智华邓博:七年成器,「清华系」ADAS的崛起之路

  • 发表于: 2016/04/20 03:27:00 来源:车云网

虽然“智华”在网上几乎匿名,但自2009及2010年先后通过“碰撞预警+车道偏离”和“360度环视”切入商用车及乘用车市场以来,这家公司已在基于摄像头的前装驾驶辅助领域深耕7年,产品涉及长安、广汽、吉利、东风日产启辰、通用五菱、众泰、宇通、金龙等多家车企前装。

作为智华的CEO,邓博本人也几乎与媒体绝缘。在他看来,就好像博世、Mobileye那样,在自己的领域内数年如一日的积累、做好产品才是王道,“一个企业能活下来,能活得时间足够长是最好的宣传”。因此,与车云菌长达4个小时的深谈,对于邓博来说,“前无古人,也可能后无来者”。

桌子那头,邓博内敛却直截了当。谈创业初衷,就想做点事。谈最难的时刻,运气不错。不像那些狂奔突击的商场战将,在院校象牙塔里创业对邓博来说是一场修行。没有资本追逐,只有不动声色的疯狂。与事业一起成长,看上去也是一件挺酷的事。

——车云按

智物

  • 邓博的差旅装备十分简单,除了ThinkPad、笔记本和剃须刀之外,见面那天他的包里还有一本《生活的艺术》。林语堂描述的生活方式,可以用“旷怀达观”、“陶情遣兴”来形容,这种抒情哲学与技术战术相比,是一种完全不同的思考角度。


1、下海

——环境恰逢其时,暗示了一场兴起。

2009年春天,邓博下海了。

在那之前,他并不折腾。2005年清华大学汽车系毕业,进入长安汽车研究院,期满三年,顺利成为一名新能源公司整车控制策略室组经理。引发创业想法的契机,却是一次晋升。由技术实操转向项目管理,这种越发狭窄的职业规划,在邓博眼中与“技术出身就该做点事”的初衷渐行渐远。

迷茫时,邓博找到大学老师清华大学汽车系主任李克强,进行了一次深谈。彼时,高校是离技术创新最近的地方,且当时图像识别技术正在寻找产业化对接,方向正好是邓博的毕业设计项目,资源与理想不谋而合。另外,Mobileye开始推出产品,欧洲、日本车型陆续装配车道偏离和前向碰撞预警,环境恰逢其时暗示了一场兴起。

于是,在李克强的鼓励下,抢在ADAS热潮还未如火如荼之前,邓博迈出第一步,创办了北京智华驭新汽车电子技术开发有限公司。


△智华北京研发中心团队合影,左一为邓博。采访过程中,邓博一再要求,要多展示团队而非个人。他希望智华对团队来说,是一个“家”,一个“平台”,一艘大家共同保驾护航的“船”。

智华的选址定在了中关村高科园。成立之初,这还是一家轻装上阵的软件服务企业,为主机厂和Tier1提供碰撞预警和车道偏离整套技术方案的定制化开发。邓博向我们回忆,在当时还未楼房林立的高科园里,自己还度过了一段敲代码的日子。

作为一个学院派创业者,邓博身上自带“书生”符号。如何用产品取悦车厂,是一个艰难的命题。会议、沟通、打标、协调、应酬……这些选项让邓博背上了沉重的思想包袱,也远超他之前对于“技术创业”的想象。有时静下来,邓博就会扪心自问,怎么就变成了那个曾经努力避开的自己。但这种道路和处境,几乎从他开始创业的那一刻就已然注定。

邓博回忆起一次崩溃的经历。09年年底公司在学校东门的全聚德聚餐,当时所有员工只坐了两桌,邓博喝了点酒,眼眶一下子红了,眼泪顺着就往外流。那是他创业里第一次情绪失控,“当时想,如果有个人能替自己冲在前面就好了。”

团队在那段时间给了他最大的鼓励和包容。采访过程中,邓博一再要求,要多展示团队而非个人。他希望智华成为一个“家”,一个“平台”,一艘大家共同保驾护航的“船”。“虽然我们每个人都没有光环,但聚在一起可以创造奇迹。”

因此即便创业维艰,邓博也努力在骨感的现实中,保有最初的情怀。他说,最不能容忍的事情就是“轻言失败”。从那之后,他把自己和产品一道在每个项目过程中一遍一遍打磨,再也没有打过退堂鼓。

2、做中国的Tier1

——自己就有个冲动,不相信中国人做不了这件事。

公司发展之初,邓博心里有一件事是笃定的:驾驶辅助关乎控制,必须服务前装

2009年公司成立后不久,智华与厦门金龙客车厂及一家Tier1签下了订单,主要聚焦在碰撞预警和车道偏离产品,相当于Tier2的角色。现在回忆起来,邓博觉得智华“并没有做得很好”。单单提供算法的Tier2角色并没有看上去那么轻松,Tier1和Tier2之间的合作也不是简单的软件+硬件形成产品。算法进入前装,从设计到开发都要参与很多工程化验证。

不像手机做好APP软件,就能发布到安卓或者iOS。汽车电子还没有一个通用、标准化的平台,软硬件结合并非那么便利。

在服务前装的过程中,邓博逐渐有了更深的想法。按照行业观点,汽车产业的技术强大,需要一批本土零部件供应商。但中国在技术,尤其是汽车电子核心技术上存在缺失,很难出现类似于博世那样的世界级零部件供应商,“有一百多年历史,把汽车上的核心电子部件做到这么大规模,服务这么多客户。”邓博毫不掩饰自己对博世的尊敬。

ADAS作为新兴领域,并没有太多长期积累的公司,跨国企业进入中国又必须迈过本地化门槛,这为像智华这样的新晋选手提供了机会。成为中国本土Tier1(一级零部件供应商)的念头在邓博心中萌发。“自己就有个冲动,不相信中国人做不了这件事”。

与一般创业公司不同,智华身处院校产学研体系,自诞生伊始就带有提振自主创新的使命,产业梦想也是始终萦绕在邓博心中的家国大义。这种独特基因,使得清华大学成为智华提升竞争门槛的有利手段。

从原始技术、产品到商品,到面向车厂、后端的客户关系,再加上供应链体系、制造管理体系,一个零部件供应商所必需的各类资源,清华都在其中穿针引线。借助高校的科研资源,当时还没有打响品牌的智华还争取到了与美国德州仪器公司、富士通等国外企业合作的机会。 

2011年,苏州智华汽车电子有限公司成立。北京公司积攒了软件研发班底,苏州自建硬件生产和供应体系。清华大学苏州研究院参与出资帮助公司成立,并且提供技术支持。一家零部件供应商的架构已然成型。

3、打入前装

——就像Mobileye领先别人很多年,算法可能只是一方面,把算法验证环节的时间累加,就让新公司无法超越。

2012年,即将上市的B级车长安睿骋需要增加技术功能,长安信任并愿意交给本土零部件供应商尝试。邓博在早年就敏锐察觉到360度环视产品存在市场需求,便传递到清华大学苏州研究院进行技术储备。恰好有所积累的智华,用360度环视项目敲开了长安大门,获得了进入乘用车市场的资格。

通过长安项目建立口碑,公司在13-14年迎来了业务爆发,先后谈下了广汽、众泰、吉利以及北汽银翔的合作,渐渐发展到软硬件为一体的三大类产品:停车辅助、侧后向辅助、前向辅助

不过7年创业里,邓博印象最深的并不是第一笔生意。

东风日产启辰T70是国内首个3D全景量产车型,智华参与了整个3D全景项目的开发,有过一段“有惊无险”的故事。虽然智华在前期用技术PK了竞争台企海选胜出,日系标准的层层审核才刚刚开始,任何一个关卡都可能让项目夭折。

临近最终商品评价阶段,为了不断在其中沟通项目,邓博当时的飞行记录里,广州成为了连线次数最多的城市。项目团队在持续夜战后接到消息:客户对四路图像合成的清晰度仍然不太满意。邓博回忆,那天下午根据需求反馈重新优化了一版软件。“事后才知道,如果我们晚半天,评审没有通过,项目很可能就不会量产,相当于前面一年的工作都白费了”。


△两年里邓博累计的航线图

而与老东家长安合作的2016款睿驰车道偏离预警项目与车辆研发同步,历时3年,打磨时间最久。

2014年起项目组经历了长达一年半左右的技术评价测试,几家竞争供应商PK,产品装车后做台驾与实车测试,反反复复解决百分之零点几的偶发工况。“需要通过大量测试才能反馈,反馈出来后问题复现概率又极低”。这些都增加了沟通的周期和复杂性,但这些繁复的测试验证成为了智华在算法和产品上最大的财富

直到采访结束,市面上常用的算法识别率百分比,邓博一句也没提。他甚至并不认为智华的技术和现有市场上的产品相比有多么领先,但是,“就像Mobileye领先别人很多年,算法可能只是一方面,把算法验证环节的时间累加,就让新公司无法超越” 。

并且这种优势会延续到未来。在邓博看来,预警产品的合作会帮助智华争取到更多接近控制的机会。就像一场马拉松赛跑,把漫长的路程分割成几个阶段目标,从预警到控制可能又是两年,不断的测试、验证,最后量产。


△邓博(右)会定期出差北京,与北京研发中心的同事沟通项目。北京研发中心副总杨波(左)负责前向辅助产品线的开发,长安睿骋的车道偏离预警的项目由他一手负责。

在这个不断的循环中,智华的优势体现在整个产学研技术体系闭环清华大学成立的苏州汽车研究院主攻不久便会商用的技术,智华将技术产品化之后面向客户并且反馈市场需求,然后再由研究院做未来两三年之内的产品前期开发和测试,学校则做更远期的技术储备

邓博透露,智华计划产品化的自动泊车项目,正在由研究院开发。学校智能车课题组正在做无人驾驶、车联网,“结合传感器的数据,也可能在ADAS发展后期商业化”。

4、创业的艺术   

——纯粹的以战术去驾驭战术是有问题的,所以要通过另外的方式考虑,为什么要设计这些战术。

在不短的创业生涯里,邓博和公司经历过一段最困难的时期。

苏州公司成立时共投入2000万资金,后来发现远远不够。Tier1模式所需的资源、人员和资金投入,超出了先期规划。2012年的销售额已显露瓶颈:五六十人支撑100万到200万的生意,找不到明显的方向。

2013年,智华开始尝试在商用车后装投入更多资源,但当时像是市场开了个玩笑,商用车后装市场下滑,乘用车前装快速兴起,客户需求推动智华向轿车市场转型。不凑巧的是,在这个节骨眼上,股东和股权的调整迫在眉睫。

智华用前装思路做后装生意,直接2B提供软硬件服务和产品。但这个市场远不如想象中那样简单,供应链体系完全不同,不用达到前装的质量要求,客户需求是快、成本低,产品要有卖点和人性化。而这部分智华并不擅长。

前装急需投入的档口,后装又遇到瓶颈。好在,“运气不错”。

Mobileye2014年上市,市场对驾驶辅助的认知度得到教育,轿车项目看到起色。邓博转换思路,在大策略上变为主攻前装,后装砍掉商用车业务,以Tier2的身份做一些方案,将部分ADAS算法卖给行车记录仪厂家。14年整年,收入的主要贡献者又回到了前装市场。

就在这一年,老股东合理撤资,金固股份以不超过4000万元收购了苏州智华20%股权,并带来了品牌、融资渠道和车厂资源,尤其是“汽车超人”(原“特维轮”)的电商平台资源,辅助智华开拓后装市场。新入资金为乘用车业务提供了支持,2015年,智华的销售额突破了3000万。

回忆整段经历,邓博有些严肃,“我们也是交过学费的”。他说如果在初创阶段资源能够匹配的更好、驾驭资源的能力更强一点,效率会更高一点。比如在公司成立时候的股东选择,更加应该考虑后期所需的资源

“当然了,我这个人从来不后悔,都往前看”,邓博说。

即使在那段压力最大的日子,邓博也很少失眠。逐渐读些哲学和文学,是他创业之后的一大变化。采访时,邓博随身背包中放的是林语堂的《生活的艺术》。书读了一半,邓博摘抄了一句分享:智慧的形成,就是在现实的支持下,用适当的幽默感把我们的梦想或理想主义调和起来。

邓博包中之物.jpg
邓博的差旅装备十分简单,除了ThinkPad、笔记本和剃须刀之外,见面那天他的包里还有一本《生活的艺术》。

这些书对邓博的意义,是在埋头工作之余对人性有了些许了解,帮助他不断向自己提问:事情为什么要做?为什么值得做?有没有更好的方法来做?“纯粹的以战术去驾驭战术是有问题的,所以要通过另外的方式考虑,为什么要设计这些战术”。

这种思考方式帮助邓博转化思维做出决策,然后逐渐成为他“创业的艺术”。

创客档案

邓博
邓博

邓博,2005年毕业于清华大学汽车系后,进入长安汽车研究院工作,离职时担任长安汽车新能源公司整车控制策略室组经理。

2009年创业,成立北京智华驭新汽车电子技术开发有限公司。2011年创立苏州智华汽车电子有限公司后,担任董事总经理一职至今。

创客特质

初心不改,连通汽车ADAS的当下与未来。

七年一日,打磨本土Tier1的软硬实力。

关于《创客》

《创客》是由车云网打造的深度人物王牌栏目,以“创新者的领地”为口号,每年4月于车云网周年庆期间推出。《创客》第三季以「智造汽车」为主题,来自中国智能汽车产业链的领军人物,深度探讨人工智能和车联网对汽车产业的影响与变革,描述智能汽车发展路线图。

往期回顾

  • 策划

所有创客

所有创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