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众“牺牲”迪斯,留下未来

  • 发表于: 2022/07/25 03:10:09 来源:车云网

他的上任,更像是去执行迪斯主导设计的改革蓝图。

上周末,大众汽车集团一纸声明引爆汽车圈。
在该声明中,大众集团表示,他们的现任CEO赫伯特·迪斯将在9月1日后离开公司,继任者是现任保时捷CEO奥立弗·布鲁姆。
大众集团还表示,此前监事会投票一致通过了迪斯不再担任CEO的决定,并且还强调,监事会已经与迪斯达成一致,届时他将主动请辞。
这则突然而来的人事巨变让外界感到惊讶,同时惊讶的可能还有迪斯本人。因为他在这则公告发出前的2个小时还在社交媒体发文祝福所有大众员工暑假快乐,并相信他领导的公司在下半年的状态会更好。

他还在文字下面配了一张他刚从ID.BUZZ下车并兴致勃勃朝镜头走来的照片,丝毫看不出他已经提前知道自己会离开大众的消息。然而,这一切还是来了,尽管他并没有作好准备。

迪斯刚在去年年中和大众集团签署了一份继续担任CEO至2025年10月的延长合同,本以为还可以继续大显身手一番,哪知道距离他的任期到期还有3年时间就被迫中断了他的大众生涯。
迪斯的突然“下课”让舆论一片哗然,几乎整个汽车圈的人都在讨论此事。毕竟,迪斯的名声在外,大众的影响力也遍及全球每一个角落。

愈加脆弱的领导地位

迪斯的离任看似突然,实则有迹可循,并早已埋下祸根。
据外媒报道,导致迪斯突然“被下课”的直接导火索是他领导下的软件部门CARIAD在近期被曝出遇到麻烦,该部门由迪斯一手推动成立,是大众集团转型为由软件驱动的科技公司的关键。
但是,CARIAD部门的表现始终难让大众管理层满意,不仅远远超出预算,而且新软件平台推出的时间还要不知道等到何时。这导致了奥迪和保时捷的电动车不得不延后上市。
尽管迪斯一再强调软件研发急不得,要以长远的眼光来看待。但对于要平衡拥有近70万人的大众汽车帝国的监事会来说,他们已经等不及了。
今年5月,大众汽车监事会要求管理层为CARIAD重新设计更稳妥的计划。而据《法兰克福汇报》援引该部门负责人的报道称,CARIAD需要精简运营以加快速度。
遗憾的是,迪斯成为了CARIAD部门表现不及预期的首个被问责人。
但导致迪斯下台的原因并非这么简单。

众所周知,迪斯被认为是一个激进的改革派,他从来不惧任何人的压力,时常在各种公开场合大胆谈论自己的想法。今年早些时候,在接受外媒《The Verge》的采访时,他就谈到了大众汽车的独特治理结构。

迪斯说这使得他的工作与大多数汽车企业的CEO不同。”这很复杂,你需要更多的协调和大量的讨论,”他说。“它不允许你随意做出决定,因为要考虑到所有不同人的利益。“
迪斯是推动汽车行业拥抱电动化浪潮最积极的企业高管之一,并在特斯拉CEO马斯克身上找到了共同点。他们相互欣赏并尊重彼此,马斯克甚至在迪斯决定加入大众汽车的2015年,力邀他加入特斯拉出任CEO。
而迪斯也毫不避讳的向大众汽车介绍马斯克的个人魅力和特斯拉的企业文化,并呼吁大众汽车向特斯拉学习。为此,迪斯还邀请马斯克“面对面”地向200名大众高管上课,并经常公开警告大众汽车比特斯拉落后。
迪斯的本意可能是想激励大众员工,让他们对电动化的转型全力以赴,并为此还在销售方面设置了2025年超越特斯拉成为全球电动汽车领导者的目标。
然而,对于工作在大众这样一家在全球都享有声誉的大众员工来说,天生的自豪感让他们对迪斯的“落后特斯拉”言论颇具反感。久而久之,迪斯在内部招致了不满情绪。
对迪斯的不满情绪在去年9月开始爆发。当时,迪斯公开暗示大众汽车向电动化过渡有必要裁撤30000个工作岗位。结果立刻招致德国工人委员会的猛烈抨击,当即要求监事会罢免迪斯。
监事会负责管理大众汽车,是集团内部的最高决策机构。而组成该机构的19名成员中有接近一半来自劳工委员会。可想而知迪斯在当时遭受了多大的下课危机。
虽然最终以拥有大众汽车一半以上投票权和31.4%股权的保时捷和皮耶希家族的出面力挺让迪斯保住了CEO职位,但是他也因此交出了继续领导大众乘用车品牌的权利,还在此前因不当言论在大众官网当面道歉。
这些一系列闹剧,让迪斯在大众汽车的领导地位变得愈加脆弱,并最终导致他彻底失去领导地位。

不可磨灭的贡献

路透社援引一位不愿透露姓名的消息人士说,“迪斯极大地改变了大众汽车——变得更好,但他的沟通很糟糕,他失去的领导地位几乎不可挽回。”
这句话深刻阐明了迪斯的个人特点——当大众这个汽车帝国遇到危机时,他能做到扶大厦之将倾、挽狂澜于既倒,但是当大众汽车这艘航母开始平稳前行时,他又显得不合时宜。
现年63岁的迪斯在他的大众生涯中承担了许多艰巨的任务。

在2015年以宝马集团的前高管身份出任大众乘用车CEO后,他先是扭转了大众汽车在遭遇“排放门”事件后的形象,重新为大众汽车赢回了消费者的信任,并且不惜与代表工人利益的德国工会产生冲突,通过自然裁员的方式裁剪了30000个工作岗位,出色完成了大众集团交给他的每年削减50亿欧元成本的任务。

2015年,深陷危机后,大众集团交付了一份难看的财报,营业利润和纯利润双双出现亏损,是1993年以来的首次亏损。可见当时的危机对大众集团的打击之大。
但到了下一年的2016年,大众集团就扭转了不利的财务表现,当年的营业利润和纯利润就双双录得了数十亿欧元,摆脱了上一年的财政赤字,并从丰田手中重新夺回了全球第一大汽车制造商的名号。
在过去的2021年,大众集团的财务表现继续向好——营业利润翻倍增长至192.8亿欧元,营业利润率从2020年的4.3%回归至7.7%;税前利润同比上涨72.5%至201亿欧元;税后的净利润达154亿欧元,同比增长了74.8%。
从2015年的亏损到2021年的持续向好,不能说全是迪斯的功劳,但是素有“成本杀手”之名的他,在其中贡献了不容忽视的作用。
这是迪斯的7年大众生涯为改善大众业绩所作出的贡献,而他更大的贡献是为大众汽车的未来指明了方向,并主导设计了以电动化和智能化转型为核心了未来规划图。
如今,他早期通过开发MEB纯电专属平台转向电动汽车的战略被证明是富有远见的,他为大众汽车提供了通往电动化之路的视野。
数千年前,我国的秦朝因商鞅变法而强大,但商鞅也因自己的变法被“牺牲”;如今,迪斯虽然离开了大众汽车,但他留下的改革遗产,足以让大众集团保住未来。
代替迪斯出任大众汽车集团CEO的奥立弗,是一名在大众工作了近30年的土生土长的“大众人”。他的上任,更像是去执行迪斯主导设计的改革蓝图。

相关标签:
大众
  • 车云星
  • 空间站
  • 福特星球
  • 虫洞

加料 /

人评论 | 人参与 登录
查看更多评论