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创客】对话庄亮:这个行业的人都怕我说话

  • 发表于: 2014/03/06 23:19:55 来源:车云网

四个小时的采访中,庄亮语速都非常快。他喜欢炮轰,也喜欢揭行业的老底。在交流的某些时间,“庄大炮”呈现实实在在的攻击性。


2014年1月4日,晚上23:35分,刚刚下飞机的庄亮赶到我们约定的采访地点:北京三里屯soho。

四个小时的采访中,庄亮语速都非常快,思维敏捷而缜密。他喜欢对行业发表看法,喜欢炮轰,也喜欢揭行业的老底。他说车机行业已经不行了,动辄赚出几栋楼的日子已一去不复返,所谓485事件,也只是一次顺势而为。在交流的某些时间,“庄大炮”呈现实实在在的攻击性。



美赛达董事长 庄亮

车云网=C  庄亮=Z

C:开门见山吧,为什么要策划485事件,你怎么看待485事件给行业带来的影响?

Z:随着汽车市场的发展,车机行业这些年确实赚了不少钱,但是这个行业的暴利时代是不可持续的。“485事件”在我看来只是大势所趋,总要有人捅破这层窗户纸。就这件事情本身来看,成本价格的公布和代码开源确实在短时间内搅动了行业,降低了入门门槛,我们当时开放的源代码是很有竞争力的。我只是顺势而为,没有干其他的事。我能看清形势,早晚都有这一天,早点下手为自己谋一个好一点的位置而已。

C:但是有人骂你,认为庄亮破坏了整个行业。

Z:我觉得挺好的。说明我奏效了,如果没反应就不好玩了。我到哪他们现在都围攻我。没一个人说你好话的。但恰恰他们围攻我,奠定了我们在这个行业的地位。他们每一次围攻实际上在帮我们打广告。导航价格再继续保持两千块钱的高位就会崩盘,我发这个新闻,让价格透明提前了两年。

C:让大家再舒服两年不可以吗?

Z:他做美梦,我干啥去啊。我不就是推迟了两年的美梦。    

C:所以有人说,庄亮为了自己的业务发展让整个行业吃亏。    

Z:他们哪能代表整个行业啊,我是让整个行业快速升级,促进中国社会发展,车主得多高兴啊,提前透明化了。我用的全是纯市场竞争手段,只是靠我一纸文章。一纸文章有这么大的效果,只能证明一点:我的判断是对的。一纸文章可以使这个行业变成这样,就代表这个行业就应该是这样的。

所以我还是那句话,大势所趋。我一般说话都比较准,这个行业的人都怕我说话。2007年我曾预测掌微要被收购,结果没多久sirf就出手了,然后我又说sirf收了掌微没好下场,结果一年后sirf也被收购了。

C:有没有人说过你的性格很双面,暴烈起来很暴烈?听说你还打过不少官司?

Z:我们公司的员工不少人怕我,因为比较凶,比较严厉。我是一个爱憎分明的人,我不会怕什么人,但我做事情一定是有道理的。如果想和我合作,就不要骗我,如果骗我,休想再和我合作。曾经有个合作伙伴说我欠了他70万,结果我直接找法院了,我就是想让法院来说,看看到底谁欠谁钱。结果法院判下来说他欠我钱,钱我也不要了。

C:有没有记忆中最困难的时候?

Z:2007年8月,我们创业之初的三个股东分家,其中一个股东单飞,套现了股份,还带走了我们当时最为依仗的导航盒项目,创立了另一家方案公司。可以说,美赛达当时是非常危险的,差点倒闭。后来,我们推出了一场“秋收计划”,2007年底到2008年初,持续了六个月,这是比较出名的一个方案公司的营销案例。

C:你们一路走到今天,你认为最重要的因素是什么?

Z:一个有野心团队,我们很坚持做一件事情。我们在做方案最赚钱的时候开始转型,这不是一般团队能够实现的。我们在2009年讨论的时候,就认定核心价值是团队,只要团队不散,团队有凝聚力,掌握了先进的技术,做什么产品都可以。就算别人超前比我们研发出产品,我们三个月也可以超越他。因此,我对员工也很重视,包括买房子,分股份。2013年,美赛达的股东再次拿出10%的股份用于员工激励计划,累计达到15%。

C:经过接近十年的发展,你是如何看待美赛达如今的行业定位的?

Z:我们目前的定位是美赛达集团,包含制造、研发、销售等环节。最早的时候,我们称自己为“导航方案提供商”,后来改成“车载导航方案提供商”,再后来改成“专业车联网系统方案提供商”,而现在,我们是“专业车联网系统服务提供商”。

这是一个由硬变软的转化过程。就比如最后我们把“方案”改成“系统服务”,更强调系统而不是更强调硬件,显得更“软”一些。不过,我们也有硬件,因为系统也可以涵盖硬件,但我们提供系统服务显然更加重要。

C:在你看来,从产品方面来说,美赛达的产品和竞争对手有何不同?

Z:我们目前做的是“软、硬、云”一体化解决方案。软件比如4S增值服务系统,从PC端到手机端,再到车机端,分为三类。硬件方面例如车机,从专车专用的车载导航一直到后视镜导航。另外还有OBD、BOX,还有360度全景泊车系统、行车记录仪等等。不过,我们不是卖导航的,而是软、硬、云一体化解决方案服务提供商,硬件的销售需要软件的支撑。

C:最早的时候,美赛达只是做方案,现在你们为什么也开始自己做硬件?

Z:最早的时候,我们并没有做硬件,当时我们的思路是,美赛达提供方案,硬件方面交给合作方去做,例如好帮手,路畅等企业。但是,每个人都知道车联网是未来车机厂家唯一的转型路径,所以谁都不肯把这条路径交给别人管理。从某种程度来说,美赛达是被逼着自己做硬件的,现在我已经看清这个行业中的不少“老头子”了。

C:车联网产业链非常复杂,你如何看待这条产业链的组织结构?

Z:我们把整个产业链切分为:车联网系统服务提供商、车联网服务提供商、车联网服务运营商、车联网终端制造商。在我们的定义里中,哪种叫车联网服务运营商呢?应该是整合多种车联网服务,并做出一个增值服务套餐来,这些服务可能都不是自己的,但却可以针对消费者进行推广、销售,这叫车联网服务运营商。

C:目前不少车联网产品被视为“鸡肋”,你觉得该如何解决?

Z:先说说我们目前在做的OBD产品,通过收集用户的车况信息、车的故障码信息以及车主的行为信息。如果每个用户都装了这套东西,他什么时候应该保养,我们都会知道,那么我们就可以做有针对性的营销,所以这首先对4S店是有价值的。对于用户来说,我们会给他们提供一个车况报表,他们可以随时知道自己的车辆状况,并提醒其进行必要的保养和维护,也很有价值。

另外,我们的车友互联产品还提供不少专门针对车主的服务,比如车头导航、车友帮等。一个车队结伴出游时,只要把车头设为目的地,后面的车辆就可以在自己的地图上看到前车的实时位置并跟队行驶。

C:最后我们来谈谈赚钱吧,如何突破车联网的盈利模式困境?

Z:美赛达是靠服务赚钱的,我们的利润来源类似于苹果,苹果把软件成本都摊到硬件上,所以软硬一体化,我们也是一样,表面是卖硬件获利,例如车机,但实际上,硬件背后的软件支撑才是我们的核心竞争力。中国人不认软的东西,不愿意为这块付费。这是个很不好的习惯,但这就是现状。对于所谓的车联网产业来说,如果做不到软硬云一体,就是死路一条。

C:你的商业思维是你自己摸索出来的?    

Z:对。  

C:天生的商人。

Z:我觉得自己不是商人。

C:但是有人评价你是一个很有商业头脑的人。

Z:我有商业头脑,但我不是一个商人。这是两码事。  

C:你认为商人是什么样子的?  

Z:完全靠逐利的。但我不是。我不是说我不逐利,我不逐短利,但我逐长利。  

C:在你心目中“商人”是贬义词?

Z:在国内基本上属于贬义词。

C:你的思维方式、为人处事跟行业里的这些人都不太一样。可以这么说吧,你在行业里面是一个比较另类也比较有争议性的人物。

Z:实际上是这个行业不思进取。你看我做的营销策略、方式,都是最简单不过的东西了。也是家电行业曾经玩过的东西。这个行业就是找不到亮点,这些人没有思想。

庄亮语录:

谈自己:“这个行业的人都怕我说话。”

谈创业:“这些年,虽然连滚带爬,但总算活过来了。”

谈行业:“车机厂的转型只有车联网,剩下的都是死路一条。”

谈做人:“分赃是一门艺术。”

相关标签:
创客
后市场
车载系统
  • 车云星
  • 空间站
  • 福特星球
  • 虫洞

加料 /

人评论 | 人参与 登录
查看更多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