洞见 | 纷纷扰扰的Here收购战,为何ABB最终胜出?

  • 黄耀鹏
  • 发表于: 2015/08/05 09:08:00 来源:车云网

ABB的产品互相卡位、企业生态几乎完全重叠,但为何能够站在一起,将Here地图拥入怀中?

诺基亚最近这一年买进卖出很繁忙。卖了手机部门给微软,收购了阿尔卡特-朗讯,正式和个人通讯消费说拜拜。回家一扒拉,原来在角落里遗忘了Here地图。当初诺基亚手机一手遮天的时候,收购了TellMaris公司、NAVTEQ公司,以及一系列“芥菜子”大的地图公司,最终整合成Here地图业务,诺基亚前后花费无数心血。

事实表明,在整体错误的情况下,局部正确没有什么卵用。尽管诺基亚当初敏感到地图业务对智能机的重要性,但Here地图仍落得折价出卖“已失去意义业务”的境地。

消息一出,引来众狼争食。不是Here有多么优秀,而是市场上没有什么像样的地图数据业务出售。谷歌地球不错,也不卖啊。

德国汽车制造商联盟在抗衡谁

经过几个月的报价、密谋、串联、下绊子、纵横捭阖,最终德国汽车制造商联盟以28亿欧元(合人民币约190亿元)代价领养了这个“孤儿”。

为什么不是Uber,不是google等美国科技企业以更高的价格成功收购Here?车云菌觉得,原因是多方面的。第一,Here地图虽然属于诺基亚的芬兰,但它实际上是一家德国公司,总部位于柏林;第二,Here地图的主要业务是在汽车领域,人Uber的无人驾驶汽车还在谣言中,google的无人驾驶车倒是在路试,但Here加入google,注定只能是google地图的帮衬;第三,从文化的角度,欧洲在互联网创新上一向更加保守,与美国的嚣张式扩张完全是截然不同的性格。

有谁在这之前听说过德国汽车制造商这个联盟吗?当然没有。奥迪、奔驰、宝马组成的“ABB联盟”是专为Here地图收购临时拼凑的。事实上,“联盟”没有固定的办公场所、执照和牌子。它只存在于联盟内人士的口头上,但不是通常意义上的皮包公司。

如果联盟有什么来历的话。它始于去年晚些时候大众组织的一次行业高峰论坛。当时的三巨头文德恩、雷瑟夫和蔡澈分别与会,文德恩博士在会上呼吁汽车制造商建立独立数据平台,而不是一味依赖谷歌:“我们(指车主)寻求关联到谷歌数据系统,但我们依然希望是自己汽车的主人。围绕数据可获得性的潜在矛盾将越发突出。”

梅赛德斯-奔驰CEO蔡澈也称:“谷歌试图同人们整天相伴左右,从而制造数据并用于获得经济利益。如今已经到了同谷歌矛盾一触即发的关头,而这矛盾是先天注定的。这也是我们(车企)需要协商的要点。”当时,并无人重视这番言论,大家将其看做车企只是在抱怨互联网企业鼻子伸得过长。

尽管德系三强要钱有钱,要资源有资源,但评论界都怀疑他们的决心。如果能有什么威胁能让争斗数十年的ABB坐到一起合作,那就是门外的野蛮人,比如谷歌。

尽管ABB的产品互相卡位、企业生态位几乎完全重叠,但他们都熟悉彼此的竞争方式。大家都拿不准,互联网公司闯进来会怎么样。也许扛着尖头棒想拿啥就拿啥吧?

文德恩实际上在呼吁建立某种临时性的联盟(或者财团、技术俱乐部,随便你怎么称呼它),共同抗击域外的入侵者。行动之迅速,反映了恐惧的如影随形。这一回,豪门也怕了吧?

因此,有人将ABB买下Here地图视为防御性收购。ABB的产品上早就使用Here地图,因为大家都不想让谷歌分一杯羹。为此不惜和苹果暗通款曲,没想到苹果地图被骂得一头狗血。那么ABB的选项就相当有限了。百度、腾讯(腾讯掌握底层地图数据的能力也被质疑)之类,只在中国呼风唤雨,根本不在考虑之下。何况这哥俩也一门心思奔着车联网,不可说。考虑到Uber之辈在一旁虎视眈眈,非我族类,不可与谋。

有趣的是百度。百度一开始被传闻充当ABB的引路人兼技术顾问,顺便也参了个小股。又有传闻称,百度联合伦敦私募股权投资公司Apax Partners与美国专车公司Uber组成联盟。同样,百度再次满足于少数股份。应该说两个消息都有谱,百度在该收购案中过于活跃,以至于跳了一次阵营。它不是主动跳槽,就是因某种原因被ABB扫出门。考虑到腾讯、四维图新和瑞典私募股权投资公司EQT Partners组成了另一个收购联盟,百度主动跳槽的可能性更大。可惜它又压错宝。

如果将收购案看做一场战役,那么打到最后才泾渭分明:传统车企为一方,他们无需纠集财团,自己就有雄厚的财力,以及立等可取的现金流;互联网势力为另一方,他们有点钱紧(多半自己还发着烧呢),因此都拽着某个投资者财团,以期分担风险,并省去收购律师费。

去家族化

近年来,供应链资本的扁平化潮流大行其道。主机厂纷纷与自己一手培养起来的主要供应商做股权上的切割。ABB对供应链的上游企业的收购更是异常谨慎,谁都不想带着包袱过日子。因为汽车产业已经回不到过去,技术发展得太快,整个产业界都对新能源技术狐疑不定。在新技术的果子还未成熟之前,既要保住低垂之果(传统技术产业利润),又要准备好梯子(形成新技术储备),以便在风向改变之时及时转舵。如果带着坛坛罐罐,怎么实现战略转移?

宝马向碳纤维产业链大举投资,已经是冒险之举。趋势是明摆着的,如果动手太早也会受到惩罚。而宝马又是ABB中家族特征最不明显的一家。匡特家族并不爱出来指手画脚。他们只打算留着这些寡妇股,能够稳定收益并传承下去。

现在突然要花几十亿欧买个八竿子打不着的图商?家族势力对不着调的多元化或者还没影儿的车联网之类概念投资,都很敏感。如果花钱太多可能会引发持续争论,无法快速决策拿出钱来。职业经理人也对劝说老家伙们很头疼,除非碰到像阿涅利家族那样年轻一代掌权,又素有其他产业的硬底子才行。

文德恩说这话的时候还不是当家人。他上头还有家族势力为首的监事会。去年他正为连任发愁,当时最大的愿望也许是和皮耶希家族相安无事(当时他早就知道老皮对他窝了一肚子火)。没想到争斗的结果是皮耶希挂冠,文德恩在大众的威望如日中天。四大控股公司就是文博士的杰作,完全和老皮的“集邮癖”不相容。出钱买个图商自然无人敢置喙。

这件事赶上了个好时候,即家族势力最强大的大众公司刚刚颠覆了这一切。职业经理人的全面掌权,快速落实了去年峰会的畅想,使其变为大家都惊诧的大胆行动。

Here地图未来将有多大价值

既然诺基亚花了100多亿美元,现在卖到28亿欧元,大大赔本;反过来,似乎暗示ABB做了笔好买卖。这事得看Here在ABB手里有多大用处。

大家都说Here地图是厘米级的高精度地图,和高德、凯立德、百度地图等米级地图不可同日而语。前者可以用于无人驾驶等高精度导航需求。实际上,这是对无人驾驶技术的误解。高精度地图对于无人驾驶有好处,比如能提高驾驶速度和降低系统算法难度。但不能假定无人驾驶必须依赖所谓的厘米级地图。如果马路上摆个箱子,无人驾驶就无能为力了?如果路况复杂,各种车辆行人混行,地图再精确,也要依靠系统的“临场发挥”。因此,掌握Here地图底层数据,对于ABB的无人驾驶和车联网有帮助,但并非唯一的入口。

相反,ABB如果脑子清楚,他们就不必垄断数据。而是将地图放置在开放平台,鼓励友商采用,同时接驳Uber和其他插件地图商的数据,令消费者的体验更佳。搞成谁也不兼容的封闭系统,将重蹈诺基亚玩塞班系统的覆辙。也只有这样,Here地图未来才会更有价值。

车云小结:

传统汽车厂商要随时保留技术和商业上的选项,在车联网和无人驾驶的商业版图还远未清晰之前,布点闲棋冷子,总比将来落得被卡住脖子,只能接受一种方案强得多。要说ABB想拿Here地图如何大展宏图,对不起,恐怕德国汽车制造商联盟的兄弟们也还没想好。

相关标签:
HERE Auto
奔驰
奥迪
宝马
  • 车云星
  • 空间站
  • 福特星球
  • 虫洞

加料 /

人评论 | 人参与 登录
查看更多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