转型科技公司:大陆集团铺陈多年的战略预谋

  • 发表于: 2021/10/27 23:08:00 来源:车云网

撰文 | 郑文 编辑|周长贤

10月18日,大陆集团中国区副总裁、创新与技术中国区负责人Karl Fuchs博士和他的同事们,由浦东机场出发踏上从上海到重庆的航班。这次的工作是参与次日的一场关于“大陆集团中国软件与系统研发中心”的媒体沟通会。

这样的往返,往后会成为他的工作常态。9月27日正式宣布成立的位于重庆的“中国软件与系统研发中心”,在大陆集团中将长久地扮演着非常重要的角色。

毫无疑问,这个研发中心的成立深刻地体现了大陆集团加强本土软件和系统开发综合能力的承诺和决心,它也是大陆集团深化“扎根市场,服务市场”的本地化战略的新里程碑。

强大的本土研发团队,也将助力大陆集团提升软件和系统研发能力,确保公司在中国市场的可持续增长。


正如Karl Fuchs所说,“随着中国软件与系统研发中心的成立,对于我们在中国市场进一步培养本土软件研发人才,积聚软件和系统开发实力,将起到至关重要的作用,从而确保公司在中国市场的可持续增长。”

软件成为核心推动力

软件定义汽车,在未来很长一段时间都是汽车行业的主旋律,将被汽车产业链的每一位参与者反复提及、验证,直到完全兑现。

提出“软件定义汽车”的前百度高级副总裁、无人驾驶事业部负责人王劲曾说:“20世纪80年代初,一辆轿车的电子系统只有5万行代码,今年的高端豪华汽车的电子系统有6500万行程序代码,是彼时的1300倍。”

来到自动驾驶时代,量级还将爆炸。

另一家供应商巨头博世曾经预测:搭载L2级别的自动驾驶汽车代码大约在1亿行;L3将到2亿~3亿行;而L5自动驾驶时,代码将直接来到10亿行。

在媒体沟通会中,Karl Fuchs做了一个形象的比喻。大众ID.3、ID.4可能在代码行数上有两千万行以上。

两千万行是什么概念?像他手上拿着的手卡,一张手卡可能只是50行左右,如果两千万行全部打印出来,相当于要堆高45米。


这两千万行代码如果不是用系统化科学方式进行设计就会造成系统过于庞杂。就好比在建造房屋时必须要有科学的结构设计,这样才能够让所有细节都有条不紊。软件与系统就是要让架构更加科学高效。

为了能够更好地与市场大潮相吻合,大陆集团制定了三大行动,在其催动下,大陆集团中国软件与系统研发中心在需求中孕育、诞生。

三大行动具体如下:

第一,通过本地发展,去制订更多能更好助力中国业务发展的方案。这部分涉及到三个领域的技术,即智能网联汽车、集中式高性能控制单元和基于服务的架构,以及边缘计算和云计算。

第二,集团高度重视中国的研发,特别是在软件及系统工程方面,这也能大幅度提升中国的研发能力。

第三,通过大陆集团中国软件及系统研发中心的建设,使得大陆在工程师团队规模上能够继续攀升,中国软件及系统研发中心计划组建一个多达500人左右的团队。


媒体沟通会当日,中国软件与系统研发中心也揭开了神秘的面纱,向外界呈现了工程师们的工作日常:他们有的正在与印度同事远程沟通技术难题,有的正三五成群地进行模块功能梳理,也有的在静静地研读学习资料……

他们当下为之努力的,最重要的工作就是高性能计算单元。

“目前在市场上买一辆奔驰S级轿车,可能应用到多达100多个控制器,但是今后的趋势就会转向集中化。高性能计算单元在今后汽车发展中会扮演主角,以后将会有五个以内高性能计算单元成为现代汽车真正的大脑,这是根本性趋势。”

Karl所描述的正是汽车未来的根本性变革方向,而高性能计算单元也的确会在趋势变化中成为绝对的主角。


大陆集团的汽车业务目前正在实行“4+2”战略布局,整体是一个“四纵两横”的业务架构模式,四纵包括自动驾驶及出行、智慧出行、用户体验、安全及动态控制;两横则是软件与系统领域深厚的实力,架构及车联网。

软件系统的实力将支撑着四纵的发展。Karl的话很好地点出了中国软件与系统中心在大陆集团汽车业务中的位置,“对于大陆集团中国软件与系统研发中心而言,最引以为傲的正是我们可以通过软件及系统方面的创新来更好地支撑大陆集团在中国四大领域的业务。”

关于中国研发中心的工作重点,大陆集团中国软件与系统研发中心总监谢超做了完备的阐述:

第一,在应用场景开发方向上,研发中心会跟集团内部的事业群紧密合作,打造高性能域服务器、区域控制器、边缘计算、云计算等产品;


第二,研发中心也会跟集团内部侧重于前瞻性技术开发的相关研发部门合作,打造适合中国及本地软件系统平台的解决方案,以此打造智慧互联汽车关键软件产品,为中国市场提供强有力的服务。

软件人才的招揽与培养也是军备赛的重要一环。而对于更好的软件人才策略,据大陆集团人力资源副总裁杨烨介绍,集团有全方位的思考。

首先,建立软件人才的储备和培养体系非常重要。比如,针对毕业生的Drive项目,这个项目不仅在中国,在全球范围内同样也对中国毕业生进行开放,通过系统性培训,帮助大陆集团做人才储备。而以工程师能力为模型的发展路径,则可以从储备体系中找到合适的人才。


其次,招到人之后怎么培养能力。杨烨说,大陆集团会依托全球150年的资源积累与26年的本地化深耕,来帮助员工在领导力、技术能力方面提升个人能力。因此,本土人才的领导力特色既具有中国深度,又具备全球广度。

最后,全面的薪酬体系,以及创新和激励机制。全面的薪酬体系不仅仅是工资、福利,更加重要的是打造一个环境,让员工在整个职业生涯甚至是生活当中都能够有非常好的支持体系。“从文化、培训、薪酬福利方面打造体系,驱动中国价值创造,让工程师更好地展现自己的能力。”

此外,杨烨指出,随着数字化进程加快,地域对于人才发展的局限也开始变得越来越小。比如,大陆集团全球软件学院就是全球同事提高软件能力的学习和交流平台。这无疑是一个很让人心动的资源优势,成为人才争夺战中强有力的竞争力。

一位大陆中国软件与系统研发中心的员工说:“我在这个环境当中可以看到很多项目的全球各地数据,这可以帮助我学习和钻研知识,让我的技能有所提高,一下子像打开更加广阔的天地一样。”

大陆集团如此战略布局的背后,是整个出行市场变革下的巨大潜力,以及中国市场的战略地位。

据麦肯锡预测,到2030年全球智能汽车软件及电子电气市场将达到4690亿美元(约合人民币29,892亿元),几乎是2020年的2倍。

而根据IHS的预测,自动驾驶汽车市场将在2025年前后开始一轮爆发式增长。到2035年,道路上行驶的车辆将有一半实现自动驾驶,届时自动驾驶整车及相关设备、应用的收入规模总计将超过5000亿美元。

IHS还预测,2035年中国自动驾驶汽车有望达到570万辆,将超越美国的450万辆成为全球最大的自动驾驶技术应用市场。无独有偶,波士顿咨询公司也表示,中国将在15年内成为最大的自动驾驶市场。


不过,像其他的企业一样,大陆集团也面临着疫情、半导体供应短缺等现实困境。在多重不利因素下,正是中国市场给大陆集团提供了强有力的业务支撑。

去年,大陆集团在中国区依旧实现了全年同比2%左右的销售额增长。数据显示,2020年其24%的销售额来自于亚洲,中国区做出了重要贡献。

无论从盈利增长机遇层面来看,还是中国这片市场的战略地位而言,又或是集团的经营业绩需要,大陆集团在中国的软件与系统中心的战略地位不言而喻。

铺陈多年的战略“预谋”

草蛇灰线,伏脉千里。

关于未来发展的航向,架构的调整与软件的布局是大陆集团铺陈多年的战略“预谋”。


早在2015年,大陆集团就以6.8亿美元收购了全球知名的软件解决方案服务商Elektrobit Automotive公司,以拓展其在汽车系统与软件解决方案研发方面的能力。这家公司在软件层面的造诣较深,比如为各种ADAS功能提供工程服务、软件、算法和开发工具;提供人机界面的交互设计;基于Autosar标准开发ECU;汽车网络安全防护……

2018年,大陆集团开始推动历史上最大规模的一次组织变革,将动力总成事业群拆分为纬湃科技,并谋求独立上市。与此同时,面向智能汽车方向,大陆集团改组了汽车底盘与车身电子两大业务板块,底盘及安全事业群改称为自动驾驶及安全事业群,车身电子事业群则更名为车联网及信息事业群。整个大陆集团划分为汽车技术、橡胶技术、纬湃科技三个子集团。

今年9月30日,大陆集团总部汉诺威的监事会会议上,确定了大陆集团组织架构的进一步调整。

自2022年1月1日起,轮胎和康迪泰克事业群(目前属于橡胶技术子集团)将成为独立的子集团。与此同时,汽车技术子集团(从2022年起:汽车子集团)将进行全面调整。

汽车技术子集团的重组涉及车联网及信息和自动驾驶及安全两个事业群的解散。相关事业部将根据子集团的战略行动领域重组为五个事业群,分别是安全及动态控制、自动驾驶及出行、智慧出行、用户体验、架构及车联网。


其中,车联网及信息事业群将分为三个事业群:架构及车联网,用户体验和智能出行。它们将整合网联技术和高性能计算单元、显示和操作技术方面的业务活动,以及为车队运营商和商用车制造商提供移动服务的业务。

自动驾驶及安全事业群则分成自动驾驶及出行和安全及动态控制两个事业群,涵盖高级驾驶员辅助系统和自动驾驶的业务,以及安全电子产品、传感器、制动和底盘系统相关的业务。


大陆集团首席执行官司徒澈解释了架构变化的原因并补充说:“我们正在整合各项专业技能,特别是在软件方面。”

正如司徒澈所言,由于疫情原因,纬湃科技的上市被迫推迟(已于9月16日在法兰克福证券交易所上市),但关于软件核心能力的构建大陆集团却有了长足的进展。

今年3月份,大陆集团又收购了致力于人工智能和实时识别物体的新型芯片架构研发的初创公司Recogni的部分股权。未来,这个新型处理器将用于大陆集团的高性能车辆计算机和其它应用程序,以便于在自动化和自动驾驶过程中更加快速地处理传感器数据。

今年4月份,上海车展期间,大陆集团还与地平线签署合作备忘录,共同成立合资公司。双方将以中国市场为重点,把地平线的AI芯片和算法整合到大陆集团的摄像头和中央计算单元中。

“高性能计算单元是非常复杂、挑战性非常大的项目,几乎没有一家公司有全部能力单独完成,这就是为什么我们寻求业界横向合作来完成这一重大项目。”Karl在坦承高性能计算单元高难度的同时,也强调了自身的优势。

他认为,“地平线在芯片方面有专长,而我们在软件这方面也有我们的核心能力,所以我们通过与地平线公司所结成强大的合资企业在诸多方向上寻求突破。”


显然,在向科技公司转型的过程中,软件核心能力的构建已成为供应商巨头们的共识。

在今年的一次媒体沟通会中,博世集团CEO邓纳尔也同样指出:“我们需要非常丰富的软件集成经验,对于域控制器和车载计算平台来说,软件的复杂性非常高,同时会有不同的来源,必须得集成才能工作。对于业界来说是非常大的挑战。我们认识到,软件集成的技能非常重要,是一个核心的能力。”

如今,大陆集团在这一核心能力的构建上成绩如何?

它在全球已经拥有20000名软件与信息技术专家,以及一家软件学院,目前已有10亿辆汽车配置了大陆集团软件和信息技术专家开发的各类功能。而在深耕26年的中国,大陆集团也拥有了21个研发中心,2000多位研发工程师,41个产品研发实验室,4个产品性能测试中心。


大陆集团的高性能计算单元已经搭载在大众集团的ID.系列车型上;现代汽车Genesis也搭载了大陆的域控制器并量产;大陆还获得了第一个卡车领域的高性能计算单元订单。至今年上半年,大陆集团的高性能计算单元订单额已经高达约50亿欧元。

今年正值大陆集团150周年庆,这是一段比汽车文明长河还漫长的岁月。过去有大约10亿的驾驶员将出行时的生命安全托付于大陆集团;今天,全球每四辆汽车中就有三辆搭载大陆集团的技术;而在未来,一切功绩都将被封存。

新的勋章,需要新的战功铸就。

从汽车和交通运输业供应商巨头,到提供互联解决方案的全球科技公司,这家全球排名第二的汽车供应商,转身还在进行中……而来自重庆的大陆中国软件与系统研发中心将为这艘巨轮提供前进的驱动力。

就像大陆集团中国软件与系统研发中心五楼会议室的命名,安第斯山、喜马拉雅山、歌乐山……隐喻的那样,大陆中国软件与系统研发中心要做的是攀越一座座高峰,助力大陆集团成功登上新大陆。


相关标签:
星云号
  • 车云星
  • 空间站
  • 福特星球
  • 虫洞

加料 /

人评论 | 人参与 登录
查看更多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