智能座舱情报局|既理想,又现实——理想 ONE 座舱 2.2 正式版首测

  • 发表于: 2021/09/22 22:28:00 来源:车云网

大家好,这里是 GeekCar 智能座舱情报局第三季的第二期,我是 Mr.Yu。

在上个月以小鹏 P7 的座舱评测开启新系列后,我们陆续收到了很多关注:很多行业同仁加入了我们的智能座舱交流社群,交流洞见或对接资源;此外,也有来自老朋友们的业务机会。

另一方面,与我们一道建立本季智能座舱评测体系的合作伙伴,中汽创智科技有限公司(China Automotive Innovation Corporation,简称 CAIC)的同仁们已经将该体系与数据进行优化和整合,投入智能座舱业务的落地中。

对 GeekCar 来说,能以我们的方式,给行业内外的朋友们创造交流灵感的机会,为行业的正向发展尽一份力,善莫大焉。

话归正题。

在本期的智能座舱情报局栏目中,我们依然会对智能座舱里的种种体验、细节和分析进行集中呈现。评测的最后,我们也会与专家大咖一起,聊聊座舱带给我们的洞察和启示。

Mr.Yu 一直相信,读万卷书,不如聊一万回天儿,这里欢迎大家来和我们聊聊。

作为本季的第二期,这次来的也是一位老朋友,理想 ONE。准确地说,2021 款理想 ONE,和车载 AI「理想同学」。

理想 ONE 同样曾出现在我们之前的《奇妙车机情报局》栏目中。一直以来,不管是公众号内容下的留言,还是 GeekCar 智能座舱交流群中的朋友们,都会不时催促我们对理想 ONE 的智能座舱进行评测。

理想汽车总裁沈亚楠曾在公开活动上表示「我们有过统计,理想 ONE 车主平均每周待在车内但不行驶的时长,已经达到了 4.4 个小时。」

理想 ONE 车主们的这 4.4 个小时都在干什么?是什么原因促使他们留在座舱里?

尽管理想 ONE「奶爸车」名声在外,但先入为主的印象对大家现在看到的文字并没有任何帮助,所以我们借这次座舱评测的机会,来探寻答案。

*本期评测基于理想 ONE 于 2021 年 9 月 11 日开始分批次推送的 OTA 2.2 正式版。

交互硬件

理想 ONE 的智能座舱内共有 4 块屏幕,组成了一个几乎横跨整个前排的「T」字形屏幕矩阵。多数需要物理接触的交互都发生在几块区域。

从左往右分别是:仪表盘、中控屏、副驾娱乐屏,还有位于下方的车辆功能控制屏。

左侧的 12.3 英寸仪表盘和下方的 10.1 英寸车辆功能控制屏由德州仪器 J6 芯片驱动,分辨率分别为 1920×720 和 1280×720,运行较为稳定的 Linux 系统;

中间的 16.2 英寸中控屏和右侧 12.3 英寸副驾娱乐屏由高通骁龙 820A 驱动,分辨率分别为 2608×720 和 1920×720,运行国内造车新势力普遍颇为钟爱的 Android 系统。

触屏盲操

比较独特的是,除了方向盘控制区域,理想 ONE 座舱内很难看到物理按键的出现。

这样大胆的设计,想必理想团队的工程师有自己的理由。

我们在前面提到,除了方向盘区域外,理想 ONE 座舱内的物理按键十分少,与之相对应的是中控屏和副驾娱乐屏支持一系列的盲操手势:

在车控屏中央区域向上/向下划动,调节空调温度;

在车控屏向左/向右滑动,调节空调风量大小 ;

在中控屏/副驾娱乐屏的任何区域进行任何方向的「三指滑动」都可以返回到初始页面。

除了第三种返回操作,前两种空调调节的动作会在仪表盘上呈现相应的数值:

视觉元素

理想 ONE 的系统界面以冷色调为主,主要显示颜色为黑、白、灰三色,浅蓝色被用来表示功能和开关的状态。我们可以看到,该系统下各层级颜色风格较为统一。

然而理想 ONE 的系统并没有浅色模式,GeekCar 和 CAIC 的伙伴们认为这背后有理想团队自己的思考。

为了验证我们的想法,Mr.Yu 在理想官网的车辆定制页面参考了几种内饰颜色。结果显示,除了处在 T 字型下方的车控屏外,仪表盘\中控屏\副驾娱乐屏玻璃面板的边框和周围都是黑色,保持深色的原因可能是理想的设计团队为了增加屏幕体验的沉浸感,同时避免以浅色为主的系统界面带来整体视觉上的不协调,以至于降低视觉舒适度。

流畅度

前面说过,理想 ONE 的四块屏幕分别用了两块芯片和两套系统。

Linux 系统负责的仪表盘和车控屏上体现出了比较好的操控流畅度,对于需要尽量削减注意力支出的操作动作而言,符合其定位;

Android 系统负责的中控屏和副驾娱乐屏的整体流畅度稍逊于前两者,但仍然处在合理水平中。加之整个系统界面「从左至右」的展现方式比较合理,在实际使用中并未感到明显的卡顿不适。

对连接工作与生活的一次尝试

理想 ONE 的主要地图资源有两套,分别是高德地图和腾讯地图。

经过比对,车载版高德地图展现出了与座舱系统间较高的融合度和适配度,包括一些快捷操作等,本期评测中以高德地图为主。

理想 ONE 的车载版高德地图同样支持 LBS(Location Based Services,基于位置的服务),可以根据当前位置针对停车、加油、充电、消费、出游等场景推荐地点。

同时,中控屏的导航卡片上也有快捷按钮,通常状态下对应的是用户在导航内设置好的「家」和「公司」两个地点,可以一键直达。

另外我们也注意到,如果高德地图进入导航状态,导航卡片上的快捷按钮会变成「加油」、「充电」和「餐饮」;退出导航又会变回通常状态的「一键回家\去公司」。如此设计的逻辑尚不清楚,Mr.Yu 猜测可能是设计时考虑到加油\充电等临时需求。

在我们的智能座舱评测体系中,有设计考虑到 GPS 信号弱的情况下,车辆进行惯性导航的能力。经过郊区隧道等场景的测试,理想 ONE 与高德地图的组合在惯性导航方面表现比较优秀。在隧道中行车时,导航位置没有出现卡顿式的位移;驶出隧道恢复定位信号时,车辆显示位置相对准确,导航也没有出现车辆图标在地图上「瞬移」的情况。

另外,理想 ONE 上的车载版高德地图与手机端进行了较深层次的打通,用户登录个人设置后,手机端的相关设置和搜索记录会向车端进行同步,避免需要重新「开荒」的情况。同时,和多数车载导航一样,在车端设置中的更改,无法向手机端进行反向同步,是否会造成使用不便,还是根据用户个人使用习惯差异而定。

By the way,在理想汽车于 2021 年年初公布的更新计划路线图中,是有打算让百度地图、卡拉 OK 等应用「上车」的。如今 2021 年已经过去三分之二,卡拉 OK 已经出现在副驾娱乐屏中,理想究竟能不能在年内凑齐「BAT」三家导航(高德地图是阿里旗下品牌)并召唤神龙,令人有些期待。

理想 ONE 的高德地图中内置了多个可下载的语音包,音色从林志玲姐姐到德云相声皇后于谦老师一应俱全。如果百度地图成功上车的话,这里强烈要求把该生态代表性的郭德纲语音包一并加入其中。

尽管 Mr.Yu 是看热闹的心态,但实际上,用户如果能够在同一个座舱内根据自己的习惯配置熟悉的导航应用,又何尝不是一种选择的自由。

届时「一车三图」也许难分上下,但最后赢的,一定会是德云社。

在这辆灰色 2021 版理想 ONE 开回来的一周前,Mr.Yu 和一众媒体同行受邀参加了理想 9 月 7 日举行的小规模媒体沟通会。其间,理想语音团队的产品经理胡含讲解了即将推送的更新内容,现场也开放了搭载 OTA 2.2 内测版本的车辆供大家体验和取材。

和内测版一样,正式版 OTA 2.2 更新主要体现在车载 AI「理想同学」的语音交互能力和应用生态上。

有点可惜的是,我们仍然没在更新后的理想 ONE 座舱内见到车家互联等 IoT 相关功能。

应用:在精不在多

更新 OTA 2.2 后,算上新加入的新浪新闻、网易云音乐、荔枝播客,理想应用商店内的应用总数增加到了九款之多。

来看看这次更新的三款。

网易云音乐:平台本身没什么好说的,「网抑云」上车的举动可被视为理想 ONE 对用户常用平台和版权矩阵的一次补全,值得肯定。在 Mr.Yu 看来,版权音乐本身是一部分,平台衍生出的社群文化、UGC 和 PGC 内容等「云村」特色,因为场景限制和驾驶安全等多方面的考虑,目前是没办法在车载端实现的——至少在产品团队想到更加合理的落地方式之前;

荔枝播客:在荔枝 FM 决定通过网络直播市场破局之后,其传统艺能网络播客似乎就没那么吃香了。加之老对手喜马拉雅在内容方面的强势,网易云音乐在平台整合方面持续发力,以及「小宇宙」这样兼具播客情怀和野心的新贵出现,荔枝 FM 干脆将网络播客直接做成新的平台专注细分化经营。理想 ONE 将其引入到座舱中,想必是目前播客平台应用的最优选;

新浪新闻:图文资讯平台,同样没什么好说的,可被视为团队对车内应用类型的补全。

还记得小鹏 P7 的 Xmart OS 连《原神》和《崩坏 3》这类硬件杀手级别的游戏都搬上了车,理想团队在对应用的选择上则显得过于克制。

理想 ONE 作为 B 站最早「上车」的平台,尽管的副驾娱乐屏在 bilibili 播放 1080P 高码率视频时会出现较为频繁的掉帧现象,但还能够保证最低限度的流畅可看。

比起特斯拉直接将 B 站网页搬进座舱系统作为车载应用的豪放,理想 ONE 为数不多的几个应用显然经过了小心翼翼地打磨:

统一为从左向右横向的界面展开方式,符合宽屏操作习惯的同时,也贴合理想自身的设计语言;另一方面,网易云音乐标志性的黑胶唱片等特色也融入其中。同时,新增应用一并支持理想同学的全方面语音控制,比如可见即可说。

根据观察,理想团队对外部应用上车的选择似乎有个规则:优先考虑那些用户呼声最高的。

看到这里,理想汽车在应用生态层面的谨慎,似乎已经呼之欲出。

随着评测工作的深入,我们逐渐意识到,这些仅仅只是一部分。

语音表现:平均水平以上

语音控制方面,理想 ONE 座舱智能语音助手「理想同学」的表现比较出色,在车载导航、内容播放、座舱控制、车身控制等方面表现良好,包括媒体播放控制、地图缩放等常用功能的免唤醒操作支持。提升的不只是日常使用的方便程度,还有整体观感。

在语音的可见即可说方面,理想 ONE 支持最好的是交互操作频率相对高的媒体播放,在空调和导航界面则不支持。在网络离线状态下,理想同学表现出了十分稳定的控场能力,不管是对车身还是座舱功能的控制,都能做到精准而迅速。

就理想方面的说法,理想团队专门研发了一套基于边缘计算的语音识别和语义理解的引擎。在没有外部网络连接的情况下,车载 AI 采取将语音识别率优先级调整为更加偏向当前页面内容的策略,来保证用户能够获得稳定的交互体验。由此可以看出,语音能力双端融合方案正在成为车载 AI 语音的主流。

再聊几句引申出来的思考。

仔细想来,上一期的智能座舱情报局中登场的小鹏 P7 收到 Xmart OS 2.6.1 等 OTA 推送的是在差不多一个月前;蔚来宣布进行 NIO OS 3.0 版本的推送,也是在 8 月 31 日晚的用户沟通会上。

刚好,三家 OTA 推送的时间相隔不久,重点又都是对车载 AI 的语音能力进行大幅强化。是不是商量好的我们不做讨论,但在某种程度上又证明了,行业普遍意识到了智能语音表现对车辆产品力的重要性。而新势力头部玩家们动作更加迅速,正在以各自引以为傲的「互联网速度」加快落地。

多场景语音唤醒表现

基于新的评测体系,我们分别通过车窗完全关闭、高风噪、车内空调风量最大这三类主要听音环境,来测试在静态和动态场景下,座舱智能语音助手的唤醒率和识别准确率。

结果显示,当车辆处于静止状态下,理想同学对语音唤醒准确反应的概率较低,仅达 50%;在开窗状态下,成功率降为 40%。令人意外的是,当我们将车内空调风量调至最高时,车内有空调噪声下唤醒的成功率反倒飙升至 100%。

这种现象也延续到了车内播放音乐、广播、相声,甚至多人聊天的情况下,更为嘈杂的听音环境反倒使理想同学对语音呼唤的识别率大幅升高,唤醒成功率达到 100%。

在高速行驶场景中,理想同学在车窗开至三分之一产生的高风噪环境下,唤醒成功率为 90%;关窗后座舱内风噪减小,唤醒成功率却降到了 70%;当车内空调风量调至最高时,唤醒成功率升为 80%。

由此我们判断,理想同学对车辆内外噪音较高环境下接收到的语音,会进行相当程度的降噪处理和模糊化处理,来保证较高的唤醒成功率和全局交互效率。但越安静的环境越难成功唤醒的现象之明显,实在是让人摸不到头脑。

希望这只是在我们评测工作中出现的个例。

语音交互:要实际,不要炫技

根据理想汽车语音产品团队产品经理胡含的说法,OTA 2.2 落地的主要方向之一,就是解决车内说话「不自由」的痛点。

可见即可说——跳出语音能力本身,可见即可说还扮演着辅助引导的角色。对智能语音产品的新用户来说,接触初期的互动频率通常是最高的。伴随着用户对产品能力边界的逐渐熟悉,交互量会随着预期值一起逐渐回落。理想团队对「理想同学」的期待,大概是能够提供交互的价值,用户在逐渐熟悉的过程中,不自觉地深化对产品的信任感。

多音区对话锁定& 上下文理解——多数情况下,人们只会讨论车内的识别区域是双音区还是四音区。OTA 2.2 中新增了锁定指令发起人,交互指令的接收和执行不会受到车内其他乘员聊天的干扰。就实际评测来说,20 秒的唤醒交互过程中,屏幕上的文字显示理想同学确实接收到了许多无关信息,但真正的指令被准确地识别出来并落实到位了。主驾也可以选择分别关闭除自己以外的可唤醒音区,来保证对座舱内整体运行状态的统一把控。

理想的语音产品团队将跨音区的上下文对话也加入其中,例如主驾发起空调温度调整的指令后,后排乘员也能通过「理想同学,我也要」来达到相同的效果。

我们认为,目前理想 ONE 的智能座舱正在向着符合其预期的方向前进。

不管理想同学具体走到哪一步了,这个定位都决定了「TA」不可能像私人智能手机、智能穿戴设备中的 AI 一样,只要「专情」于同一个使用者就好。理想 ONE 作为面向家庭用户的车型,车载 AI 更需要经常面对著名的人工智能语音难题「鸡尾酒会效应」——在嘈杂的鸡尾酒会上,你也许能够分清哪句话是谁在和你交流,但对无法依靠人类常识来理解和判断的 AI 来说就会很难应付。

从理想汽车的品牌理念出发,到品牌对「理想同学」的定位期望,都没有离开「家」字——移动的家、幸福的家、管家、家人。

跟 IP 运营公司投入巨大资源打造面向亚文化圈层的虚拟偶像不同,现阶段座舱中的「管家」角色无法成为家人,即便再好用也只能是工具人而已。从底层来讲,两者又并非递进的关系。通过对语音表现和产品的拆解,我们认为,理想团队一方面在尝试通过不断迭代完善理想同学作为辅助 AI 的「智商」与「情商」,提升用户的信任感;另一方面,通过日常不断的交流,探索和深化人机之间的「用户粘性」。

这里我们想用浪漫主义一些的「牵绊感」来替代冷冰冰的「用户粘性」。

这要求理想同学能够同时胜任高智商的「管家」,同时能以足够的「情商」成为用户可以投射感情的「家人」。这就对交互能力之外的产品规划提出了不小的挑战。

先当个人,再聊感情

建立情感投射的前提,是要「像人」。就像你此刻握着的手机再好用,你也不会跟它谈场恋爱不是吗?

从 OTA 2.2 更新后的表现来看,理想团队给出的答案是让理想同学拥有接近真人的音色表现力。在理想公众号的相关推文中,描述为「理想汽车联合微软推出基于深度神经网络的云端语音合成模型,具备像真人一样的人情味」。

我们现在讨论的不是照本宣科式的更新说明,所以 Mr.Yu 决定换种表现形式,用讲故事的方式来进行分析。

在 9 月 7 日的理想汽车媒体沟通会上,现场播放了一段理想同学朗诵诸葛亮《出师表》的视频:「先帝创业未半而仙道崩殂。今天下三分,益州疲弊,此诚危急存亡之秋也……」

DNA 悸动的各位请坐好,我们这里不是中学语文课,不要求全文背诵。

从现场表现来看,虽然不能像唐国强老师那般把诸葛丞相又良又苦的用心感人至深地演绎出来,但理想同学展现出的自然、流畅、抑扬顿挫,已经十分接近人类专业声音主播的表现力。

不得不说,这个环节的安排有一定炫技成分。但微软、AI 语音、古文朗诵这些元素一同出现,刚好能与 Mr.Yu 知道的微软智能语音合成(Text-To-Speech,TTS)技术下一款名为「微软晓晓」的产品联系到一起。

通过在媒体沟通会现场向胡含进行求证,证实了理想同学在语音表现力、情感丰富度方面的提升,确实是由「微软晓晓」所属的微软亚洲互联网工程院 AI 语音团队,与理想语音产品团队进行合作来实现的。

微软晓晓的 TTS 能力在此不做详述。这里只需了解此前相关技术通常以有声内容创作平台的形式,被用于面向视障人群的公益性质有声内容生产。

另外可以稍微透露一处小细节。在 Mr.Yu 以往参与过的工作中,「微软晓晓」已经可以通过模拟多地方言口音,还原出市井间的吆喝声。以 Mr.Yu 对北京传统语言文化的了解,在有较高素质训练样本的前提下,微软晓晓经过短期调校的语音 Demo 已经可以达到与民间艺人的表演七到八成相似。

无独有偶,近期的某篇媒体专访中提到,小鹏的车载 AI「小 P」近来通过 OTA 获得的语音表现力大幅提升,背后也与微软亚洲互联网工程院的同一支团队有关。

由此我们可以看到,造车新势力们已经在跨越座舱「功能+智能」的初期形态,尝试通过高度拟人化的智能语音交互,建立与用户群之间更深层次的情感连接。

「据称,经过升级的理想同学在国际通用语音质量评测方法 MOS 中取得了 4.49 分的成绩,是除人类外最接近满分 5 分的智能语音。」

这句话复制自上期的总结部分,但这并不是犯懒,我们在理想的公开信息中得到了相同的数数字。

在应用生态层面,理想团队表现出了「贵精不贵多」的趋向,通过不断打磨,将第三方应用与座舱系统进行较深的融合,来保持统一的使用体验。

我们认为,理想 ONE 座舱在应用可用度和语音相关的体验方面整体表现十分优秀。

如果理想团队能够通过持续开发和优化来解决后面提到的相关问题的话,相信届时可以收获更高的评价。

在这里,我们会和大家聊聊每期评测中遇到的一些值得商榷的点。

设置此处的初衷并非颐指气使般地指摘产品,或是否定团队的工作。我们希望,这些文字能够抛砖引玉、起到引发独立思考的作用。

交互层面

1. 频繁的误唤醒

在现在这个时间点,各路座舱内我们熟悉和习惯的唤醒词多为三到四个音,比如「嗨,NOMI」或「你好,小 P」,里面至少包含一到两个字的招呼。而唤醒理想 ONE 座舱里的理想同学不需要任何语法意义上的叹词,直接一句「理想同学」就可以。

于是就出现了一个好气又好笑的现象:不管是评测工作,还是在车内聊天,尤其是关于座舱的话题,只要出现理想同学的名字,它就会在第一时间冒出来。

诚然,这个名字赋予了理想 ONE 智能座舱本身一个具备亲和力、值得信赖的称呼。但这种伴随着频繁误唤醒的交互发起方式,究竟是不是最优解,显然还有待产品团队推敲。

或者,每次我们聊起「它」的时候更愿意用全名来称呼,这件事本身就已经说明,我们在潜意识中接受了理想同学作为座舱人格具象化的事实。

2. 成谜的唤醒成功率

本条结合上一条服用效果更佳。

如何通过语音唤醒理想同学,成为我们这几天在理想 ONE 评测工作中面临最大的问题,没有之一。

不知道是不是北京口音过于明显的原因,抑或是 Mr.Yu 习惯的发音方式刚好不在理想同学能够良好识别的范围内,唤醒率并不高。

经过测试,尝试通过轻声呼唤、逐字念出、播音腔、美声腔,甚至聊天时提到名字,对理想同学的唤醒成功率都要高于我们日常最习惯的音量和语调。

现阶段理想 ONE 还不支持自定义唤醒词,也就是说,「理想同学」四个字是目前唯一的选择。

3. 没法好好聊,不如不聊

闲聊是测试连续对话、上下文理解、跨域等能力最好的方式之一,理想同学在闲聊上的表现与指令型语音交互相比可谓天壤之别。这里举两个具体的例子:

① 询问某道川菜家常名菜的做法,理想同学会把搜索到的结果 TTS 播报出来。但内容只播报到了一半便戛然而止,屏幕显示已经退出语音交互状态。不知道是字数限制,还是因为长时间没有输入的原因,导致系统判定本轮语音交互结束。

在此希望包括理想语音团队的各位能够看到这些并加以重视。至少不能是主辅料都备好了,正在左一勺右一勺调味的时候,菜谱却自己跑了。

② 询问理想同学「你在做什么」,它会告诉你它在学习星座知识,问你要不要聊聊;但无论我们怎么表达意愿,对话也无法进行到下一步。

藉由这两个现象,我们认为理想同学的语音聊天功能,至少是一部分仍停留在框架的阶段,尚未能形成完整的体验。

总体来看,理想 ONE 智能座舱体验没有非常大的短板,匹配多元的场景空间体验,综合能力无疑属于第一梯队。

功能性上,理想 ONE 在功能完整度上做得比较好,整个功能维度很全,同时在常用功能的细节体验上也做的比较好,比如有高德地图+腾讯地图的双图源模式,尝试满足习惯某一种地图使用者的需求。再比如,借助微信和高德地图来实现地图导航分享和组队功能,这样既省力,实现效果也不错。

生态方面和很多车一样,目前理想只有音频/视频生态,生活服务类的生态有所缺失,但是理想在音频/视频两种娱乐生态上也下了很多工夫,而且上车生态 UI/UE 都深度定制契合系统。

内容上,理想与喜马拉雅 FM 合作,为车主定制了特享 VIP 内容,使得在别的终端需要付费的畅销内容,在理想 ONE 的系统中可以免费收听;bilibili 作为当代年轻人一个最重要的内容创作和获得场所,理想也是第一个把它搬上车的。这都是为了增加座舱本身对用户的粘性。

另外一个重点是语音能力,此次 2.2 版本的更新,理想也重点升级了这块能力。我们评测下来,语音不能简单地用好和不好来概括,好的是语音能力比较全面,比如多轮对话,随时打断,上下文理解,免唤醒等都具备,同时一些功能上做了更深入的体验设计,比如基于多音区识别能力,加入了单个音区屏蔽,防止车内人员过多的交流影响语音体验,这也符合奶爸车/全家出行车的定位。

但同时,我们发现很多高阶语音能力做得非常不到位,有赶工之嫌。

比如可见即可说只实现了音乐播放模块一小部分交互控制;常用命令免唤醒也只支持音乐模块的切歌和地图放大缩小(收藏,歌词,暂停等都不支持),AI 闲聊更是基本只支持单轮交流,而且明显出现了半成品才有的表现。

场景空间方面,我们想重点提一下,理想花了很多工夫在这里,虽然车上没有 DMS/OMS,香氛等硬件,理想依然在有限的座舱硬件条件下,组合出了非常多的实用场景模式(小憩,勿扰,按时出发,擦车,K 歌),加上符合「奶爸车」定位的副驾屏和大功率电力输出,协同上面提到的优秀的生态定制,共同达成了一个数据——理想车主周平均车内非驾驶时间 4.4 小时,这个数据让业内都在畅想的「第三空间」有了实际的支撑。

交互层面,系统和生态的交互框架都保持高度一致,除此之外优化了之前大家都知道的空调盲操细节(从无级调节到有挡位声音反馈,配合仪表的信息提示,但并不能实现完全盲操),三指返回操作,交互层级较浅(最深 3 层),这些都是优点。

同时,也会有一些可以提升的小点比如有些卡片上的小交互图标容易误触,车控屏的位置和角度会有反光问题,仪表盘左侧常驻信息过多导致重点不突出等。

总体来看,作为理想第一款产品的升级版,2021 版理想 ONE 在保证基础功能的条件下,继续升级着自己的座舱用户体验。虽然一些体验有半成品的感觉,但好在功能框架完整,期待一段时间沉淀后的 OTA 体验。同时,我更期待下一代理想产品在配备了更新的智能硬件后,能营造出来的沉浸式座舱体验。

我希望,周平均 4.4 小时只是一个起点。

前面杨飚老师已经在理性层面做了非常完整的总结,于是这里 Mr.Yu 试着从感性角度来进行诠释。

坦白讲,Mr.Yu 不是很喜欢「奶爸车」这个称呼。

尽管品牌叫理想,但理想 ONE 的智能座舱乃至整车传达出来的信息,让我们觉得理想品牌其实无比的务实。这一点尤其体现在通过补全某一类应用的不同平台,来适应更多人的使用习惯。

整体的评测工作进行下来,结合对品牌和产品的理解,给人以明显的感觉:理想品牌十分清楚要把自己的产品卖给谁;同时,品牌与用户、准用户之间存在某种双向的吸引力,而不是单方面的「剃头挑子一头热」。

比如理想 ONE 座舱里的勿扰模式,能将音响范围约束在前排,很大限度地避免打扰后排休息或专注的乘员。再比如音区锁定和跨音区连续对话,充分考虑到了车内多人交流的复杂场景,以及非驾驶位乘员、尤其是儿童用户在语音交互上的便利性。

这些都体现出了理想团队在产品规划方面的考虑,更多的是设身处地与共情,而非绞尽脑汁唯恐不够全面。

不管是互联网产品还是车企,都在将用户体验作为宣传重点,但真正的体验并不好做。

就像以服务闻名的中国餐饮第一股海底捞火锅。模仿者尽可以辟出同样宽敞的等候区,放上种类繁多的免费零食和饮料;在洗手间区域准备各种护肤品和除味喷雾,甚至深度清洁才会用到的超声波清洗机;在洗手池洗过手后会有工作人员递过来热毛巾,在过道附近左顾右盼就会有工作人员上来询问是否需要帮助……

诚然,不是所有人都喜欢这份殷勤,但服务精神和其背后正确的激励方式是发自内心的,单靠员工手册和早晚准备会上一遍又一遍地强调是学不来的。

Mr.Yu 不是产品经理,更不敢班门弄斧。但正是对「人」本身的理解深度,才很大程度上决定了产品的含金量。

借姜文导演在电影《一步之遥》中的一句台词:「您在哪儿,哪儿就是家——您,就是家」。


相关标签:
星云号
  • 车云星
  • 空间站
  • 福特星球
  • 虫洞

加料 /

人评论 | 人参与 登录
查看更多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