智能座舱拐点已至

  • 发表于: 2021/08/13 18:18:49 来源:车云网

智能座舱拐点已至。

撰文|郑文 编辑|匡吉

“五年前,我们每到一家主机厂,都要花很长时间解释什么是智能座舱。没想到,现在这个概念已经人尽皆知,还成了很多新车的卖点。”

谈到智能座舱的发展史,伟世通座舱域控制器产品经理洪怡雯很是感慨。

以7月下旬上市的吉利旗舰SUV星越L为例,其卖点之一就是智能座舱,这款车上市仅10天,销量已达6059辆,预定订单更是早就超过了3万辆。

星越L的智能座舱充满科技感,由25.6寸的AR-HUD、12.3寸的全液晶仪表盘、12.3寸的中控触屏,以及12.3寸的副驾专属触屏组成的座舱“巨幕”中,用户可以在仪表、中控屏、副驾屏之间实现信息、导航、娱乐功能的顺畅交互,也可以在中控屏上实现分屏功能,实现立体化联动功能。

“这款智能座舱是高通、伟世通、亿咖通‘三通’通力合作的结晶,但我们的分工是非常明确的。”洪怡雯介绍,高通是芯片供应商,伟世通承担了从驱动到操作系统的底层软件部分,亿咖通负责顶层软件。

值得一提的是,星越L是一款燃油车型,它的发布,意味着智能座舱已经不再是高端电动车的专利。

我们不妨以这款车的上市为契机,来看看智能座舱产业的前世今生和竞争格局。

智能座舱:软件定义汽车的入口

上世纪60~90年代,汽车座舱内主要是由机械式仪表盘和简单的音频播放设备组成,基本都是物理按键。

2000年之后,中控液晶屏开始出现,屏幕从6寸到8寸逐渐变大。2009年,随着安吉星进入中国,车联网概念开始出现,推动了汽车与科技的第一次融合。

最先嗅到新趋势带来的金钱味道的是深圳华强北。

2015年之后,各种车载导航迅速出现在后装市场,一款搭载Wince或Linux系统,仅仅具有导航、音乐等简单功能的后装车机,可以卖到2000~3000元,比做山寨手机更暴利。然而,“分布式离散控制”的生意注定走不远,华强北的商人也显然没有能力改变座舱的整体底层逻辑。

与此同时,“电动化、网联化、智能化、共享化”的“新四化”概念开始甚嚣尘上,在电动车新贵特斯拉掀起的“鲶鱼效应”带动下,传统车企们也行动起来,唯恐自己变革不够快,成为汽车行业的“诺基亚”。

彼时,虽然智能座舱的概念还没有被明确提出,但是汽车内部空间几个融合的趋势已经越来越明显:

*中控屏幕变大,随后从一个到多个,从单纯的液晶屏到HUD等多种形式出现;

*与用户交互的触点从传统的按键,到触摸,再到智能化语音、手势、表情等;

*内饰与座椅系统的安全、舒适进化方向也与智能化方向一致。

2018年,伟世通再次引领科技潮流,在CES上发布智能座舱系统SmartCore,将主流域控制器方案推向市场。次年,奔驰全新A级成为第一个吃螃蟹的,由此,座舱正式迈向智能时代初级阶段。

在这股浪潮中,整个智能座舱产业链如同一株茁壮成长的大树,根系发达,枝繁叶茂。

根据伟世通的数据,包括中控显示屏、信息娱乐解决方案、仪表盘、HUD等在内的智能座舱主要产品,2022年全球市场规模有望达到461亿美元。

在智能座舱产业链条里,上游产品主要涵盖:芯片层、底层操作系统及虚拟层、中间件层、应用程序层、功率半导体等传统电子类、显示面板/PCB等机械电子类……

在智能座舱芯片SoC(System on Chip的缩写,称为系统级芯片)方面,高端市场布局的有高通、英特尔、瑞萨等,高通几乎垄断高端市场;低端市场则有恩智浦、德州仪器、意法半导体等。

星越L搭载的是高通骁龙8155芯片,这款数字座舱SoC采用7纳米工艺打造,其中CPU、GPU算力分别达到105K DMIPS和1000GFLPOS。据悉,骁龙芯片已经配置于包括理想ONE、奥迪A4L、蔚来ET7等高价位车型。

此外,国内多家互联网科技头部公司纷纷切入底层操作系统,比如,最近比较火的华为鸿蒙系统,以及早前的阿里AliOS。

应用层程序位于智能座舱软件层次的顶层,直面用户,影响用户直观体验。它包括地图导航、语音助手、车载通讯模块、车载应用商城APP等。

比如,打造星越L座舱应用层的亿咖通结合语法与深度神经网络,研发了相当于AI智能语音核心大脑的NLP(自然语言处理系统),在丰富且庞大的语音知识库基础上,将语音唤醒、语音识别、上下文理解、语音打断、多轮对话、分区识别等技术进行全面整合。

中游的产品主要涵盖:车载信息娱乐系统(即中控屏+车载信息系统)、驾驶信息显示系统(即仪表)、HUD抬头显示、流媒体后视镜、行车记录仪、后排液晶显示……

毫无疑问,智能座舱是软件定义汽车大洪流的一个入口。它的进化,基本符合整车架构演变趋势,与其同频变化。

一辆传统汽车有70多个电子控制单元(ECU),但各自独立,来自于不同供应商,彼此之间没有信息交互,也无法像手机一样进行OTA升级。这样的传统汽车来自于分布式E/E架构。

特斯拉之所以被称之为变革者,是由于它从电子电气架构上就与传统车企不同。其架构领先之处,就是将70多个ECU进行整合,将各自工作的ECU模块进行系统管理,由此产生了“域”的概念。

从技术实现层面来看,每一个域,都会用一个高性能的ECU来管理复杂的功能调配、分发工作,而负责这些“琐事”的大统领ECU就是“域控制器”。域控制的出现,直接简化了汽车电子功能实现的逻辑。

它把所有的ECU分门别类放到三个域中:中央计算模块(CCM)、左车身控制模块(BCM LH)、右车身控制模块(BCM RH)。

其中,中央计算模块可以实现驾驶辅助系统(ADAS)、信息娱乐系统(IVI)、外部连接和车内通信系统域的功能。而左、右车身控制模块则是用来实现传统的车身与便利性系统、底盘安全系统和部分动力系统的功能。

而在行业共识中,座舱域相对而言比较独立且安全等级较低,即使在燃油车内,座舱域的电气化程度也最高、整合也比较容易。因此,智能座舱域成为汽车智能化趋势下最先迎来快速发展的方向之一。

域架构下的新竞争格局

可以预见,“域控制器”引爆的智能座舱时代正在加速到来,智能座舱将成为全球汽车产业的重要锚点。

纵观整个智能座舱行业,除了传统汽车零部件公司,很多科技公司也加入到了竞赛中,参与者众多。与此同时,热钱持续涌入,进入围场的企业“军备竞赛”已经打响。

博世、大陆、德赛西威等在内的传统汽车零部件公司,从驾驶舱零部件起步,逐步拓展至HUD、智能仪表、车载信息娱乐系统和驾驶安全系统。而高科技芯片公司则是聚焦智能座舱芯片,并延伸至车载信息娱乐等系统,使得一部分交叉领域的竞争逐步趋于白热化。

传统Tier 1压力重重。它们以不同方式,积极地切入到转型赛道中,唯恐在新的发展趋势下失去竞争优势和市场份额:

*以大陆为代表的企业,通过兼并、收购的方式,投入资金和人力,去研发智能座舱产品;

*以博世为主的内生型公司,则是自己做技术研发;

*以伟世通为代表的公司,则专注于座舱内更细化的赛道。

伟世通中国区总裁韦巍告诉《出行百人会/AutocarMax》:“这些年,随着我们越来越做小而美、专而精的模式,我们把有限的资源和能力都集中在了智能座舱。”

在增量市场中,除了芯片,很多供应商都不约而同地锚定了座舱域控制器细分市场。相比传统中控、仪表ECU,座舱域控制器的技术门槛体现在更高的软件、硬件开发难度,以及后续的软硬件测试能力。作为智能座舱的必备部件,其增长确定性高。

以伟世通推出的SmartCore为例,基于域控制整合仪表和车机大屏,不同的操作系统可在同一SoC上并行,带来体积、功耗、重量以及成本上的优势。

SmartCore™座舱控制器SmartCore™座舱控制器

在汽车座舱内的屏幕、底层应用的运行到安全系统的保障过程中,SmartCore™是驾驶员需求与车机之间的信息“摆渡者”,在车载SOC与车载系统层之间架起了沟通的桥梁,因此座舱域控制器成为了智能座舱解决方案中必不可少的一环。

它能够独立操作座舱内的多个显示屏和应用程序,在保障驾驶安全的同时,提供多样化的信息和娱乐服务。在消费者眼中,则是流畅的舱内多屏联动体验。

全球座舱域控制器集成供应商以传统Tier 1为主,包括博世、大陆、安波福、伟世通等供应商巨头。国内具备资金、研发实力的头部企业也积极卡位座舱域控制器赛道,它们包括德赛西威、均胜电子、航盛电子等,也具有一定的竞争实力。

灵活旋转座舱灵活旋转座舱

目前量产的主流车型中,配置座舱域控制器方案的包括:特斯拉全系车型,奔驰全系车型,红旗H9、ESH9,广汽Aion S、LX、V,小鹏P7,瑞虎8 Plus等。根据车企公开披露的信息,大众MEB全系车型、奥迪全系车型、智己汽车、蔚来ET7、长城摩卡等车型都将配备座舱域控制器方案。

根据《高工智能汽车研究院》的数据显示,2020年国内新车搭载座舱域控制器上险量为62.74万辆,预计2021~2022年将是国内座舱域控制器搭载上车的高峰期。

智能座舱拐点已至。


相关标签:
星云号
  • 车云星
  • 空间站
  • 福特星球
  • 虫洞

加料 /

人评论 | 人参与 登录
查看更多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