谷歌的政治智慧

  • 黄耀鹏
  • 发表于: 2015/06/15 15:44:02 来源:车云网

传统印象里,科技公司与政治向来绝缘。但实际上,从微软到google,它们每年也花费巨资用于游说政府,从而在政策上获益。

在布鲁塞尔,谷歌被描述成贪婪的北大西洋大王乌贼。坚硬的喙和1600个吸盘、10条腕足,使它成为众多鱼类的天敌。欧盟称,谷歌正在阻碍创新小公司的成长,并随时会吞并众多小型创新企业,随时有被吞并的危险(天知道它们有多喜欢被收购)。


倒退12年,这一反派大BOSS的角色,由微软充当。微软曾利用其Windows平台的主导力量来塑造整个行业,并从中获取高额利润。有些人认为,谷歌在信息管理业务方面的支配地位,也将允许其在今天实行类似伎俩。然而天地良心,谷歌并不像当年如日中天的微软一样,那么喜欢收购体型较小的竞争对手,然后束之高阁。欧盟委员会知道这一点,但仍然提出了一连串的垄断指控。

与欧盟的缠斗

在欧洲,谷歌占据互联网搜索市场90%以上的份额。谷歌利用其主导的平台引导用户远离对手服务、吸引他们使用谷歌Google Shopping等服务是否伤害到了消费者,这是谷歌受到指控的核心。

欧盟新任专员玛格丽特·维斯特格与前任看法不同,她决心不让谷歌轻易过关。明确指出,谷歌有错。

威斯特格对谷歌不仅是罚款了事,而是设定原则,强制谷歌以平等方式对待对手。为此,她鼓吹拆分谷歌。她一手炮制的“声明书”可能在秋天早些时候公布,但目前已经以摘录形式出现。欧盟委员会可以限制谷歌的能力,不仅能迫使其缴纳罚款,也能将其赶出欧洲市场。

对欧盟的指控,谷歌未透露姓名的高层人士指出,欧洲想要在创造新技术平台方面获得与美国对等的权利,它需要首先承认规模的重要性。美国拥有庞大而开放的国内市场,可支撑起共同的数字市场,而现在的欧洲还没有。

不仅如此,欧洲大部分数字领域实际上都在未经过任何碰撞的情况下被“割让”给美国。欧盟跨境网络平台需要通过众多的官僚阻碍、税收和千奇百怪的劳动法。

谷歌的自辩状并不重要,面对高举反垄断大棒的欧盟,谷歌在欧洲投入的游说费用高达390万欧元,仅次于微软居第二位。微软面临反垄断指控压力,已经转移到谷歌头上,可以想见,谷歌在欧洲的投入超过微软只是时间问题。

为了保护欧洲科技企业和汽车制造业,欧洲正忙于将“护城河”挖得更深,欧盟坚持在谷歌垄断问题上做文章。鉴于谷歌在无人驾驶技术的领先地位,该领域已经纳入欧洲监管范围。

之前谷歌为避免高达50亿美元罚款,先后3次提出和解,均遭拒绝。谷歌意识到这里的游戏规则与美国本土不同。截止目前,谷歌做的不错,阻止了强制分拆计划和逃税指控,双方的法律游戏可能会持续数年,谷歌和解前景依旧“充满信心”——信心可能是游说公司给予的。

颇具讽刺的是,15年前在欧盟陷入分拆危机的微软,正在寻求肢解谷歌的法律途径。微软为此在欧洲投入了比谷歌更多的游说资金,以证明协议对谷歌垄断地位不构成挑战。

本土历练

这一切,谷歌在美国本土已经经历过一遍。2011年,谷歌全年的游说费用还“仅有”530万美元,这个数字被认为是自然增长。相对于其当时的市值,谷歌在这方面的花销并不突出。而2012年就猛增到1820万美元,因为这一年谷歌官司缠身。

2013年谷歌的游说费用减少到1300万,而去年则为1560万美元,谷歌已经成为全美游说投入最高的企业。去年谷歌的游说开支比苹果、思科、Facebook三家公司的总和还要多。而后三者的营收综合超过谷歌1倍。谷歌的政治捐献金额也超过了高盛,后者一贯被认为与政府关系密切著称。

前总裁埃里克·施密特甚至专门对付联邦和州政府,因为谷歌的创始人之一谢尔盖·布林不愿意和政府打交道。

在对华盛顿“做工作”方面,谷歌已经成为硅谷的领军企业。这一明显的迹象说明,谷歌已经是货真价实的领头羊。小企业无须花大代价游说华盛顿的要人们:国会议员及其助手、政府高官,甚至巡回法官。

1947年出台的游说法案寿终正寝后,游说法律发生了持久性变化。人们正在担心,公开的规则已经不足以阻止游说活动日益向黑箱化和腐败的边缘滑落。大企业凭借雄厚的财力,成为现有游戏规则的受益者。事实表明,财力是一回事,意愿似乎更重要。科技企业正在崛起为政治新势力。

向华盛顿进军

2003年,谷歌在华盛顿的游说组织只有一个人,而如今在国会山的办公室面积已经等同于白宫,并同时雇佣了十几家游说公司。

大权在握的美国联邦贸易委员会(FTC)曾威胁,要对谷歌采取法律行动。不过,虽然5位委员及麾下的官员们对谷歌进行了“费尽心机”的调查,却仍然无法采集到具有说服力的证据,表明后者滥用垄断地位损害消费者和对手的行为。

乔治梅森大学法学院举办了系列研讨会,邀请FTC官员、联邦和州检察官、议员和国会工作人员参加。实际上这是一次科普兼洗脑会议。当时没人认识到谷歌在幕后操纵了该会议。

技术专家和法律专家们告知政府监管人员,无须对谷歌采取措施。值得一提的是,乔治梅森大学是谷歌常年赞助对象。这样的会议举行了若干次,而这种会议仅是谷歌展示游说活动的一个片段。全美140个商业机构、宣传机构和智囊机构列于该公司的“薪酬名单”上,大批年轻的律师、作家以及各领域学者被“收买”。

谷歌不断进入被高度监管的领域——从汽车到支付-电邮、搜索和社交媒体服务。业务拓展使谷歌面临严厉监管的风险不断加大,谷歌必须在政治影响力上加大投入。

有媒体指出,施密特与奥巴马高级顾问皮特·劳斯频繁约见。访客记录上记载了双方230次见面。施密特还极力寻求立法者支持,从而对FTC施加压力。科罗拉多州民主党参议员马克·乌德尔与谷歌代表会谈后,立刻向FTC主席乔恩·莱博维茨致信,敦促该机构“继续谨慎对待调查”,因为互联网公司拥有“最高”消费者满意度,且创造出了数百万就业岗位。相比而言,谷歌现任董事长拉里·佩奇与FTC官员的直接会面则少得可怜。白宫称,尊重FTC的“独立决定”。

自动驾驶上路执照

谷歌成为政治玩家在开始阶段是被迫的,但它已经尝到甜头。谷歌的无人驾驶汽车业务拓展至现有法律的边缘,管理层认为有必要加把劲儿游说立法和监管机构,以便铺平商业化道路。州政府第一次在谷歌的游说名单上排在联邦机构的前面。

正如我们知道的,谷歌首先在内华达州拿到了无人驾驶技术上路许可。这无疑是聪明的举措。一如州内拉斯维加斯简便的结婚手续表明的,财收单一的内华达州像依赖赌博业一样依赖它们,以至于该州大多数行政许可都简易化。

内华达州州政府议员、州议会交通委员会主席玛丽琳·鲁普(Marilyn Dondero Loop)不会忘记谷歌如何向她推销无人驾驶技术概念。在当年还没有哪个政客对该技术有任何认识。不过没有关系,谷歌显然具备“强大的”说服技巧。

在此之前,鲁普当然担心无人驾驶可能出现的危险因素,但谷歌向她展示了一段当有人在无人驾驶汽车前方经过时,汽车通过自动感应然后刹车停住的视频。

鲁普表示惊奇。此后不久,内华达州议会交通委员会就递交了允许谷歌无人驾驶汽车在该州道路上行驶的提案,该提案在2011年6月被迅速批准成为该州的法律。

如果过程真的如此简单,谷歌的大笔游说费用花的可真够冤的。事实绝不像表面上看上去那么轻而易举。处于关键职位的州议员被一小段视频所打动,进而推动州议会形成了有利于谷歌的关键法案。事实上,交通领域的监管力度甚至比纽交所更为强大。

如果我们只相信个别议员讲述的情怀故事,就不会有兴趣了解,谷歌是如何与当地说客、内部政策专家合作,展开各种直接、间接的游说活动。在庞大的政策引导过程中,谷歌的工程师帮不上什么忙,这些技术宅只会让议员们痛感到自己的学识不足,甚至对新技术产生畏惧和敬而远之的心理

谷歌绝不吝惜聘请巧舌如簧者和当地有影响的游说公司。不知从什么时候起,谷歌就变得精通政策引导。他们意识到,在向更大的其他州推广无人驾驶汽车之前,必须先在内华达这样的小州进行试验推广。如果在政策最宽松的第一个州就搞砸了,谷歌可就真遇到大问题了。

谷歌并未搞砸。佛罗里达和加利福尼亚州随后批准谷歌汽车上路行使权,而夏威夷、新泽西、俄克拉荷马和哥伦比亚特区也先后成为谷歌的囊中之物。这个名单还在扩大。在技术成熟之前,谷歌肯定能国内铲除所有政治障碍。不过,现在谷歌已经放慢了游说脚步,因为原来预期的2017年上市计划,几乎肯定被延迟。在路试中出现的瑕疵,可能导致已经形成的法律倾向颠倒过来。立法层面操之过急,并不利于自身。

最近,布林承认,谷歌汽车路试6年发生了12起“轻微的”事故,没有人因此伤亡。但他同时强调,没有一起事故源于谷歌启动驾驶技术的错误。“它再次证明了(无人驾驶技术)的可信赖性”。

谷歌的公关团队向州立法者们表示,“我们并没有说‘请允许自动驾驶汽车上路行驶’。我们只是声明,这是一种合法的技术,从而要求车辆管理局负责对其进行测试并颁发许可。”

看上去,谷歌和无良家装公司做的没两样:先签下协议,再试图向其中塞入新东西。到目前为止,谷歌的策略大获成功,它已经迫使传统车企的对手们从反对阵营悄然移出,变为追随者。

汽车制造商联盟是谁

不过,在谷歌总部所在的加州,谷歌则遇到了财力和影响力相匹敌的对手挑战。谷歌可以追加游说投入,但对手们也可以。谷歌费了很大气力,令加州批准了自动驾驶上路许可。请记住,加州批准的是“自动驾驶上路”,而非“无人驾驶”。相对于谷歌申请的内容,大大倒退了。

加州议会出台的是“一事一批”的上路许可:任何有资质的组织都可以申请,首辆车费用为150美元,之后每增加一辆的费用为50美元。除此之外,申请企业还必须对车辆进行测试,以购买最高500万美元的保险。

加州议会声称,该规定的最终目的是促进无人驾驶技术的进步,而非自动赋予自动驾驶的合法地位。目前,需要对该技术进行监管,确保加州“仍能走在科技前沿”。

谷歌显然要的是永久性许可,至少是阶段性的,而非每一辆车上路都要申请的法律。谷歌对杯葛者心知肚明,对方的资金投入也同样有效。猜猜谁反对最为激烈?

答案是美国汽车制造商联盟(AAM)。该联盟包括12家大型汽车制造商,通用、福特、宝马、丰田和奔驰都名列其中。

几乎所有在美国有生产线的车企都加入了反对谷歌的大合唱。与所有车企为敌的感觉并不美好,即便是好斗的布林也有所退缩。他不再指示手下必须据理力争,这让聘用的游说公司卸下了不少压力。妥协版规定的出台,缓解了双方阵营的紧张情绪,双方都宣称自己取得了优势。

谷歌得到了绝大多数的申请,它表明谷歌在该技术的领先地位。戴姆勒和奥迪各自得到两张许可,而他们正是从属于反对谷歌的阵营中。这不是对AAM的背叛,车企必须对所有可能威胁到自身生存的技术方向保持跟踪力度。而谷歌的优势没有受到挑战。

无论在欧洲,还是美国本土,谷歌都试图将政治监管风险转化为自身能力的一部分。谷歌正在为自己新增加的政治能力沾沾自喜,但由此好处是否多过引发的麻烦,只有大西洋两岸的诉讼都平息下来,才能确切知晓。

相关标签:
谷歌
  • 车云星
  • 空间站
  • 福特星球
  • 虫洞

加料 /

人评论 | 人参与 登录
查看更多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