博郡退席,黄“凉”一梦

  • 刘英男
  • 发表于: 2020/06/30 12:43:00 来源:车云网

博郡,未能博得一郡之地。

“将产品做到极致,就是我们与其他车企最大的差异。要把产品做到极致就不能有短板,有短板就意味着你整个车可能都不行。”

在汽车行业纵横了20年有余的黄希鸣总有一种区别于其他新造车企业创始人的骄傲,然而这份骄傲被“博郡还我工资”六个大字击碎了。

2020年6月15日,已经成立了4年但尚未见量产车的博郡汽车发布公告,宣布造车失败,将出售车型平台等各种核心技术,并表示,有意者请直接联系CTO Jerry Lavine。同时,博郡汽车方面还透露,如果购买了其技术,可以在几个月内使车辆驶上公路。这样的消息确实有些诱人,但前提是真实的。 

有内部知情人士透露,在博郡汽车放出消息后,的确有人对博郡首款车型的技术平台b31表示感兴趣,也和公司有过交流,但是在进一步了解后,这些人放弃了购买,并表示:这压根就不是一个完整的平台,缺乏供应链体系。

1

如果当年一汽夏利在出钱出力之前也能再三思索,如今恐怕也不会落得这样下场。

在博郡汽车宣布造车失败后,一汽夏利发布的一则《关于重大资产重组进展情况的公告》。《公告》中显示,双方共同成立的合资公司——天津博郡汽车有限公司虽然已经注册成立,同时一汽夏利早就按照评估报告清单向天津博郡交割了相关实物资产。按照双方之前签订的协议,一汽夏利以整车制造相关土地、厂房、设备等负债作价向天津博郡出资5.05亿元。此时,一汽夏利已经完成了自己的部分。

根据协定,博郡汽车需要出资20.34亿元(现金)入股,并且持有合资公司80.1%的股权。可一汽夏利发布的《公告》中表示博郡汽车注册主体——南京博郡汽车以货币方式向天津博郡仅缴付出资 1400万元。 

先前的空头支票已经打了水漂。这件事很明显是一汽夏利被占了便宜,但是作为“受害者”的一汽夏利是不是完全没错呢?并不是。我们不否认这其中博郡汽车毫无契约精神,但合资不是喝茶,不能随便拼桌,在提供资质、厂房以及各项设备时,一汽夏利是否对博郡汽车做了详尽的了解呢?

显然是没有的。有知情人士透露:“在尽职调查中,一汽夏利并未对博郡的融资能力深入调查,甚至连一份博郡的融资合同都未见过。”

但这就好比认清了渣男的姑娘,总要及时止损。没有了一汽夏利,黄希鸣应该可以意料到博郡汽车这样的结局,毕竟回头看看那些即将上岸的新造车企业,有哪个是花1400多万就能造出来车的。

2

只是黄希鸣能想到的结局,博郡汽车的员工就不一定想得到了。

表面上,博郡汽车和其他新造车企业资金来源相似,就是融资。根据天眼查等查询软件显示,博郡汽车共进行了6次融资,最近一次融资时间为2019年6月3日,宣布获得由银鞍资本等投资的25亿元。

但是有无落实并不知道。传闻表示,实际上博郡汽车实际到位资金仅4.2亿元,主要来源是银鞍资本等。按照李斌的说法,融不到200亿,新造车企业很难存活,博郡汽车的隐瞒直接牵连到的就是博郡汽车的员工。

 

早在到2018年6月末就有资料显示,博郡汽车资产总额为4.2亿元,负债总额为4.4亿元,公司资不抵债已经很长一段时间了,而到了2019年,知乎上有人爆出博郡汽车拖欠2018年年终奖的丑闻。

有离职员工表示:“2018年Hr说的是一年13薪中的1个月工资和2.5个月工资的年终奖,大家为了能拿到都拼命加班,但是年底的时候,Hr发邮件通知年终奖推迟到2019年4月15号发放。大家体谅公司有困难,结果4月15号一分钱都没发,4月20号Hr以个人名义发邮件通知,说公司不同意之前的年终奖方案,暂时不发了,没有新方案,也不确定什么时候发。”

而这,只是个开始。

2020年4月,网上有人爆出博郡汽车有800余名员工集体讨薪,讨薪内容是天津博郡已经3个月未能给这些员工发放工资和缴纳社保,但神奇的是这场讨薪行动并没有掀起很大的浪花。这件事持续到6月3日,天津博郡公司开始跟30%的员工签待岗协议书。

 

协议书中的内容显示,待岗期限为2020年6月1日到2020年12月31日,在此期间,公司每月将向员工发放2480元的生活费,以及社保公积金。

签,每个月2480元的工资根本无法支持正常的生活支出,不签,之前的工资怎么办?

此时这张协议书就像是博郡汽车端给各位员工的一碗药,黄希鸣还带着“一起度过难关”的表情轻呼“大郎,吃药”,吃或不吃,实际上这些员工都已经成为了这家新造车企业的“炮灰”。

没有充足的资金、没有成熟的技术、没有可靠的伙伴、没有诚信,尽管黄希鸣表示将以人事总监牵头,在母公司的基础上成立新公司,但我们都知道:博郡完了。

网传现场图

网传现场图

因为这位要被委以重任的人力资源总监张畅因为把来人事部理论的员工腿打折而离职了。这也不是第一位离开的老员工。

2019年9月,联合创始人、营销副总裁,员工编号为002的张天离职。

2020年3月5日,营销和销售副总裁陈曦离职,转投奇瑞。 

2020年3月9日,博郡汽车市场传播总裁张震,因工资问题离职。

当初盛大的博郡之夜现在看来终究是黄粱一梦,2019年4月11日,林更新站在舞台上熠熠生辉,公布三大原生电动平台,承诺每年带来两款新车的博郡汽车如今彻底破碎。之前有多位新造车企业创始人在公开场合对“造车新势力只能存活三家”的观点表示赞同,很明显,博郡汽车已经退赛。

3

这是一场从创始人开始的较量。

2020年年初,美团创始人王兴公开评论:“未来造车新势力仅能存活3家,分别是理想蔚来小鹏”。威马汽车创始人沈晖在网上喊话王兴,表示威马汽车会成为存活下来的三者之一。

但无论最后结果如何,理想蔚来小鹏以及威马已经是目前公认的有机会存活下去的新造车企业矩阵了。 

蔚来汽车自亮相以来,处处提及创新,即便外界从来没有停止过对它的质疑,但是不得不承认的是,蔚来汽车的出现为用户提供了一个全新的出行生活,引发了汽车制造厂商的诸多思考。创始人李斌为易车公司董事长,2000年创办易车公司,2010年易车海外上市。

小鹏汽车8轮融资超过168亿,自亮相以来,始终专注于汽车智能化,尽管有“不专业造车”的质疑声,但目前小鹏汽车旗下产品续航已经超过700km,为国内第一。董事长何小鹏原为UC联合创始人,后来被阿里巴巴收购。

理想汽车近日获得美团和李想个人5.5亿美元D轮投资,其中由美团5亿美元领投,理想汽车创始人李想跟投剩余5000万美元中的3000万美元,投后估值公司估值达40.5亿美元。有业内消息称,理想汽车或将于2020年年内上市。创始人李想为汽车之家创始人,明势资本创始合伙人黄明明称其“目标坚定,态度淡定”。

威马汽车区别于以上三家企业,产品定位更为大众化,销量目前也处于逐渐上升阶段。2019年3月,威马汽车完成了总额为30亿元人民币的C轮融资,至此威马汽车累计融资金额已近230亿元人民币。创始人沈晖,曾加盟吉利,带领团队完成中国汽车工业历史上最大海外并购“吉利收购沃尔沃” ,并负责重组沃尔沃全球的治理架构。在投行、供应链体系都有很深的人脉。

或许创始人不是决定一个新造车企业能否存活的唯一条件,但其中所产生的影响也举足轻重。回过头来看博郡汽车的创始人黄希鸣,曾经在通用、福特等公司就任高级工程师,引以为傲的是其对于汽车底盘以及整车性能研发的能力。

我们并不否认黄希鸣可能的确是一个非常出色的高级工程师,但是,他可能也无法担任一个好的董事长。

据爆料,黄希鸣的妻子、儿子、外甥女等等亲属之前都在公司任职,并且薪水高达百万,这其中是否有人能力薪资不匹配,我们无从考究,只是那个被黄希鸣炫耀了很久的所谓的正向研发的平台,如今已经被带上了“不是完整平台,缺少供应系统”的标签。

近日有消息称,黄希鸣已去美国,并扬言“不回中国了”。6月28晚9点左右,黄希鸣,在公司内部群发出一则声明,其中其表明自己将一直待在国内,并对拖欠工资一事进行了道歉。声明中表示,目前博郡汽车已经没有厂房和土地可以变卖,只能通过出售博郡的车型与平台的知识产权来获取资金,从而弥补工资漏洞。

无论如何,连同近期同样在风口浪尖的赛麟一起,博郡终究是成为了人们茶余饭后的笑话。

相关标签:
新能源汽车
  • 车云星
  • 空间站
  • 福特星球
  • 虫洞

加料 /

人评论 | 人参与 登录
查看更多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