翼卡总经理殷建红:我们是怎样一步步解决车联网「流量焦虑」的

  • 殷建红
  • 发表于: 2016/02/25 01:10:00 来源:车云网

三重压力,奠定中国后市场导航格局。

车云按:

本文作者翼卡车联网总经理殷建红,一位连续创业者,十五年前踏入汽车车载电子为起点,参与研发的几个项目都不幸失败,他说,尽管自己不是一个合格的理工男,但在识别用户痛点,以及组合资源解决规划方面天然带感。2015年底,翼卡推出了一款工业级物联网SIM卡,要解决车联网的“服务困境”和“流量焦虑”,我们来听听他自述的心路历程。 

2205477_DSC_0942_thumb_meitu_1.jpg

本人作为导航产业十二年的老兵,同时也是新兴车联网行业六年的老兵来讲,2015年注定是一个不平凡转折之年:传统车机导航遇到前装屏配置进一步扩大移动互联网在线导航入口竞争化,智能后视镜、行车记录仪的三重压力,奠定中国后市场导航格局:专车专用导航车机地位(包括在世界导航产业格局的独特)正面临着转型时代。

而车联网自2009年以后安吉星为代表的车厂1.0时代已经悄然经历过5个年头了。目前正经受着移动互联网,智能车载硬件,金融、保险的轮番冲击,预感2016年是奠定中国汽车车联网产业格局独特性的元年。

正如《浪潮之巅》吴军所说:“近一百多年来,总有一些公司很幸运地、有意识或无意识地站在技术革命的浪尖之上。在这十几年间,它们代表着科技的浪潮,直到下一波浪潮的来临”,而作为从导航到车联网所谓的老兵,真的感同身受!

无论技术更新,产业迭代或兴亡交替,其实背后都蕴含中国老祖宗留下的最高哲学:“道”。为我们的终端用户解决什么样的痛点,为整个价值链产生什么样的价值是归依到原点的基本准则。

2000年是我踏入汽车车载电子的起点,参与研发的几个项目都失败了,如:车载报警器,显示器,所以算一个不合格的理工男,但在项目启动进行中,我发现我有一个小天赋,就是对用户痛点识别组合资源解决规划能力2010年,干了十年导航车载电子产业,正式筹备组建翼卡车联网前身——增值服务部,跨入了下一个十年跨界资源组合的车联网行业。

翼卡成立之初的发展理念,就是识别车主在车内的不方便,开车的麻烦在哪里,然后如何解决。在当时由于受到安吉星G-BooK影响,翼卡决定先动手解决在车内手写导航的不方便这个痛点。就这样翼卡用了18个月时间,推出了符合产业现状的产品:基于用户手机蓝牙一键通导航服务。

由于用户使用简单,传统DVD导航主机成本不增加,受到广大车主和车机品牌的欢迎,算是完成了创业第一阶段!迄今为止,为了解决车主在车上搜索POI这项业务,2015年共有150人呼叫中心萌妹子,完成近1200万电话呼入,有25000单救援请求启动,一举成为中国首家超过为200+用户提供服务的车联网公司。

同时这五年探索开发出全行业跨平台、跨系统,支持软解码共用软件,第一个基于车载语音的发明专利,第一家完成人工识别的电话代拨算法。而随着移动互联网的跨界,中国乘用车的保有量进一步扩大,对于车主在车内外的麻烦日益增加,对于单点解决车主问题或者麻烦的翼卡运营团队遇到了挑战

第一,用户使用智能手机来导航和听音乐及观看实时路况的情况越来越多。

第二,随着机器智能语言和联网后庞大的模型训练,智能机器语言在迅速自我成长,满足人类的语言交互和信息互动。

第三,车载传感器日益增加,特别是以行车记录仪为代表的视频传感器在车载环境的进一步应用,和现在主动安全ADAS及自动驾驶都必不可少。

第四,解决高频单点痛点的从业人才越来越多,产业进一步有细分的趋势!

2015年下半年开始,顺应智能后视镜行业的发展趋势,我们开始解决车载智能后视镜用户痛点智能体验源于流量自由畅享使用),行业客户的价值诉求构建智能镜子产品竞争优势),弥补由于选卡不慎的竞争劣势。

经过半年研发,1212日推出面向厂家、代理商、用户三端的“轻奢翼族”会员升级产品,在车载环境下,会员可以任意使用流量。车联网生态中,对于流量这样一个刚需,高频的服务,简单粗暴要求运营商、TSP、用户承担都不现实,而在这个产业窗口期,唯有几方都分担一下压力,大家才能解决这个流量刚需。翼卡这套方案,正是基于此解决车主用户流量焦虑症痛点。

创业已经在路上,路上的辛酸,早已化成对未来的信念。敬畏天道,敬天爱人,我们愿意付出。

相关标签:
翼卡
车联网
  • 车云星
  • 空间站
  • 福特星球
  • 虫洞

加料 /

人评论 | 人参与 登录
查看更多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