谁在为“自动驾驶”隐患买单?

  • 发表于: 2021/08/18 16:13:51 来源:车云网

撰文|郑文 编辑|匡吉

旧世界正在崩塌,新世界仍未成型。

在我们身后,过去那个光怪陆离的世界已经逐渐闭合,而在我们面前,新世界的大门仓促打开,人们懵懂而又按图索骥地生活着,需要不断地重返旧世界去寻找地图与方向。

然而,旧世界里并没有藏着一份说明书,或者一些启示,随后而来的,便是时而头破血流,时而得到奖赏,时而又在迷雾中打转……

谁在为“自动驾驶”隐患买单?

8月12日下午两点,年仅31岁的蔚来车主林文钦,在驾驶蔚来ES8并开启NOP时,行驶在沈海高速涵江段发生交通事故,不幸去世。

过去八个月的时间里,在沈海高速上,蔚来汽车已经出现了三起重大交通事故,而且至少有两起事故确认开启NOP功能。

在开启NOP功能之后,蔚来车辆可实现匝道自动调节车速、识别车辆并打灯变道汇入主路的功能。在主路巡航状态下,可结合道路环境及高精地图信息进行自动打灯变道超越慢车的动作。在需要切换高速、高架时,NOP系统能够自动变道向右,并自动调节车速与选择车道,完成一套完整的自动驾驶辅助功能。

蔚来官网显示,NIO Pilot自动辅助驾驶系统全配包售价3.9万元,包括NOP、TJP、ALC等功能。其中NOP全称为Navigate on Pilot,中文名叫“领航辅助”。

在蔚来ES8用户手册中,对NOP的定义是导航系统与Pilot自动辅助驾驶深度融合的功能。但同时,蔚来在用户手册中明确指出,领航辅助“Beta版本”为公开测试版本,功能尚处于持续优化阶段。

在用户手册列出的多条警告中,其中一条是:“与Pilot和其他驾驶辅助功能一样,“领航辅助”无法响应静态障碍物(如路障、三角 警示牌等),如前方存在事故或施工区域,请立即接管车辆以控制方向和速度。”

遗憾的是,此次林文钦驾驶蔚来ES8的事故中,正是用户手册警告中所提到的“施工区域”,这也正是蔚来NOP系统无法搞定的场景。

从公认的技术界定来看,蔚来的NOP是L2级的自动驾驶,根据国家法规,此级别下驾驶员不允许长时间双手离开方向盘。

事实上,从特斯拉开始,我们身边很多人在提及驾驶辅助功能时,都不约而同将此称作“自动驾驶”功能。智能汽车当下的主要矛盾是,人们以为它是“自动驾驶”与实际上只是驾驶辅助的矛盾。

这里面的“功劳”当然在车企,以特斯拉为典型的车企,的确有过度宣传“辅助驾驶”,误导消费者的嫌疑。

最终的事故责任判断还待交警部门给出结果,但也给宣传自动驾驶功能的行业玩家敲响了警钟。

车企往往倾向于将自动驾驶看成一个十分缓慢的渐进过程:第一个阶段是持续优化驾驶员辅助技术;第二个阶段是在少数高端车型上安装只在特定情境下使用的、自主能力有限的驾驶模块,这些模块大多只应用于高速公路行驶;第三个阶段是这些自主能力有限的模块向下渗透,应用于便宜的车型。

然而,这种谨慎的进程并不明智。研究发现,当人类和机器共享方向盘的操控权时,如果要求人类在紧急状态下突然掌握方向盘,他们反而会无法胜任。

一个典型的误区是,部分人认为,汽车的自动化转变会体现在驾驶过程中分阶段进行,而这些阶段只是逐步拓展驾驶员辅助技术的应用范围,例如自适应巡航控制和车道保持辅助系统。实际上,这种分阶段操控不仅不安全,还存在技术难题。

正如Waymo前CEO John Krafcik曾经对此观点的讥讽:“很多人都误以为自己开发ADAS系统,未来就可以戏剧性地跳级变成自动驾驶。”

恒大出售汽车资产,断臂求生

中国恒大集团债务危机走到了新节点。

8月10日,中国恒大(3333.HK)、恒大汽车、恒大物业集团有限公司同时发布公告,称公司控股股东中国恒大集团正在接触潜在独立第三方投资者,探讨出售包括但不限于恒大汽车及恒大物业的部分权益。

受利好消息影响,恒大系股票连续反弹三天,从8月9日开盘到8月11日收盘,中国恒大涨幅22%,恒大汽车涨幅18.5%,恒大物业涨幅45.4%。

恒大是真的没钱了。财报显示,截至今年6月30日,中国恒大有息负债总计5700多亿元。但市场更倾向于整个恒大系的负债远不止于此,相当一部分的负债在财报之外。

而汽车业务显然是恒大雪上加霜的巨大包袱。

8月9日,恒大汽车发布盈利预警公告,预计今年上半年净亏损约48亿元。2020年财报显示,恒大汽车实现净亏损76.65亿元,上年同期为49.47亿元,亏损同比扩大54.93%。

2019年,许家印表示,“未来三年将投入450亿元同步研发并制造15款新能源汽车车型,恒驰全系列产品于2021年陆续实现全面量产。”豪言壮语,犹在耳侧。

在今年6月恒大汽车的夏季测试启动仪式上,恒大汽车又宣布,今年四季度,恒驰汽车全面进入试生产阶段,明年大规模交付。但是,市场没等来首款车型量产,却等来了恒大汽车要被迫出售部分股权的消息。

显然,恒大想要沿用房地产市场的一些成功经验,在别的赛道上取得同样的成功,但事实证明它错了,至少在汽车行业没有找到正确的路径。

如今已经投入几百亿的恒大汽车命悬一线,能否如期量产犹未可知。最终,谁能帮助恒大汽车摆脱资金困境,无论是出售部分股权,还是重组,都不是一件容易的事。

宁德时代582亿定增,加大筹码“豪赌”

8月13日,锂电池龙头宁德时代推出582亿“天价”定增计划,震动A股市场。582亿元是什么概念?要知道,这家公司去年全年营业收入才503亿元。

宁德时代在发布定增方案的公告中指出了募集资金的用途,在扣除发行费用后拟全部用于以下项目:福鼎时代锂离子电池生产基地项目、广东瑞庆时代锂离子电池生产项目一期、江苏时代动力及储能锂离子电池研发与生产项目(四期)、宁德蕉城时代锂离子动力电池生产基地项目(车里湾项目)、宁德时代湖西锂离子电池扩建项目(二期)、宁德时代新能源先进技术研发与应用项目、补充流动资金。

定增主要是为了扩增产能。

从2017年到2020年,宁德时代动力电池使用量已连续四年排名全球第一。根据GGII数据,2020年全球储能锂离子电池出货量为27GWh,同比增长58.8%;其中中国储能锂离子电池出货量为16.2GWh,同比增长70.5%。宁德时代一家占据中国出货量的一半以上。

从宁德时代的账面看,它并不缺钱。截止2020年底,宁德时代账面的现金储备达到684.2亿元,而今年一季度账面的现金又上升到了716.8亿元。

此次募巨资扩产,包括以上5大基地的137GWh锂电池项目和30GWh储能项目,足见宁德时代的产能扩张之激进。

宁德时代正在进行一场豪赌,赌市场的扩张将完全消化自己生产的动力电池。

然而值得警惕的是,数据显示,宁德时代2020年的产能利用率74.83%,同比下降14.34个百分点,创下历年最低的产能利用率。此外,宁德时代的毛利率也从2016年的43.7%,一路降低至2020年的27.76%,今年一季度再次降低至27.28%,下滑明显。

吉利牵手雷诺,成“技术输出方”

8月9日,雷诺集团与中国吉利(吉利)控股集团宣布,双方签署了联合生产混合动力汽车的谅解备忘录。合资企业将与现有业务分开运营。两家公司还补充说,它们将寻求在韩国生产基于Link & Co平台的车型。

在中国,吉利的技术和制造工厂将生产雷诺品牌的汽车,雷诺将专注于品牌战略、销售渠道和服务。新公司最初会考虑中国和韩国市场,但长远会寻求拓展亚洲市场。雷诺计划,将会借助拥有约20年汽车生产经验的雷诺三星汽车,把吉利旗下领克的平台引入韩国,用于本地汽车生产。

此次合作基本可以看作是一个双赢的结果。对于雷诺来说,人们以为败走麦城的它,在短暂告别中国市场之后又回来了。

雷诺集团CEO卢卡·德·梅奥曾表示:“一家没有中国业务的汽车制造商就像一把没有腿的椅子,这是世界上最重要的市场,雷诺需要考虑如何实现这一目标。”尽管屡败屡战,但雷诺还是表现出重返中国的巨大决心。

而吉利则是以此次合作为契机,再次以“技术输出方”的身份,达成了新的布局。

过去,吉利拥有丰富的国际合作经验,收购濒临破产的沃尔沃、宝腾和路特斯后,沃尔沃彻底被盘活,宝腾、路特斯等也运营得不错。这次合作说明吉利与海外车企合作的能力已经被国际市场认可。

向雷诺反向输出技术和平台,也是吉利汽车参与到全球化竞争的一条路径。从更长远的眼光来看,以欧洲标准打造的领克平台和产品,未来借助雷诺在欧洲市场获得优势,也未尝不可。


相关标签:
星云号
  • 车云星
  • 空间站
  • 福特星球
  • 虫洞

加料 /

人评论 | 人参与 登录
查看更多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