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创客】对话杜江凌:IT人凭什么改变汽车?

  • 发表于: 2014/03/14 02:23:42 来源:车云网

对于杜江凌来说,二十几年的职业生涯看似顺风顺水,实则脉络曲折。每一次改变,既是冒险,也是挑战。IT人,凭什么改变汽车?

杜江凌开门见山:“我不知道你想采访什么,但我活到这个年纪,对自己很明白。年轻的时候我并没有什么太远大的抱负,我知道,记者喜欢给人扣帽子,但我这里很简单,就三个字,不服输。”

但是采访结束,车云感受到的杜江凌,已经渐渐超越了这三个字所能代表的含义。看上去,他顺风顺水,实际上,他的职业生涯是曲折的脉络,每一步改变,既是冒险,也是坚持。

一个老IT人,凭什么认为自己能够改变通用汽车呢?



通用汽车中国科学研究院院长 杜江凌

(左为英特尔创始人之一,摩尔定律提出者戈登·摩尔)

C=车云菌  J=John Du,杜江凌

C:你说你不服输,可以不可以理解为很爱比较?

J:不能完全这么说。实际上,我念书的时候,的确是这样。别人能做到的,我就要做到。博士毕业的时候,很多人出国了。我觉得,我也能,而且必须做到。

后来,并不顺利。我在国内工作了两年,这期间也一直在找机会。后来,有一次论坛结束,我直接跑到那些外国教授的休息室去了,毛遂自荐。为了出国,我连科威特的工作机会都没放过。

从那时候开始,我觉得,积极主动,对一个人来说太重要了。

C:后来你来到英特尔,有没有觉得,我是博士,应该跟普通大学四年毕业的人做不一样的工作?

J:英特尔跟有些企业不同,不会论资排辈。当时,好像进去之后,都见不到什么博士。对了,国外读博士的观念跟国内也完全不一样,人家是什么时候需要,我就去读书。而我们是读完书,再看需要什么。

英特尔看的是个人能力,你有多大的能力,就做什么样的工作。我的第一个岗位是视频会议系统的软件编程员。

C:八年间,你换了四个岗位,如果在国内,实际上这也算是非常频繁的跳槽或者换岗了。你的老板有没有觉得你是个没什么定性的人?

J:不,英特尔是鼓励换岗的。并且,你的部门经理绝对没有权力阻拦你。我当时为什么几乎每两年就开辟一个新的工作呢?我的想法是,如果我想有更大的发展,绝对不能只具备某一方面的能力,忽略了其他方面。比如领导力,比如战略能力。

有一次涉及到升职,负责这件事的领导不承认我的能力,但我自己认为我已经到了能够担起这个岗位的时候了。所以,我主动找了更高层的领导,他之前接触过我,了解我的能力,所以我让他帮我做了推荐。事实证明,我的确能够胜任。

C:美国的工作环境相对于国内,应该是更加正规、合理的,没想过就干脆移民美国算了,为什么还回国呢?

J:对,我考虑过留在美国,甚至当时也是这么打算的。回国这件事,我并没有想得太远,但的确动了脑筋。就像我在英特尔换了四次岗位一样,为了完善各方面的能力,我想回国了。当时的环境,对我而言,也是一个机会。

我面试了三个部门,但是失败了。他们不认为我是最合适的人,后来又过了三年,我向总部证明了,我有这个能力,才带着不多的人,回国建立了英特尔中国研发中心。

至于留在美国,的确,我本以为回国干个三五年就可以了。没想到,一路走下来,竟然呆了十几年,家也留在了北京。这也算是一种际遇吧。

这个选择没错。有挑战性,也充实。

C:好,从英特尔来到中国,算是突破自己的又一步。但是很多人都想不明白,顺风顺水的时候,你为什么突然离开IT行业,来到传统汽车业呢?是谁给你吃了定心丸?

J:其实,这不算是一件突然的事情。

有两个原因吧。第一个,我当时看到了一些跟我一样的人,在自己的道路上越走越慢了,然后转行去了其他行业,当然也有汽车行业,然后,重新找到了价值和擅长的事情,做得很好。这给了我很大信心。

第二个,当时的汽车行业,已经有了一种趋势,就是电气化、智能化,这些跟IT息息相关,并不是我的短板。而通用汽车开始决定组建中国的前瞻技术研发中心。我看到了,给自己下决心,必须试试。

来到通用汽车,跟我之前想的有不少不同的地方,不过,这个冒险很值得。

C:对,你说过,你是个有冒险精神的人。那么,有没有尝试更有冒险的事情,比如,创业?

J:创业,我想过的。想过很多次。甚至有时候,那种冲动都呼之欲出了。但是,一个有把握的创业项目,前前后后,需要很多准备,不光是项目本身,还有人员、资源、资金、时机等等。

常常的情况是,一方面,我把自己说服了,想创业,另一方面,又把自己否定了,需要顾虑的因素太多,在没有很大把握的情况下,不能说干就干。我那时候不年轻了。

所以到现在,我还没有创业。以后呢?我保不准。

C:来到通用汽车之后,最大的困境在哪儿?隔行隔山的感觉有没有?

J:其实目前来讲,最大的困难,是我们团队的创新能力,以及成果。以前在英特尔的时候,我没觉得有一天,我会希望自己也能做出些改变人们生活的东西来,来到通用汽车后,这个想法开始浮现出来了。

什么是改变呢?手机从打电话的工具变成了移动应用平台;互联网使人们不必发书信,电子邮件足够搞定;数码相机则改变了人们分享快乐的方式。类似这些,真正的对人们生活方式产生冲击。我的团队给我汇报项目的时候,我也会这么问他们,你的这个东西,对人们有什么改变?

C:你对车联网怎么看?自动驾驶呢?

J:车联网项目一直是通用汽车非常重视的。当初组建前瞻技术研究中心的时候,也是我把这个加进来的。目前整车厂面对的问题,一个是用户需求的把握,和功能的开发,还有一个问题是你开始提到的,硬件的更新速度远远快于车型换代,何解?

我觉得中国在有些方面,在全球的角度来看都是很新的,所以我们在做车联网功能的时候,也说成是“新型用户需求的应用”。针对中国用户开发系统和功能,是我们非常重视的事情。

至于自动驾驶,敢直接说这四个字的,都是瞎掰。现在顶多叫高档主动安全。

C:谈个题外话吧,你的两个女儿,平时,你会跟她们交流这些吗?你是怎么平衡现在的状态和家庭的呢?

J:我们家里的教育是开放和民主的,她们有自己的爱好,有自己的选择。我完全尊重。我现在有空也会经常回家,平时注意锻炼身体,踢球、健身。身体不好,哪有精力创新,哪有动力工作呢?

记者后记:

在通用汽车有一个惯例,就是每一季,都会请美国总部的大佬来到上海,负责沟通、交流。上海总部的人齐聚千人食堂,北京同事则通过电话参与会议。而杜江凌,永远都是坐在第一排,时常起身发问的那一个。

这种积极,我们在年少时,或许每个人都有。有些随着岁月,连同激情一起被冲淡了;而有一些,因为工作、生活的差强人意,被我们自己沉默掉了。

能够保存下来的,就非常珍贵。

相关标签:
创客
访谈
  • 车云星
  • 空间站
  • 福特星球
  • 虫洞

加料 /

人评论 | 人参与 登录
查看更多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