阳谋、推翻、重生、泪目,EP9给蔚来带来什么?

  • 发表于: 2021/08/05 13:48:00 来源:车云网

“科技武装汽车”,或将是造车历史潮流的一次不可回避的选择。

“如果我们跳不出我们自己头脑里的那个主,超越不了自己头脑里的主,你所看到的永远是那个主让你所看见的,听到的所觉到的。”

日前,在浙江国际赛车场,蔚来EP9以1分26秒180的成绩,创造了该赛道的最快纪录。至此,在法国保罗·里卡德赛道、美国奥斯汀美洲赛道、上海国际赛车场以及最为著名的德国纽博格林北环赛道……都有蔚来EP9留下的好成绩。

但相信直到今天,依然有人不理解蔚来当年为什么要大费周章造一台EP9这样的超跑?对一个没背景、没血统的新造车品牌来说,除了博眼球、赚噱头,到底有个什么卵用?

了解它存在的意义,不妨先了解它从无到有的成长故事。

时间追溯到2014年十月的一天,李斌找到秦力洪,说自己要创建一个高端定位的汽车品牌,想拉秦力洪入伙担任联合创始人。当时,秦力洪在龙富地产做首席营销官兼执行董事已有5年时间。

都知道,在7年前的国内市场,能在高端阵营出彩的汽车品牌,要么传承百年历史,要么有这样或者那样的血统加持。就连成立更早,技术研发更纯熟的新势力鼻祖特斯拉,当时仍在为连年亏损的财务报表头疼,还时不时被舆论“破产”。

一夜之间平地起高楼,谈何容易。秦力洪也提出了疑问:“作为一个新品牌,怎么样才能迅速建立属于自己的基因?”

李斌说:我们从最难的事做起,从赛道入手,以最理性、最直观、最不容质疑的刷圈数,作为树立蔚来汽车品牌赛道基因的基本。

同时,李斌将创业的“三步计划”分享给了秦力洪:第一步,在顶级赛道拿冠军;第二步,用完全自研的车型在顶级赛道创纪录;第三步,推出量产车。一步一步,将蔚来由赛道推向公路……

最后,李斌说服了秦力洪,蔚来的未来也有了方向。

同时,李斌还拉来一个人,他就是后来理想汽车的创始人李想,当时他的头衔还是汽车之家的创始人。

李想说:“我觉得汽车这样一个大的复杂的产品与服务企业,只有在技术(电驱动、车联网、自动驾驶等)和商业模式(直销、电商、金融等)同时发生变革的时候,新的企业才有机会进入,而这个时间点符合我说的这两点。”

一次蔚来品牌发布会后,李斌(图左)、李想(图中)、秦力洪,围坐在后台的一个角落里边吃盒饭边讨论工作。一次蔚来品牌发布会后,李斌(图左)、李想(图中)、秦力洪,围坐在后台的一个角落里边吃盒饭边讨论工作。

同年底,李斌与李想一拍即合,李想参投蔚来汽车投资项目。如此,李斌便组建了一支豪华投资团队:汽车之家创始人李想、京东集团CEO刘强东、小米科技CEO雷军、腾讯公司CEO马化腾和高瓴资本创始人张磊。

2014年11月25日,蔚来汽车正式宣告成立。

诞生:EP9缘起李斌的阳谋

在顶级赛道拿冠军,是李斌规划的第一步,于是便有了蔚来打造的Formula E车队。

幸运的是,2015年6月,由NEXTEV蔚来汽车大力支持的NEXTEV蔚来汽车TCR车队的车手小皮奎特获得Formula E历史上首个年度车手总冠军,这是当时中国车队在国际顶级汽车赛事中取得的最好成绩。

在第一阶段任务达成之前,李斌的第二步也在同步进行:打造一台完全自主自研的纯电动超跑,去纽北赛道刷圈。

纽北赛道,即纽伯格林北圈赛道。赛道在Eifel 高原上蜿蜒前进,赛道随着山势起伏,长达20.83公里,多达177个的弯道,路面的垂直落差高达300米,在高低起伏的森林穿梭而行的北环甚至比勒芒赛场还要“恐怖”。也正因如此,这条赛道视为顶级超跑车性能的“试金石”。

“李斌同学,为什么一上来就做那么难的事,我们就不能先从短一点的赛道开始?”当时蔚来汽车团队的工程师提出异议。

对于任何一个初出茅庐的新选手来说,要在20多公里的赛道全程全力放电,还要刷新纪录,这样的目标看似好高骛远。

李斌是这样回复的:中国的汽车可能会给全世界留下百年积弱的形象,在过去的很多年,我们一直处在跟随、学习甚至抄袭的状态。要想登堂入室,就要在别人家的门口,在别人心目中圣殿级的赛道上,用别人的规则来打败他们。

简单来说,只要先把最难的事做到了,后面再做简单的事就会有更多人相信你。这个最简单的逻辑,便是蔚来EP9及蔚来“赛道基因”的由来,这也就是李斌的阳谋。

2015年4月11~12日,蔚来初创团队召开了第一次战略研讨会。

会上,大家定义了ES8产品,定义了公司接下来的战略和技术发展路径,定义了EP9车型。同时,在那次会议中,EP9项目被正式授权启动。

“我能做!”

这位自告奋勇接下EP9项目的人是马丁·里奇。

马丁·里奇一生传奇,他出生于1957年,8岁就成为一名赛车手,42岁出任福特欧洲总裁,还曾任玛莎拉蒂全球CEO、马自达全球董事总经理等职。在马丁·里奇的带领下,蔚来车队取得了Formula E历史上首个车手总冠军。

蔚来车队的车手小皮盖曾说:“马丁工作很认真,从设计到变速箱的材质,他几乎知道所有事情。每天无论早晚我都能找到他,因为他任何时候都在工作。我很庆幸,也很荣幸自己有机会与他在这么短暂的一段时间内共事。”

把开发EP9的任务交给这样的悍将,李斌自当放心。

按照当时的计划,马丁·里奇与秦力洪是蔚来的联席总裁,二位分工明确,马丁·里奇负责在欧洲张罗Formula E、EP9项目及海外布局,秦力洪则负责在国内市场支摊。据说,当时在蔚来汽车官网高管介绍栏,马丁·里奇排在第二位仅次于董事长李斌。

但谁能想到,马丁·里奇,这位 “深度参与了公司的价值观定义与产品定义”,见证了蔚来汽车由0到1的灵魂人物,却最终没能看到蔚来开花结果的那一天……

推翻:“不食人间烟火”的EP9被毙

接到EP9任务的马丁·里奇非常兴奋,或许对于所有天才来说,唯有挑战“不可能完成的任务”才能激发他们的热情。

四个月后,马丁·里奇为EP9设计的初稿完成,他找到了李斌,邀请蔚来团队到英国听他汇报。其实,当时的马丁·里奇已经胸有成竹,只等李斌点头。

2015年8月,李斌、秦力洪等一行人如约赶赴英国,

出乎所有人的意料,一场5个小时的激辩过后,EP9的初稿几乎被全盘推翻。

主要原因是,EP9的设计不符合李斌对“极致速度”与“民用车”属性并存的要求。而马丁·里奇也有自己苦衷,因为纽北赛道极端的环境条件,几乎注定不可能实现李斌的愿望。

前文中提到,纽北赛道最高海拔差达300米,在过往比赛中,有车手在全力冲刺下坡转上坡时,时不时就有车辆被气流掀个底朝天。

这就要求EP9要具备高达3个G的下压力来对抗气流冲击。依据空气动力学和计算机的模拟,要让气流发挥最大作用,车身座舱就该越窄越好。所以,在马丁·里奇的初稿中,将EP9座舱设计成了“战斗机”模样,即前后各坐一人。

显然,这样不食人间烟火的设计不符合蔚来由赛道到公路的构想。李斌坚持认为,EP9必须要和之后生产的民用车关联。

关联要具体表现在个方面:满足蔚来“X范儿”家族的设计风格;座舱的两个座位必须并排且中间要留有间隙。简单来说,就是要和街上跑的汽车差不多。

而且,李斌还提出一个令工程师发懵的要求:必须可换电,因为以后蔚来的汽车都是可换电的。

换电虽然可以疏导消费者的等待充电焦虑情绪。但,换电的背后意味着要追加更多复杂的技术单元,抛开成本不说,这势必就会增加EP9的整车重量。这对于按克计量的顶级超跑来说挑战是巨大的。

如此,马丁·里奇历时4个月勾勒的第一版EP9蓝图被要求推翻重来。

会议结束那晚,李、秦、马三人一起吃饭。

马丁·里奇拉着秦力洪灰暗地说:“今天,是我从业30多年来最难的一天。明天一早,我就要告诉自己的团队一切推翻。这在过去还是从来没有过的事情。”

那天晚上,马丁·里奇多喝了几杯。

但,马丁·里奇是个要强的人。李斌说过:“Martin(马丁)是一位真正的勇士,他一直都是用最高的标准要求自己。”

因为换电模式让车辆重量增加,马丁·里奇只得在EP9车身上大量使用碳纤维材料。

在后来的EP9身上可以看到,碳纤维一体座舱设计使得座舱降低至165kg。其中,底盘要远比动力来得更复杂,EP9的成功离不开一副全碳纤维单体壳车身的底盘。最终更轻、更强的用料才成就了今天EP9扭转刚性高达30000牛米的车身。

而这副全碳纤维单体壳车身的底盘,采购于一家瑞士专门生产碳纤维的公司。这家公司,是马丁·里奇找人投资的公司,由他担任董事。

就这样,在英格兰中部的一个荒凉的大农村,马丁·里奇带领着来自英德两国的蔚来汽车团队开始紧锣密鼓的关门造车。

或许后来大家才知道,当时马丁·里奇对EP9的投入近乎疯狂。

在马丁·里奇离开后,这家瑞士公司的董事长找到秦力洪说:“你们的质检标准太严格,为了向你们供货我们就快破产了,能不能把标准放宽松一些?”

原来,之前这家瑞士公司在供应碳纤维车壳车体时,必须为每一辆EP9准备8份相同的零部件作为候选,无论好坏,由马丁·里奇带领的EP9团队只会从8份中挑选出一份,其余的,供货商只得全部作废,因为碳纤维零部件不可回收。

重来:“二战”纽北赛道

到了2016年3季度,蔚来EP9开始在英国银石赛道做整车测试。而秦力洪也收到一份“生死状”。

那是蔚来工程师在参与EP9整车极速测试(0-300km,11.2s)前,需要由蔚来董事、法人签署的一份类似“免责条款”的文件。

“那和最做危险的手术(知情书)差不多,”秦力洪说:”上面写着,人死了怎么办,残了怎么办,脖子扭断了怎么办,下肢截肢怎么办……各种意外情况。”

读完文件后,秦力洪迟迟不能下笔。

他拨通了英国那头的电话,工程师劝说:我们这个圈里都这样,大家都是拿着命在玩。我们确保没事,但这是规矩,签吧。

后来,一切顺利。

很快,在整车测试完成后,2016年10月,蔚来约到2天纽北赛道的场地。EP9第一次站上纽北赛道。

第一天,EP9跑出7分05的成绩,拿下纽北赛道电动车排名第一名。虽然把电动车的成绩提高到了一个新的高度,不过,EP9在纽北赛道创纪录的梦想没有实现。

第二天,团队做了更充分的准备,结果天公不做作美赶上了下雨。虽然还打破了纽博格林湿滑路面的官方记录,但这并不是EP9想表达的成绩。

于是,不服气的蔚来团队提出再战。不过,由于纽北赛道需要提前半年预定,“二战”的时间只得定在第二年。

2017年5月12日,蔚来汽车EP9再赴纽北赛道“赶考”,一举刷新了当时该赛道最快量产车纪录,超越兰博基尼Huracan Performance等新锐超跑,新纪录为6分45秒90,比“一战”的成绩快了19.22秒。

同时,蔚来EP9也打破了尘封8年的纽北历史圈速纪录。

EP9刷新的不仅是纪录,更是国人的对自家品牌的认知甚至是偏见。

胜利的消息传到国内,舆论哗然,越来越多国人开始知道:国内蔚来是一家全球初创电动汽车公司,创办于2014年,已在上海、圣何塞、慕尼黑以及伦敦等12地设立设计、研发、生产与商务机构……

李想,曾在试驾过EP9后直呼“变态”。

“我能想象EP9牛很牛,但是还是远远超过了我的想象。”他在微博中写道:“加速到200以上,刹车过弯,轮胎牢牢抓地,这个过程我的胸口就像被打了一拳,又疼又闷。这还不是最大马力模式,变态。”

显然,李斌的目的达到了,在别人家门口,在别人心目中公认的圣殿级赛道,用他们的规矩,打败了他们!震惊了他们!

泪目:大将,竭力再陪蔚来多走一程

2016年11月21日,蔚来在伦敦萨奇美术馆举办首次公开发布会,会上EP亮相,蔚来英文品牌NIO以及品牌logo公布。

但令人痛惜的是,蔚来EP9的灵魂人物马丁·里奇没有等到这一刻。

2016年11月2日凌晨,李斌发悼文:我沉痛地告知大家,今天我们失去了一位挚友,失去了蔚来汽车重要的创始伙伴之一,蔚来汽车联合总裁 Dr. Martin Leach(马丁·里奇)。 Martin在与疾病顽强斗争了数月之后,于几小时前永远地离开了我们。

其实,马丁·里奇很早就知道自己罹患非常严重罕见的骨髓癌,据说他当时肋骨基本已经没有骨髓了,医生再三嘱咐他身体不能经受任何震动,连飞机也不能坐。

患病的消息,马丁·里奇没告诉蔚来团队的任何人。肋骨几近枯死的他,决定穷尽他所剩不多的时间,陪蔚来再多走一程。

2016年9月初,大家伙儿在伦敦为EP9亮相做最后的准备。

那天,大家站在EP9前准备拍照,有人提议所有人跳起来拍。第一次没有跳齐,马丁·里奇又陪着大家跳了第二次。

两次跳起后,马丁·里奇的肋骨断了7根。但他依旧面不改色,旁人一无所知。之后,他又和大家一起驱车2个小时到英国中部参观蔚来汽车的Formula E车队。

在回伦敦的火车上,马丁·里奇病情加重,严重到双腿不能站立。后来,一行人将他抬下火车送到医院。从此,马丁·里奇就再也没站起来过。

11月1日,马丁·里奇这员新势力造车大将病逝,年仅59岁。

“即使在生命的最后时刻,他还在关心公司的进展。”李斌在悼文中写道:“他的梦想与付出也会不断地激励我们去创造历史。”

只愿,天堂也有赛道。

最后:

到这里,关于EP9的故事就告一段落了。但它带给蔚来汽车带来的赛道基因还在,它曾因“不食人间烟火”而被推翻重来,那个艰难而正确的决定过后,蔚来品牌就有了基因,有了可以硬刚世界一流超跑的历史。

有人说,“如果我们跳不出我们自己头脑里的那个主,超越不了自己头脑里的主,你所看到的永远是那个主让你所看见的,听到的所觉到的。不论你如何挣扎,都出不了主给你画好的那个圈。”在过去多少年间,国民对自主品牌高端化难抱幻想,只能外资品牌给什么我们便买什么,追崇什么,我们不知直觉陷入这样怪诞的思议圈套并仍有它成为一种习惯,习惯到当有人起身要打破它的时候,反而很多人会质疑他,有时甚至还会骂出声来。

然而,新能源时代到来,我们看到,自蔚来汽车横空出世之后,后来者不断跟进,技术、人才、资金纷纷涌入,骂声、质疑声随之少了,因为我们看到了改变。虽说他们在短期内不可能颠覆一个时代,但不得不承认,以蔚来、小鹏、理想这类的国货汽车品牌正在受到越来越多国人的关注和认可,今年6月份,“蔚小理”3家企业分别实现了116.7%、617%、320.6%的同比增长率。

或许多年后回头再看,“科技武装汽车”将成为造车历史潮流的一次不可回避的选择。

当然不得不说,蔚来也赶上了一个好时代,遇到了一代牛掰的用户。新生代用户群不再将虚荣心依附在大品牌logo之上,优渥的环境与充实的物质基础培养起了他们对自家文化的自信与对优秀国货的认同感。而这份自信与认同,也让更多国货品牌有了杀入一线市场和传统巨头硬刚的勇气与底气。

这是一个天赐的时代,对于能用心做好产品的国货品牌来说。

相关标签:
电动汽车
蔚来汽车
  • 车云星
  • 空间站
  • 福特星球
  • 虫洞

加料 /

人评论 | 人参与 登录
查看更多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