构变化影响,这场最高规格的赛车运动,近年来风向变成了排量和车重等“无关痛痒”的话题。

退出F1?大厂早就找好“接盘侠”

或许是嗅到了商机吧,FE恰逢其时地出现了。
“最初,两个平行的顶级赛车项目让梅赛德斯感到了资源的紧张。”梅赛德斯车队引擎部门主管安迪·科维尔说道。
2017年,梅赛德斯开始为这个赛季正式参加FE世锦赛做准备。研发初期,梅赛德斯位于布里克沃斯的引擎部门分出了一些人手参与到FE项目中,专注电动机的效率、转换器以及所有控制系统,参数、扭矩输出的准确性调校。
在集团内部,F1与FE两个项目的重量级是完全平行的。梅赛德斯甚至开始外聘人才补齐F1团队的缺口。
本来按照计划,本赛季梅赛德斯F1车队的混动系统会借鉴HWA车队在FE领域的技术研发成果,而后者正是梅赛德斯在FE领域的“厂队”。

就连车手可能也会共享——
曾在2018-2019赛季FE世界锦标赛的HWA车手斯托菲尔·范多恩,将正式作为梅赛德斯F1车队的储备车手。他还有一项任务,就是带来FE领域的作战经验。
一套操作下来,让坊间频频出现“梅赛德斯打算退出F1,专攻FE”的传闻。再加上其所有F1车队的合同今年年底马上到期,大幅削减开支已经成了下一步必备动作。对此,梅赛德斯领队沃尔夫的回应也是轻描淡写,一笔略过。

不光梅奔,保时捷,或者说其背后代表的大众集团直接决定放弃F1。
保时捷赛车运动负责人弗里茨·恩辛格在接受媒体采访时回忆道:“1.6升V6发动机已经箭在弦上,我们甚至参与了国际汽联和Liberty Media(F1大股东)之间的监管讨论。”可就在最后决策阶段,集团内部仍旧把赞成票投给了FE电动方程式。

FE真香吗?车厂不仅不亏,而且觉得极香

我们常说,百年车厂是最会做生意的。
F1实目前最高规格的赛车运动,这事儿不假。但参赛厂商每年要扔出几亿美元的门票钱,也让整个赛事变成了一场烧钱游戏。相比之下,FE一年2000万欧元的参赛成本之低,简直就是“福利局”。
电动车比赛不用加油,规定不用换轮胎,电池、空气动力学套件和底盘还都是组委会统一提供的。厂商需要自己搞定的部分就是电动机、传动系统、车身、电动系统等等。
化个重点:所有车队车辆的其他部件都要完全相同。

也就是说,FE给汽车制造商们提供了一个标准化且可复制的技术研发平台。更重要的是,电动车平台的天然优势决定着赛车到量产车之间的技术转化周期格外短暂,部分软件技术甚至6个月内就能完成量产。

F26.png

不光如此,FE能提供的还有:高负荷用电需求带来的三电系统可靠性的提升、提升动能回收系统工作协调性、平衡续航里程与加速性能关系等等等等……
这还没完!
研发赛事技术的同时,高效的电动成果也在反哺民用车领域。
参与上一赛季表演的奥迪E-tron FE05,就凝结了集团在电机、变频器、变速箱、悬挂系统等核心零部件以及电量管理软件方面的最新技术成果。
谈及2018-19赛季,贡献出全赛季第二长的大直道路的海南三亚站也有话要说:当地湿度85%、空气温度30℃、气候高温高湿……这种极端条件不仅对于赛车和车手是难得的人生体验,更加成为厂商积累数据推进技术量产的“高规格试验田”。
甭管老牌厂商对赛车运动表现出多大的热忱,卖车始终才是正经事。每一站都是街道赛的FE,提供了多元化的驾驶环境,最大程度地拉近了车迷距离,能够让他们更加切实地关注到消费者实际驾驶需求,高效快捷地催化电动汽车行驶品质。

所以真的不用为车厂“浪投几千万,响都听不着”感到惋惜,“生意人”踏出的每一步都掷地有声:超低投入,稳稳的技术回报,昭告天下自己赶上了“电气化”这趟车,最后还跑到消费者家门口赚了一波吆喝。
算下来不仅不亏,还相当划算。

当然,仍旧有F1死忠诟病FE车速过低、锂电技术停摆、圈速毫无长进。这就导致未来很长一段时间内,电池技术直接决定厂商在FE的核心定价。如果有一天FE决定开放电池研发,有能力carry这场游戏的恐怕不再是车厂,而是宁德时代、松下、LG等电池供应商之间的缠斗。
就眼下的竞争格局来看,大部分车企的主张仍旧停留在三元锂电池,宝马和欧洲部分高端车型则选择了磷酸铁锂技术,梅赛德斯车队引擎负责人安迪·科维尔表示站队氢燃料电池,不止是清洁能源,其长效性能也很优越。等候加入战局的电池厂也提出了绝杀方案——锂硫电池,不过研发仍处保密阶段,尚未完全推出。

在这种大趋势下,F1前掌门人伯尼·埃克莱斯顿也话风突变:“如果是靠理性而非让情感来做决定,我会选择FE。”他承认,这场“无声无响”的赛事未来会有更多商业扩张的机会。
前F1车手杰罗姆·德安布罗西奥赞同地表示:“我认为在10-20年之后,所有的车都将使用电力驱动。”而他如今已经成为FE积分榜的领跑者。

日子变容易了吗?头部车队失去优越感,甚至被孤立

随着欧美日中等汽车制造大国相继给燃油车判了死刑,FE毫无悬念地成为了未来纯电市场的试金石。
可对于常年盘踞F1头部车队的大厂来说,FE就是因为赛制过于友好,使得他们在告别那场“欧洲赛车运动”之后,显得毫无优越感。

FE首个赛季时,只有雷诺一个厂商队,发展到如今第六赛季,选手名单里坐着9个整车制造商:奥迪、宝马、雪铁龙、捷豹、奔驰、保时捷、蔚来、日产、马恒达。阵容之强大让F1相形见绌,未来还有不少车企伺机而动,这也让FE从下个赛季开始正式升级为世界锦标赛。
目前加盟FE的厂商,基本都已经拿出了像样的纯电产品。这种相对更加公平的竞争环境,让F1来的“梅奔们”必须打起十二万分精神。

与F1既定的竞争格局完全不同,奥迪几乎已经成为“FE最成功的车队”。超过90%的效率优势,使奥迪公认拥有最好的FE套件,集团FE电动方程式车队的领队艾伦·麦克尼什也在赛季开始前直接喊话宝马,将其作为直接竞争对手。
在2018/19赛季的季前测试中,宝马名列全速排行榜首位,并且是长跑平均速度最快的车型。“宝马就是我们现在所关注的,它们就是我们将要追逐的主要目标。”
很明显,宝马和奥迪在FE玩得很开心,奔驰感觉被“孤立”了。

车队如是,车手亦如是。
作为前雷诺F1发展车手,如今为FE日产车队效力的罗兰德就有切身体验:“F1仅仅是被汉密尔顿、维特尔和维斯塔潘几名优秀车手所统治,而FE提供了更为公平的竞争环境,也增加了赛事的竞争力。就平均水平而言,FE车手显然要比F1更好。任何从F1到FE来的车手,都会发现这里的比赛难度更大。”
赛车场上的竞争格局正在重塑,F1是否停赛早就不是厂商心里最关心的事儿了。

相关标签:
全球热点
  • 车云星
  • 空间站
  • 福特星球
  • 虫洞

加料 /

人评论 | 人参与 登录
查看更多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