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香港,货车司机都知道用gogovan赚钱

  • 范国宁
  • 发表于: 2014/07/17 09:57:09 来源:21世纪商业评论

大陆打车软件热度始终高烧不退,香港却意外的温吞。打车软件gogovan盯准的是货车司机。

香港是个流动性很大的城市,而传统的货车电召存在资源分配效率低的问题,这个是用移动互联网改造的机会。

工作日的香港官塘,街上路人寥寥无几,大部分人在工业大厦里忙碌。在街边停着一溜“Van仔”,司机阿星熄灭了发动机,阅读当天的报纸。

香港人俗称的Van仔,特指整车吨位不超过5.5吨的小型客货车,全港共计7万多辆。阿星告诉《二十一世纪商业评论》(下称《21CBR》)记者,这些货车有的专门为公司服务,朝九晚五;也有的跑完大客户的单后,会接一些私活。而司机自己是找不到私活,要通过“Call台”(电召中心)。Call台接到顾客电话下单,用电台电波通知给司机。现在,阿星们停在路边就是在“等柯打”(等订单)。

但是经历过叫Van仔的香港人都清楚,如果提前几天订车,电召中心会说到时再打过来,看附近有无车;而当天叫车,又会被告知没空车。所以在一般人印象里,货车司机应该生意繁忙,绝不该如此清汤挂面,路边干等。

香港人Steven Lam毕业自美国加州伯克利分校的商学院,成绩排院里前5%。读完书,Steven回港,与在美国中餐馆打工结识的Nick和Reeve办了一家餐盒广告公司,在餐盒上印广告,免费送给餐厅,赚取广告费。广告餐盒的生意越做越大,每天要送上万个饭盒到600多家餐厅,需要货车运送。但是,Steven经常从早上6点开始打电话,打了二三十通,愣是找不到车。

注:从左至右分别是:Steven、Nick、Reeve

有一天,Steven看到楼下很多小货车停在路边,便问司机是否可以接单送餐盒,司机说可以。Steven忍不住问:“为什么我打电话,都说没有车呢?”司机答道,因为他把广播关掉了。原来,香港货车司机每月要向Call台固定交一笔上台费,以换取Call台的服务。Call台和顾客谈好价格,告诉司机去哪里接乘客,如果顾客要去的地方太远而司机不想去,是不可以拒载的。于是货车司机索性关掉广播。于是,这就导致全香港虽然有30多家Call台,却看似车荒。

本来与货车毫无交集的Steven就这样闯入了这个领域——Gogovan打货车软件。谈及两次创业,他笑言:“在伯克利,同学们遇到问题会一起坐下来,说‘我们把它解决掉’。但在斯坦福,他们会说‘我们雇个人把它解决掉’。伯克利是很有创业的氛围。”

2012年前后,全世界开始掀起打车软件的热潮。Uber进入美国以外市场,快的、滴滴、大黄蜂等国内打车软件也纷纷上线。虽然很多人都用过货车,但外界对这个行业并不了解,Steven三人看到传统电召存在资源分配效率低的问题,觉得这是科技改变电召市场的机会。

在官塘的某座工业大厦里,《21CBR》记者见到了Steven,他介绍道,香港货车的需求很大,主要服务内容是搬家私、接载宠物、运送建筑废料、公司货物等。和滴滴、快的等打车软件类似,这款叫Gogovan的打车软件把顾客和司机直接联系起来,货车司机从手机上接到单后,给顾客打电话。“Gogovan平日每天会促成5000个货车订单,周五周六是用车高峰,一天能接到约7000个订单,传统电召公司一天只有平均3000个单左右。”Steven对Gogovan的成绩颇为满意。

2012年圣诞节后,Steven以及他的团队便开始了推广工作。他们每天会去官塘、荃湾、葵芳等工业区和司机聊天。“司机告诉我们,他们很讨厌call台,Call台每月收他们1000到2000港元月费,还通过压价吸引顾客,导致司机利润被吞噬。”根据司机们的反馈,Steven决定首先解决定价问题。“过去10年,货车市场的运输价格没有涨过。Gogovan取的是中间价格,我们花了很长时间研究定价,服务完全向司机免费。”Steven告诉《21CBR》记者。

3个月后,Steven完善了公司的团队,启动资本为2万港元。为了宣传打车软件,团队每天早上7点分头去做市场调查,下午5点司机下班后,可以稍作休息。晚上10点,等所有车子回到车位,再背上装满传单的书包去货车停车场派传单,每天派到凌晨三四点。这些传单直接而醒目,上面写着: “很容易使用!帮你赚更多钱!完全免费!”又过了3个多月,Steven们走遍全港停车场。

2013年7月,Gogovan上线App Store,目前已有注册货车司机1.4万人,占到整个香港市场三成份额。据阿星介绍,他每月开货车的平均收入是3万港元,算行内中等水平。而像阿星一样的司机在香港约有5万名,这个产业的规模则近15亿港元。而Gogovan占到三成,小小App将成就5亿港元生意!在最近结束的B轮风投中,Gogovan获得了7位数美元的投资,据悉来源于某香港前十大富豪家族的成员。

谈起商业化,Steven认为目前还早,当务之急是趁势圈地,成为亚洲货车界的Uber。他们正着手进入另一个高流动人口的城市——新加坡,现已经雇佣了两个当地员工,目前注册司机为800人。Steven预计2015年Gogovan将推行收费,每单向司机收取10%的服务费。作为香港第一个召货车的应用,他相信Gogovan不久后便会实现盈利。

但在司机阿星看来,收费的做法是自掘坟墓。“如果我一个月赚3万港币,只需要(向电召中心)交1000元上台费,为什么要向Gogovan交3000元?”阿星不满地说。

另一个问题是,Gogovan不时爆出“黑司机”偷偷载客的新闻。香港法律规定客货车载货物时可以顺带载人,但不能像的士一样专门载客。用Gogovan之前,司机需要提供四种证件(驾照、车牌、行车证和身份证)的照片,经Gogovan核实注册成为用户。Steven吊销过几个“黑司机”的注册资格,但是法规上仍然缺少针对打车软件的规定。

在市场上,Gogovan主要的竞争对手是传统的电召中心。目前香港30多家大小Call台都归属私人,未来这些传统电召老板可能也想玩转移动互联网,与Gogovan竞争。传统电召“鸭记”已经上线了自己的召车App,不过Van仔司机反映,鸭记App的订单尚不多。

阿星最近心情不错,用Gogovan晚上送货,赚了不少小费,除去油费、还货车分期贷款、贴补家用,还有不少盈余。Steven心情也不错,他给自己每月1万港元的薪水,拥有一家有29个员工、尚未盈利的公司。

相关标签:
用车
  • 车云星
  • 空间站
  • 福特星球
  • 虫洞

加料 /

人评论 | 人参与 登录
查看更多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